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少爷,少奶奶回来了!/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妈是颜落落的软肋,李哲拿妈妈威胁她,无疑是在触碰她的底限。

宋华的病情,全靠药物维持,一旦停药,后果不堪设想。

李哲看着颜落落,一副就喜欢看颜落落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颜落落此刻,杀了李哲的心都有。

一股怒火冲上颜落落的心头,她顺势捡起地上青花瓷的碎片紧紧握住,手掌已渗出殷红的血滴,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颜落落举起碎片,倾尽全身力气向李哲的脖子刺去。

碎片距离李哲的喉咙只有几公分的距离的时候,一只手掌握住了颜落落的手腕。

刚刚到家的李庆祥看见颜落落要杀自己的儿子,三步并做两步,快速冲了上来,阻止了颜落落冲动的行为。

“颜落落,你要干什么?”受了惊的李庆祥声音有些嘶哑。

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李庆祥将颜落落用力向后推去。

颜落落的小身板自然经不起李庆祥的力道,身体不由自己控制的后倾,倒在一片青花瓷碎瓷片上。

“颜落落,你可以杀了我们,但你要想想后果。”

对于刚刚发生了什么,李庆祥不用想也知道。在他们父子看来,颜落落搭上了穆易霆这个靠山。

作为穆易霆的女人,当然是招惹不得的,可抓住了宋华这个棋子,就相当于抓住了颜落落的命脉。

这块到了手的肥肉,他们怎么舍得放掉,利用宋华辖制颜落落,是他们父子早就商量好的事情。

“杀了我们,你是要坐牢的,你就算不顾念自己,也要顾念你的妈妈吧?”李庆祥看似苦口婆心,确是抓住了要害,在跟颜落落玩心理战。

“你服侍不了穆易霆,他还会给你妈妈的医院账户里打钱吗?”

服侍这个词,说得颜落落面红耳赤,在这对人渣父子的嘴里,自己跟穆易霆的关系居然这么龌龊。

“到时候,你妈妈一个人,孤零零的在病床前,等待在牢狱之中的女儿,心里是什么滋味?”

李庆祥绘声绘色的说着颜落落入狱后,宋华的惨状,边说,边看颜落落的表情,面带邪魅的微笑。

“住嘴。”颜落落一句也听不下去。

她踉跄着站了起来,缓步向外走去,从李庆祥、李哲父子身边经过的时候,用如刀般锋利的目光望向他们。

“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颜落落一字一字不卑不亢的吐出每一个字,像是在告诉他们自己的不屈服,更像是向他们控诉。

颜落落跌跌撞撞的向外走去,李哲转身想要冲上前去拦住颜落落,被李庆祥拉住了。

“让她走吧,她现在就是那孙悟空,任她怎么折腾,都逃不出我们的五指山。”

颜落落走了出去,李庆祥父子已经开始盘算着下一步计划了。

颜落落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了穆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封朵打开门迎接她的一刹那,她只觉得脸颊发烫,一阵眩晕栽倒在封朵怀里。

“少爷,少爷,少奶奶回来了!”恍惚间,颜落落听见封朵在喊穆易霆。

关于麦克医生会诊的问题,风离不便在医院里向穆易霆汇报,只能回穆苑商量。

颜落落顺着封朵喊人的方向望去,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风离和穆易霆的影子。

“少爷,我这边会尽快安排麦克医生和医院里的专家会诊的。”

风离的声音传到颜落落的耳朵里,也变了调。

自己这是怎么了?耳朵嗡嗡作响,只觉得双腿酸软,根本无法站立。

风离的手向她的额头伸来,颜落落感到那触碰她额头的手,如冰般寒凉。

“少爷,她发烧了。”风离对穆易霆说。

此时,扶着颜落落的封朵只觉得自己手温热潮湿,她看向自己的手,殷红的鲜血已沾满她的双手。

“少爷,少奶奶的后背在流血”封朵焦急的对穆易霆说。

“准备好医药箱。”穆易霆从封朵手中接过颜落落,抱着她向卧房走去。

颜落落恍恍惚惚的觉得自己的头倚在穆易霆的胸膛,她就这么被穆易霆抱着进了卧房。

穆易霆将颜落落轻轻放在床上。

背部的伤口与床单摩擦的瞬间,颜落落感到撕裂般疼痛。

“疼......疼......”颜落落嘤咛的喊着。

穆易霆帮颜落落翻转过身体,发现颜落落背部的衣料上已经殷红一片。

轻轻的敲门声响了,是封朵来送医药箱。

“放在桌子上,出去吧。”穆易霆对封朵说。

封朵走到门口的时候,穆易霆补充了一句“把门关上,告诉所有人,今晚别来打扰我们。”

“知道了少爷。”封朵轻轻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穆易霆拿出医用剪刀,轻轻剪开颜落落的衣服。

衣服从颜落落的背部脱落,只见颜落落背部皮肤上,密密麻麻的划伤的痕迹。

“李哲、李庆祥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颜落落胡乱喊着。

“别动,安静点。”穆易霆从医药箱里拿出消毒药水,用棉签轻轻向颜落落的伤口处涂抹。

“疼,疼,别碰我。”颜落落的身体颤抖着,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李庆祥、李哲父子还在威胁她。

穆易霆默不作声,只静静的为颜落落擦拭伤口。

一会儿的功夫,垃圾桶里已经堆满了带血的医用棉。

穆易霆为颜落落用纱布敷在伤口上后,用手背摸了摸他滚烫的额头,为她敷上了毛巾。

颜落落使尽全身力气,眼睛睁开一条细细的缝隙,只模糊的感觉到她眼前一会儿浮现李庆祥、李哲父子的脸,一会儿浮现穆易霆棱角分明的脸。

颜落落昏沉的睡去,这一晚上,她梦到了病床上面色苍白的妈妈,梦到了抢救室旁斜倚在墙上的穆易霆,更梦到了轮流威胁她的李庆祥、李哲父子。

颜落落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八小时后了。

刺眼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洒进来,颜落落挣扎着做起来,只感觉背部一阵疼痛,她向后背摸去,只摸到整整齐齐的医用纱布。

对于自己到底是怎么支撑着体力从家里回到穆苑,颜落落记忆模糊。

她只记得自己烧断片儿的时候,穆易霆为她擦过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