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她的语气中带着的一点点得意/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最不淡定就是杨若珊,她手中的手机突然掉落在了地面上,看着颜落落和穆易霆满眼的不可置信。

“你们......结婚了?”

杨若珊问得很突兀,对于穆易霆结婚的事情,实在轮不到她来过问,可是她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穆易霆似乎也就在等着别人的这一声疑问,将颜落落从怀里拽出来让她站好,穆易霆当着所有人的面从礼服的里兜里拿出两个红本,交给了身边的助理。

助理忙将红本打开,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这段时间太忙,以至于听到了一些关于我妻子的不实报道也没来得及澄清,鉴于此次的事已经严重影响了我妻子的名誉,趁着这个机会,我就做一个说明。”

......

“我和落落注册结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任何对我的妻子进行诋毁的媒体、报纸、记者和撰稿人,对于你们的不实报道,我都将于明天早上八点正式发送律师函追究其法律责任。”

......

“在此期间,我也接受发现良知的媒体的道歉,只要我的妻子满意即可。”

......

穆易霆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场的人,无论是媒体还是没有来得及离开的帝国大学的校长和高层领导,还有赶过来的封穆两家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封老爷子看着穆易霆助理手中拿着的两个小红本更是气得半晌都说不出来一句话。

张梦瑶和杨若珊,还有尹若彤完全傻眼了。

尤其是站在最前方的张梦瑶,盯着结婚证上那张红底照片上的钢印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

她没有任何理由去反驳穆易霆助理手中的结婚证是假的,那钢印是民政局才有的假不了。她可以随便诬陷颜落落,却没办法去挑战穆易霆的底线。

颜落落可能偷别人戴过的手链,可是穆易霆的妻子却绝对不会用别人用过的东西。站在她背后的男人可是身价几百亿的穆天商贸的总裁穆易霆,他的老婆还用偷?

颜落落竟不是玩物,竟然和穆易霆这么快就结婚了!

杨若珊虽然如张梦瑶一样震惊,但是她要比张梦瑶更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她只恨颜落落的命太好。

在那晚被她继父和哥哥买掉之前,杨若珊完全可以肯定颜落落根本就不认识穆易霆,而第二天颜落落从夜总会回来在卫生间里,当时是穆易霆带她走的!

想到报纸上那个灌颜落落酒的王盖,在她打算用王盖来当媒体的噱头的时候,就发现王盖第二天跳楼自杀了,这是不是说明这件事情和穆易霆有关?

帝都的权贵世家是不会主动杀掉一个人,他们只会用他们善用的手段去逼死一个人!

现在她是不是已经得罪了穆易霆?

杨若珊去看穆易霆紧拥着颜落落的样子,心脏一点点下沉。

求饶她已经来不及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同样强势的靠山站在她的立场上维护她。

杨若珊转头就看见了封家老爷子蹙眉的模样,还有那拄着拐棍的手臂似乎也变得紧绷。

几步又向老爷子的位置靠近了些许,杨若珊急切地强调着她的发现。

“封老爷子,穆少被颜落落那样的女人迷惑心智,还是您去劝劝他吧。”

“我作为颜落落的闺蜜太了解她的贪婪,就算偷窃手链的事情是一场误会,但是我手中的视频里,每一句话都由颜落落亲自说出口,足以看出她的居心。”

杨若珊眼中涌出泪意,也不掩饰她对颜落落的意见,在这些世家大族的身居高位的人面前,过多虚伪做作的话没有信服力,就得半真半假的说法会有让人相信的可能。

“我承认我今天站在这里指正颜落落有报复的意图,毕竟我也只是一个女人,看着自己的未婚夫被别的女人勾引我也会嫉妒,我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都会如此。”

......

“我也会心痛,用这样的方式见证一个和我相交多年的闺蜜,总归对我也是一种伤害。”

......

“可我不能看着她继续这样错下去,报复也好痛心也好,我不能容忍她继续去坑骗其他男人!”

......

颜落落在杨若珊义正言辞的指正她的时候,人还没有从震惊中回神,穆易霆带给她的震撼太大。

在昨天穆易霆看见报纸上的新闻的时候,颜落落还是对他有着怨怼的,是他让报纸上的丑闻坐实,不过就是换了一个男主角而已。

在楼下他说她是他的妻子,她也只以为他是随口一说,想帮她澄清的心她也感受得到,她感谢的同时还是想和穆易霆保持距离。

而现在他当着媒体的面掏出结婚证,在所有人面前承认她是他的妻子,在其他人对她嫌弃鄙夷甚至拿出证据说她觊觎他的财产的时候,还是选择相信她,义正言辞的向所有人宣告她的身份,颜落落却不懂了。

是因为那一份签订的合约还是对于强占她的补偿?

