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并没有看见被她救下的男人/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院长带领他的得意门生潜心研究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也许他更了解爱徒的性格。

所有人都不再说话,穆易霆同样看着急救室的门口,仿佛看见了那个肩膀上伤口狰狞的小女人,还有素日在穆苑中颜落落倔强的样子。

“阿钰,我相信张院长的判断。”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将近三个小时,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的医生摘掉口罩从里面走了出来,护士递上毛巾,他习惯性地拿起来擦汗。

“院长,令徒情况稳定,手臂保住了,我和阿清已经缝合好,人一会儿就可以转进病房。”

“太好了!”张院长激动地上前扳住男医生的肩膀,“魏承晔,我就知道你和阿清一定能行!今年院里年终评选,院里一定给你最好的推荐!”

张院长一听颜落落的手臂保住了,也口无遮拦地对着魏承晔做着保证,完全不管身后还站着医院最大的股东。

魏承晔笑着颔首,视线从张院长的身上移开,而是看向了一旁一身王者风范的男人。

看着男人周身的冷厉渐渐散去,魏承晔也迎视上了穆易霆的目光。

“穆少,魏某想用保住少奶奶手臂这份恩情和你交换一个条件。”

穆易霆凝望着魏承晔,削薄的唇勾出了一点弧度,“说。”

......

颜落落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清晨,入眼的阳光太过明亮,使得她想伸手阻挡。

身体本能地反应也让脆弱的她吃了很多苦头,麻药的劲一过,颜落落只觉得肩膀上像是被人插着一把钢刀,稍稍动动就疼的她冷汗直流。

“嗯......”

一声细微的呻吟不自觉地从口中溢出,疼痛中关于昨晚中枪的记忆也从她的脑子里渐渐清晰起来。

她在宴会上被很多人羞辱,穆易霆帮了她,不仅宣告了她的身份,还帮她澄清了关于陪酒的丑闻。杀手藏在对着她道歉的人群里,然后枪响。

想到她见到的黑漆漆的枪口,还有肩膀上骨头碎裂般的疼痛,颜落落吓得身体不自觉的轻颤。

“落落,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从疼痛中回神,有些恍惚的颜落落看着面前关切地询问她的封钰,视线扫过整个病房,并没有看见被她救下的男人。

颜落落的心里有些失落,不过她很快就让自己努力对封钰露出了一个笑脸。

“封钰,你怎么都不刮胡子啊,真丑。”

“你还敢开玩笑!颜落落,你是傻子吗?就算你和穆易霆结了婚,他那种在部队里混过的战神级别的人物,还需要你去挡枪?”

颜落落,“......”

“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手臂差点就被截掉!穆易霆受点小伤能如何,你要是残废了,你今后怎么办!”

封钰近乎是在大吼,人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瞪着颜落落像是恨不得敲碎她的脑子让她清醒清醒。

颜落落也被封钰吓得够呛,她记得穆易霆是这家伙的表哥吧?

门口传来轻微的敲门声,一张温润如玉的脸出现在颜落落的眼前。

“慕容学长,你怎么过来了,是我妈妈那边出什么事了吗,我现在就跟你过去。”

在看见慕容清的时候,颜落落最先反应到的就是母亲又出了什么事,人也要从床上爬起来。

封钰气得一把按住颜落落的肩膀,慌乱间触碰到颜落落的伤口也使得颜落落直接痛得尖叫。

“你给我躺着!”

“啊——”

封钰被颜落落吓了一跳,手还没来及收回来,人就被一股巨大的拉力拽离了病床前。

“你个混小子,她受着伤呢!”

张院长从慕容清的身后冲了出来,见颜落落尖叫也顾不得封钰是封家的少爷,直接训斥出声,然后看向病床上痛得说不出话来的颜落落也心疼的埋怨。

“我的姑奶奶,你也给我消停点,你母亲那边啥事没有,你就安心给我养着,这胳膊养好了比什么都重要,我还等着你给我滚回实验室做实验呢!”

封钰也生气,但是鉴于颜落落痛苦的样子,没有再冲过去碍院长的眼,而慕容清也拧着眉几步走到桌子边倒了杯水,这才走向病床上的颜落落。

颜落落是真的很痛,肩膀就像是被人砍断了一样,如果不是张院长和封钰的话,她都要以为自己真的被截肢了。

当病床被稍稍摇起,温热的水杯凑近她的唇边,颜落落想也不想就将慕容清手中的药用她健康的手夺了过来,直接塞进了嘴巴里。

“咕咚咕咚”,颜落落几大口水就将慕容清递给她的药丸吞进了肚子里。

“你给落落吃了什么?”封钰忍不住质问慕容清,从昨晚颜落落被他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他就一直看慕容清不爽。

“封钰,你消停点,慕容学长给我吃的当然是止痛药,你别激动,快坐下。”

颜落落的声音有些虚弱,看着身边的同样面色不郁的张院长也试着安抚,“老师,你也坐下,我真的没事,保证以后还给您做实验,我保证。”

颜落落一晚没有开口说话嗓子有些沙哑,又轻抿了几口水,这才稍稍缓解了些。

她失血太多,脸色惨白,人也没什么精神,肩膀又痛得厉害,她并不是很想说话。可是面对着关心她的人,她也不能太矫情不是?

颜落落对于慕容清的信任让封钰暗下了神色,不过他也看出了颜落落的虚弱,张院长又是她的老师也不待见他,封钰只好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见老师和慕容清也坐在了她的病床前,颜落落有些不放心的嘱咐着一直凝望着她的男人,语气也带着请求。

“慕容学长,我的事情请你不要告诉我妈妈,我怕她担心。”

“你以为能瞒多久,帝都的报纸今天一早遭到了哄抢,朋友圈公众号和微薄也都是你中枪的消息。”

慕容清淡淡地陈述着事实,温润的嗓音里透着一点点的失望和痛心。

“落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对我说过,你和穆易霆只是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