第43章 月色迷离/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民政局门口,颜落落觉得有些头晕。

她怀疑是她硬是把眼泪憋回去憋坏了脑神经,也或许是昨晚没睡好的原因,当然不排除她一直高度紧张,偶然放松下来不适应。

颜落落一边走一边用自己学过的知识给自己诊断分析为何会头晕,无果之后她突然想起了老师曾告诉她的一句话,医不治己。

医不治己,那她还瞎给自己诊断什么!

忽略掉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颜落落也是走出来才发现她竟然没有等穆易霆。

正准备回头看看她刚上任的丈夫,颜落落的眼前就越发眩晕起来。

小腹突然升起一股剧痛,痛得她本能地弯腰,踩着高跟鞋的脚掌落空,人也在惊慌中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嗯......”

颜落落其实没感觉到摔倒带来太大的痛楚,脑子不清醒的时候,痛觉也跟着迟钝。

她凭借摔倒的姿势也知道是膝盖磕在了地面上,搞不好还崴了脚。

但是骨头上的疼痛真的不是目前她最痛的存在,她的小腹此刻像是被人用刀子慢慢的磨,疼得她连求救都没力气。

“啊——”

是谁在叫?抱歉。颜落落意识到她惊吓到新婚小两口领证的好心情了。

“快来人啊!有人流产大出血了,快来人啊!”

大姐,弄不清状况别乱喊,病人也是有尊严的。

颜落落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手捂着肚子说不出一句话,感觉到腿间似乎有粘滑的液体大股大股地涌出,惊恐羞愤的她最后就陷入了沉沉的黑暗。

穆易霆从门口走出来就听见了尖锐的呼喊声,顺着声音望过去,他只看见层层人群围在台阶下方。

当他注意到从人群身体的缝隙中微微浮现的白纱,他视线微微收紧,快速向着下方台阶走去。

“该死!”

拨开层层的人群,穆易霆立刻就看到了颜落落,那抹纤细身影正像一支衰败的百合躺在地面上。

巴掌大的小脸因为身体趴在地面上只露出半张,此时苍白得没有血色。而礼服下方露出来的双腿间,殷红的血液流淌下来,将白色的纱裙染红了大片。

“颜落落!”

穆易霆蹲下身,顾不得其他直接将颜落落抱了起来,转身看向冲过来的风离,冷声命令。

“快去取车。”

......

卧房里,颜落落疼得全身的冷汗都在往外冒,从醒来为止,小腹的疼痛就没消失过。

现在稍微清醒了些,她不止小腹痛,膝盖痛,脚腕痛,全身都痛。

这绝对是她颜落落最悲催最丢人的一天!

尤其是该死的因为避孕药过敏,本来就痛经的她这次不仅提前了十天,疼痛感也提升了数倍。

最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是,还是在外面痛晕了。

多少人都看见她的惨状,太丢人了,就是太丢人了!

还好她最后晕了过去,不然在医院里检查的时候,她会面对更大的难堪。

该死的穆易霆,都是他!

他自己不做措施,还要追着她吃避孕药,害得她受罪,以后她一定加倍还给他!

颜落落在心里咒骂着,圈着身子死死地拽着被单,即使吃过药,那股难忍的疼痛还是让她难以承受。

晕晕乎乎间,她又想睡过去,却突然感觉到小腹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像是有人才用手掌帮她轻轻的揉着。

“妈妈......”

本能地呼唤着妈妈的名字,只有妈妈会在她痛经的时候帮她揉肚子的,好舒服。

疼痛在温热的体温和轻柔的揉捏下慢慢缓解,颜落落全身无力,闭着眼睛再次陷入沉睡。

穆易霆坐在床边,他上午将人送去医院,才得知颜落落是避孕药过敏导致了月经失调,而且她本身的体质就偏寒,痛经这种事在阴差阳错下被无限放大。

见妇科的医生给颜落落做了检查之后,他也稍稍放心下来,也不过一瞬间的放松,院长办公室的电话再次让他的心悬了起来。

他不得不将派人将情况稳定下来的颜落落先接回穆苑,他则去了重症病房。

下午又去了公司,回到穆苑本就是一身疲惫,他也将颜落落的事情忘记了。

可楼下的佣人们却在他准备去书房的时候叫住了他,吞吞吐吐地表示颜落落此时很虚弱,间接地暗室他过来看看。

穆易霆凝视着颜落落苍白的小脸,心中也升起了一点意外的欣赏。不为别的,就冲她进入穆苑三天就能拉拢下面的人大部分人心,这个小丫头就不简单呢。

娶颜落落是他偶然的决定,当然他也有着自己的目的,也是觉得他们两个人能够完美地达成互相利用的交易。

还以为交易都是像生意一样枯燥乏味的,各取所需也就那样,但是现在看来,还有那么点趣味混在里面。

穆易霆看着自己覆在颜落落肚子上的手掌哑然失笑,他竟会为女人做这样的事情。

手掌微微停顿住,穆易霆正打算收回手掌起身离开,耳边就传来一声声撒娇般的呢喃。

“妈妈......揉揉......痛......”

“别停......真的痛......好疼啊......”

看着床上巴掌大的小脸上,紧闭的眼睛,缝隙中流出泪水,还有女孩紧紧皱在一起的脸,穆易霆想要收手的动作停顿住,最后又慢慢的揉动了起来。

算了,总归是他没有经验买了劣质的药给她吃才害得她受罪,他纵容她一回也不算什么过分的事。

想到资料上颜落落的年纪,再想到下午病房中惨白着同样没有血色的一张脸,穆易霆看向颜落落的眸色中终是升起了一抹怜惜。

颜落落感应到肚腹上再次传来温热的触感,撒娇般向着热源又靠近了几分,她蜷缩着身子,双手抱住了身侧的人探过来的胳膊,然后才安心地陷入了沉睡。

夜渐渐加深,困倦也渐渐袭来。

当穆易霆第四次准备将手抽出来,当颜落落四次死死抱住他的手臂撒娇哭闹着不肯要他走之后,他无奈地躺上本属于自己的床,然后闭上眼睛。

月色迷离,一室静谧。

守夜的佣人即使没有等到自家少爷从房间里出来也并不觉得奇怪,最后也瞌睡着打起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