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穿没穿衣服有什么要紧/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不过去,你走开,我......我要起床了!”

颜落落的恐慌太过明显,那微微发抖的身子也让穆易霆感到了异样。

想到昨晚的疯狂,穆易霆也猜到他索取得太过,但是总不至于让颜落落如此抗拒他的靠近。

“过来,别让我说第三遍。”

穆易霆气质本就偏冷,带着薄怒的语气一般人是承受不住的。

要是放在平日,凭借颜落落胆小识相的性子一定乖乖地滚到穆易霆的身边。

偏偏昨夜的记忆太过深刻,颜落落还要什么理智,心中只存在着一个经验不断地叫嚣,她要是不想死,就绝对不能让穆易霆靠近。

所以在穆易霆轻轻训斥习惯性给她施加压力的时候,她将身上的被子拉得更紧,把她的半张脸都遮挡住不说,越发向着床角的位置缩。

穆易霆耐心被颜落落耗光,不满于颜落落对他的无惧和排斥,站在床边的他慢慢坐了下来,手掌也不耐烦地像被子的方向伸去。

穆易霆是想将被子掀开拽住颜落落的脚将她拉回来,可那掀被子的动作看在颜落落的眼里,就是一种酷刑的开始。

颜落落被吓傻了,眼睁睁地看着穆易霆的手掌最终伸向被子,神经紧绷到极致的颜落落直接就从床的另一侧跳了下去。

穿没穿衣服有什么要紧,会不会被看光有什么关系,保命才是关键。

穆易霆眼看着小女人光着小身子就从被子里面钻了出去,速度简直比水里的泥鳅还快。

长发松散着,红肿的眼窝染着泪意,行动间婀娜又性感的身躯让小女人身上萦绕出一抹妩媚。

穆易霆觉得早上压制下去的冲动又要升起来了,才想着要不要真的将不老实的颜落落就地正法,那个堪比罂粟的女人就在脚掌触碰到地面不到三秒钟,华丽丽地摔倒在他的面前。

“咚”地一声,颜落落的额角磕到地面上。

“嗯......嘶......”

呻吟的声音随之从颜落落口中传进穆易霆的耳朵,穆易霆立刻从床边站起身,黑着脸绕行到床的另一侧,蹲下身查看颜落落。

“跑什么跑,你逃得掉吗?哪里伤到了?”

训斥过后,穆易霆见颜落落痛得眼泪涌出眼眶,也不得去查看颜落落哪里受伤了。

颜落落是真疼,疼的话都说不出来,额头被磕一下倒是没什么,横竖有地毯挡在她的头和地面之间。

最大的痛苦,就来自她难以启齿的地方。

撕裂的痛,摩擦的疼,都在诠释着她身边露出关切表情的男人有多么禽兽!

穆易霆得不到颜落落的回应,还以为她扭到了骨头,手掌快速地抓住颜落落的脚腕,一点一点向上查询着颜落落的骨头。

殊不知男人这样的举动让颜落落忍到了极限,只要轻微地动动,颜落落就觉得有人又将她撕开了一遍,更何况她还以为穆易霆又要化身成魔。

抽痛的呼吸终于在穆易霆的动作间,颜落落哭着大喊起来,不管不顾地激烈挣扎。

“你干什么,你非要弄死我你才能满足吗?我好疼,下-面好疼,你滚开,你给我滚开!呜呜呜......”

“你杀了我吧,你直接杀了我吧,也好过被你给做死,呜呜呜......”

颜落落使劲地推拒着,委屈的泪珠一颗颗滚出眼眶,最后汇聚成小溪。

穆易霆的手掌停顿在住,错愕地看着颜落落,才听明白小女人在和他闹什么。

“受伤了为什么不早说?”男人的嗓音滞闷中带着阴郁。

颜落落见穆易霆停下了举动,她也不敢再乱动,却还是哭着吼了回去。

“我都才睡醒,你昨晚自己干过什么你不知道吗?我一直说疼,你总是让我忍着,我说了有用吗?”

颜落落控诉着面前不讲道理的男人,一整晚不堪的记忆涌入脑海,颜落落最庆幸的反而是自己不记得初夜交付给穆易霆时的情景。

幸好那时她被下了药神志不清,不然昨晚的酷刑岂不是要感受两次?

颜落落还记得后半夜自己一次次哭求,这男人基本就没怜惜过她,她越是求他,他折腾得越欢腾。

委屈在回忆和叫嚣中被无限放大,颜落落豁出去了一样闭上眼睛,梗着脖子表示她的视死如归。

“我不要当你的女人!穆易霆,我一点也不想当你的女人!”

“我打不过你,我没你那么有能力有权势,可我有骨气!”

“你就直接杀了我,杀了我算了!反正你昨天晚上也是这么和风离说的!”

想到自己在地下室里被穆易霆强占,结束之后他看也不看她就离开,还吩咐手下要杀了她,颜落落心凉了大半截。

说着视死如归的话,更是下定了决心。

对于昨晚的屈从,穆易霆拿母亲的事情威胁她,颜落落眼泪流得更凶。

哪怕逞强,她也要先把自己的控诉吼出去,要让穆易霆看清她的态度。

是他逼她的,就是他逼她的!

穆易霆沉着脸,看着颜落落良久,最后捏了捏眉心一手拦住颜落落的腋下,一手穿过她的腿弯,将小女人直接抱起了身。

“啊......你干什么?疼......”

穆易霆的动作再次让颜落落忍不住呼痛,尤其是身子被放在床上的时候,颜落落刚升起来的小骨气立刻就消失了。

“你干嘛,你干嘛?真的会死的!不要,我不要!”

“穆易霆!穆易霆!你滚蛋!疼,好疼啊!”

眼看着双腿被男人掰开,颜落落疼得脸颊从藏白到熏红,眼泪也吓没了,紧张地盯着对面的男人,生怕他真的弄死自己。

“是伤得不轻,”穆易霆眼中闪过懊恼,抬头盯着冷汗直流的小女人,“不是死都不怕,疼算什么。”

穆易霆慢慢将手放开,尽量控制着动作的幅度,又将被子拉过来盖到了颜落落的身上,这才掏出电话。

“少奶奶不舒服,将李医生立刻请过来。”

颜落落窝在被子里一动不动,泪眼蒙蒙地瞪着寒着脸打电话的男人。

她当然清楚李医生就是前几天给她看过痛经的妇科医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