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我不卖-身的,你不能吃了我/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落落的呻吟吸引了两个男人的目光,病床上因为肩膀受伤上半身不敢乱动的小女人,此刻流着口水摇晃着脑袋,单纯得像一个小孩子。

穆易霆微微拧眉,而慕容清的眼中透出了丝丝无奈。

“穆少也看见了,落落也不过是个才成年的孩子,她母亲的事情因为我前段时间一直沉浸在张院长的实验室中,并不十分清楚,她在无助之下得到穆少的帮助是落落的幸运,但是不敢麻烦穆少太多。”

“我也知道穆少的时间分分钟都很金贵,落落欠了穆少多少,穆少可以统一折个数给我,算是我替落落感谢穆少。”

穆易霆将放在颜落落身上的视线收回,和慕容清攥着同一条毛巾的手却骤然加大力度,冷俊的脸再次面对慕容清时勾起一点淡笑。

“不愧是英国诺曼王室的小公爵,掌控整个欧洲近百分之10的资产的家族,也的确不在乎颜落落母亲在医院的一点花消。”

慕容清错愕地看着穆易霆,想不到这个男人不过在昨天才见过他,就将他的底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调查得清清楚楚。

“想不到小公爵你回到你母亲的国度会和张院长一起潜心医学研究,只是小公爵不要忘了,你的母亲并不是你父亲的正妻,适当的收敛和拉拢帝国的权贵,才是你在王室中的生存之道。”

“你......”

“还是称呼您一声慕容医生更合适,慕容医生,颜落落如今已经是我穆易霆的妻子,照顾她的事情还是不劳慕容医生亲力亲为,如果他日在安诺王室立储时需要我的帮忙,今日相救之情,我也会代妻子尽力偿还。”

“热......好热,冒油了......糊了都......放辣椒嘛!”

颜落落唯一一只好胳膊抬了起来,开始撕扯盖在她身上的被子。

睡梦中,她这条烤鱼都快要被烤糊了,可是依然没有人来吃,她自己都馋得要流口水了。

她在火上被烤得难受,全然不知病房中的气氛已经接近冰点,尤其是穆易霆看见颜落落动作间将病服的领口撕扯开,露出了一大片莹白的肌肤,穆易霆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封云。”

封云听到病房里的召唤连忙走进来,看到自家少爷暗沉的脸色,看着两个男人还在僵持着一条沾了酒精的毛巾,连忙面对慕容清的方向颔首。

“慕容医生,少奶奶还需要休息,还请慕容医生体谅。”

慕容清没有去看封云,脸上的温润的笑意也早就消失不见,听着颜落落的一声声呓语,最后他还是收了手,交代一句就转身离开。

“她必须要尽快降温,物理降温后如果半个小时烧还没有退下来,就还是要选择用药物控制。”

房间的门关上之后,封云明显地感觉到穆易霆周身的冷气又重了。

“少爷,我来为少奶奶擦身吧。”

“出去。”

“......是。”

颜落落混沌中恍惚看见变成烤鱼的她被一双粗重的筷子钳制住了身体,然后好像有人将冰水淋到了她冒油的身上,不仅让她倍感凉爽,连带着身下炙烤着她的火焰,都被冰水浇灭。

她迷蒙地睁开双眼,看着面前冷着一张脸的男人正在用湿凉的毛巾擦拭她的脖颈和锁骨。

颜落落觉得她果真还沉浸在梦中没有醒过来,不然她怎么会觉得那双深邃的眼眸中流露出来了许多疼惜和温情呢。

“你是准备擦干净之后吃了我?”颜落落嗓音有些沙哑,虚弱中轻轻地抱怨着。

穆易霆的拿着湿毛巾的手掌微顿,看了一眼她泛着不正常潮红的脸蛋,不理会她继续将毛巾下移,从脖颈间滑到腋下。

“穆易霆,你好坏,我都差点替你死了,你不来看我也就算了,还嫌弃我烤得不好吃吗?”

被男人按住的手腕不听话的乱动,颜落落一会儿觉得她是烤鱼正被穆易霆用筷子钳制着,一会又觉得是在病房中被穆易霆温柔以待。

本就混沌的她变得更糊涂,挣扎得也越发厉害,不知不觉间,伤口也被碰到了。

“好疼,别吃我,别吃我,好疼!”

“大混蛋,你都把我弄伤了,混蛋!我被风离抓进牢房就看见你,好心去看你,你却弄疼我!”

“我的肉不好吃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没放辣椒,不好吃的!”

“你都不来看我,哪有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慕容学长说妈妈还不知道,你快点和大家说我们没有关系!”

“我不卖身的,你不能吃了我!肉冒油了才好吃,你别往上浇冰水!”

“疼,疼死了,不看医生,你个大混蛋,还敢碰我,等我好了不打死你!”

颜落落挣扎着扭动着,使得沾满酒精的毛巾也在她的扭动间脱离了穆易霆原本要触碰的地方。

病床上被子大敞着,病服的纽扣也早被穆易霆解开,穆易霆眼中的色泽越来越浓郁。

在颜落落再次呓语的时候,穆易霆烦躁地扔掉了手中的毛巾,一把将被子遮掩在了颜落落的身上。

“封云,让护士过来给她打退烧药!”

封云视线扫过被扔在地上的毛巾,又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情景,震惊之余连忙往外走。可她还没有走出门口,就又被穆易霆喊住。

“等等。”

穆易霆脑海中闪过慕容清的脸,面色不郁地看了一眼病床上还没有清醒的小女人,最终认命地将地上被自己扔掉的湿毛巾又捡了起来。

“还是先物理降温,你出去等。”

“是,少爷。”

封云以前从来没有在穆易霆的脸上看见过犹豫的色泽,如今看见了。虽然讶异,也不敢多问。

一向对任何事情都能冷静果断处理的穆易霆,烦躁地将毛巾扔进盆子里洗干净,在门关上之后,就又去掀病床上的被子。

还好颜落落没有再胡言乱语,哼哼唧唧地享受着男人的服务,最后又睡着了。

穆易霆总算将颜落落的身上都擦了一遍,她烧得并不算高,才简单地用酒精擦过,脸上的潮红色泽就慢慢消退,体温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