不管是哪一种,她能感觉到穆易霆是在真心的维护她;不管是因为什么,穆易霆对她的维护都让她感动非常。

都说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碳难,穆易霆给予她的帮助每一次都是雪中送炭。

是他在张浩尘和杨若珊羞辱她的时候带她离开那个肮脏的抓奸现场维持她的高傲,是他将她从李庆祥和李哲的羞辱中解救出来的,是他在她急缺钱的情况下将母亲的住院等一切事情都打点好,是他在所有人不相信她鄙夷她的时候坚定地站在她的身旁。

“落落,你真的嫁给了我表哥?”

杨若珊的话谁也没有理会,而封钰却脚步踉跄地走到了颜落落的面前,双眸中除了震惊还有痛色。

颜落落被那抹痛色弄得心口发闷,也就在这个时候牵着她的手掌蓦然施加了力度。

这本来算是身边男人的暗示,可是颜落落不懂得避讳,直接转头迎视上穆易霆的视线。

看着穆易霆眼中的警告,颜落落第一次没有了厌烦的感觉,她笑着转头看向封钰,却是回答所有人。

“是啊,我嫁给了他,他是我的丈夫。”

颜落落声音不算大,可谁都能听得清她的语气中带着的一点点得意,却感受不到尖锐和突兀。

一袭白衣的女子姿容秀丽地站在那里,绝美的脸颊上是柔和满足的笑容,因为哭泣过使得她的双眸此时看起来熠熠生辉。

谁能去怀疑她的话,谁有能怀疑她身边男人的话。

他们结婚了,是一对新婚的夫妇。这是现场每一个人都不能去质疑的事实。

封钰难以承受般向着身后的方向退了几步,即使颜落落承认他也不想相信这样的结果。

他突然就想起那天早上撞见她的场景,她从穆易霆的车上下来,然后脱力地摔倒在地面上。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变成别人的了。

就慢了那一步,就慢了那一步而已。

谁都能看到封钰眼中的伤,穆易霆攥着颜落落的手更紧。

颜落落不想去看封钰这样的神色,转头去面对傻傻地站立在一边等待着封家老爷子回应的杨若珊。

她突然就不想给穆易霆丢脸,至少在他的外公和族人面前,她想维护他的最严。

想到穆易霆和她契约结婚也肯定是有着顾虑,或许就是来自家族的这边的逼迫,她就更不想让他因为她在族人的面前抬不起头。

“封......”

“叫外公。”

颜落落才说了一个字,穆易霆就打断了她的话,颜落落看了他一眼,然后红着脸改口。

“外公,我可以解释视频的事情。”

“视频上的话的确是我说的,但是当时的情况是我逼不得已。”

眼看着穆易霆的外公因为她的改口脸色更加难看,颜落落也看出来她是不被认可的人了,但是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

“张浩尘是我的前男朋友,今天突然将我困在洗手间里不让我出去,要和我合谋给穆......易霆下药,盗取穆苑里的东西,我只能顺着他的话说为自己争取逃跑的机会。”

“所以一切并不是如视频画面反应出来的那样,而且恰恰被有心人截取出了完全相反的意思。”

颜落落的话才说完,角落里张浩尘就受不了地冲了出来,指着颜落落的手指都是颤抖的。

“你在污蔑我!”

张浩尘也清楚得罪封家的人会是什么下场,在颜落落说完这些话之后,立刻就冲出来反驳。

他也没想到颜落落会是穆易霆的妻子,而不是一个情妇,之前说出来的那些话要是全部被颜落落抖出来,穆易霆一定不会放过他。

张浩尘想到他和颜落落的事情发生自洗手间,是一个没有监控的地方,索性将一切彻底推倒了颜落落的身上。

“明明是你说你爱我不能没有我,说你和我相处近三年,在你还没有成年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就爱慕我,求我不要甩了你,现在你却说是我指使你去给穆少下药,你为了自保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张浩尘说得急切,像是想到什么,几步走到杨若珊的面前,将杨若珊拥入怀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