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穆少早就命人安装监听系统/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珊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不可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张浩尘搂着杨若珊说出来的话也全是坚定不移的承诺,而再看向颜落落的眼中,就和杨若珊一样只剩下了痛心。

“落落,我想不到你现在会变成这样,洗手间里的事情你可以抵赖无人可以证明,但是你能否认你去夜场里陪酒陪睡的事情吗?”

提到陪酒的事情颜落落就心虚,一时没有及时否认更是给了张浩尘机会,张浩尘立刻转身面向封永东。

“封总,我是不希望穆少被颜落落迷惑才会将一切都说出来,请封总劝劝穆少,别轻易相信颜落落的话,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实在不配站在穆少的身边!”

张浩尘和杨若珊选择了相同的办法,穆易霆显然已经被颜落落迷惑住了,他们必须找到其他能够和穆易霆相抗衡的人当靠山才行。

谁都知道封氏企业的老爷子对他的外孙很是看重,只要封永东相信他的话,穆易霆也绝对不会不给他外公的面子。

深谙颜落落个性的张浩尘为了让大家相信他的话,又再次转身逼问颜落落,“颜落落,你敢说你没有衣着暴露的去陪酒吗?”

颜落落看着站在张浩尘不远处的老人看向她,目光中既有不满,也带着审视,也让她羞愧地低下了头。

她拉着穆易霆的手不自觉地就想撤回来,但是身边的男人却骤然用力,不让她抽出去一分一毫。

颜落落心里明白,她今天给穆易霆丢脸了,张浩尘、杨若珊和张梦瑶惹出来的事情,也都是因为她,这样的场合一定有很多大人物,如果今天她不能将自己的嫌疑澄清,一定会让穆易霆失了面子。

但显然没人愿意相信她,她确实没有证据,陪酒的事情也没办法否认。

原来人是不能做错事情的,是会永久地留下污点的。

现在该怎么办,她怎么才能不违心的说出实情,让穆易霆不被她牵连?

“我......”

颜落落无措地才说出一个字,穆易霆的手就拦住了她的腰。

男人突兀的举动阻住了颜落落的话,她看向穆易霆,头也立时被他捧住,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了她的额头,像是抚慰。

穆易霆的举动让封永东脸色更沉,也让封钰的拳头越攥越紧。

穆易霆轻吻着无措的颜落落,当他再抬眼的时候,脸上的温情骤然消散,看向张浩尘,又环视了一圈在场的宾客,才对着不远处寒戾的命令。

“风离。”

“是,少爷。”

颜落落诧异地看着从角落里走出来的风离,她听封云姐姐说风离被罚离开穆苑了啊,怎么会在这里?

风离慢慢上前,站定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先对穆永东颔首,这才将手中的一段音频播放出来。

因为现场太静,所有人都听清了里面的每一个字,是张浩尘和颜落落在洗手间里的完整对话。

颜落落最初的反抗,张浩尘的计划,颜落落脱离不了张浩尘而顺着他的话假意策划,后来张浩尘的惨叫,还有那一声玻璃碎裂的声响,所有的一切都被录了下来。

尤其是里面颜落落顺着张浩尘的话兴奋异常的算计穆易霆的财产,此刻在得知颜落落的身份和她最后打了张浩尘之后,听起来更像是顽劣的小妻子在为穆易霆找麻烦的样子。

张浩尘脸色发白,拥着杨若珊的手也早就松开,站在原地双腿都在打颤。

“不可能,这个录音一定是假的,不可能!”

风离轻嗤地看着张浩尘,“这是我从主监控室拿过来的录音,由所有监控室内在岗的员工亲自监督拷贝,母带还在酒店的系统里,实在是没办法作假。”

“酒店里所有的卫生间因为不能安装监控器,为了防止一些安全隐患的出现,穆少早在三年前就命人安装的监听系统,监听到的信息每天都会由专业人士进行有效的筛选,多份留档保存,任何质疑我手中录音的人,都可以在警方的陪同下,亲自查询母音。”

风离说完这一番话,看向颜落落犹豫的一瞬,不过还是认命地接着面对站立不稳的张浩尘。

“对于任何污蔑诋毁我们少奶奶名誉的人,穆少都将诉诸法律,张浩尘和杨若珊企图窃取穆少财产,更借机当众侮辱少奶奶,自然不可原谅。”

风离一口一声少奶奶在所有人的面前彰显了颜落落的身份,在颜落落讶异的目光下,风离轻轻拍了拍手,立刻走进来两名身穿警服的男人。

一名警察伸手将拘捕令展开放在了张浩尘和杨若珊的眼前,在宣布逮捕之后押着两个人离开。

颜落落站在穆易霆的身侧,还清晰地看见两名警察离开前对着穆易霆微微颔首,心里感激穆易霆的同时也震惊。

她今天总算了解了一点穆易霆的实力了,她身边的男人绝对是帝都高高在上的存在。

张浩尘额头全是冷汗,人也快要瘫软无力,几乎是被架着往外走,刚刚的义正言辞在证据面前也变成了求饶,而杨若珊则慌乱地看向了不远处的尹若彤。

“尹小姐!救我!求求你救我!尹小姐,尹小姐!”

两个人哀求哭号着被警察带里宴会厅,宴会厅里的宾客都面面相觑,原本对颜落落的鄙夷视线,也在事实澄清之后收敛。

但是杨若珊最后离开的话却让大家嗅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看向尹若彤的视线也带着审视。

尹若彤脸上的笑容也维持不住,脚步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些许,所谓的温婉从容的气场也因杨若珊最后的求救声而消散。

张梦瑶被这一连串的事情吓傻了,瘫坐在地面上半天都没有说出来一句话,再抬头时恶毒盯着颜落落,恨不得杀了她。

她才想开口说颜落落陪酒的事情,就再次被吓得失了声。

一个身穿军装领口扣子松散着的男人扛着一把狙击枪大咧咧地从门口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才离开的风离,显然是被风离请进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