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穆易霆,我看不见了/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落落刚搭建好的心理防线瞬间坍塌,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当自己得到这个最糟糕的结果,她还是悲伤得难以自拔。

“不会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封云拦住激动的四处碰撞的颜落落,生怕她不小心又伤到头。

“少奶奶,别担心,可能只是短暂性的失明,你先别激动。”

“封云姐,我看不见了,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颜落落无助的抱着封云,她希望这只是个梦,梦醒后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

她才20岁,还有许多事没有做,还有许多人没有看到,她想等妈妈的病治好了以后带着她四处旅行,可是现在所有的这一切都将无法实现,此后的几十年她都会在黑暗中度过。

“少奶奶,一切都会变好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封云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她不是颜落落,无法体会她现在的心情,只能任她在自己的肩膀哭泣,其余的她什么都做不到。

穆易霆开门走进去,他示意封云出去。

封云点点头,把还在抽泣的颜落落扶着靠在床头,然后走了出去。

“落落……”

“穆易霆,快叫医生来,我看不见了,我看不见了!”

颜落落伸手胡乱的向前摸索,想要抓住穆易霆,证明对方是真实存在的。

穆易霆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小心的避开她头上的伤口。

“你放心,刚刚医生说了,只是暂时性的失明,只要你配合治疗,很快就会恢复。”

他不得不向颜落落瞒住实情,美国的脑神经专家明晚就会到达,希望能有一丝希望。

“真的吗?你没骗我?”

“我可以找来医生,让他亲口讲给你听,而且我聘请的美国脑神经专家明天也会介入治疗,他对于你这个情况很有经验,所以,别担心,养好身体才能积极的配合治疗。”

“好,我听话,我听话。”

“封云做了你爱喝的鸡汤,我喂给你吃。”

“好。”

颜落落乖乖的喝了一大碗鸡汤,刚刚躺下就听见门外来了人。

“落落,怎么回事?才一晚上的时间你就……”

张院长刚做了一台重要的手术,正准备去吃午饭就听急诊主任说穆少的太太昨晚受伤住了院,他急匆匆赶过来却得到她已经失明的消息。

“张院长,别担心,医生说只是暂时性的失明。”

这个傻孩子,自己明明很难过,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来安慰他。

“我知道,我刚从你的主治医生那里过来,他都告诉我了,你只要好好休息,不胡思乱想,用不了多久就会好的。”

“嗯,我明白,张院长,我妈妈那边还希望您帮我瞒住。”

“这件事你不用担心,现在最主要的是你要把身体赶快养好。”

“穆少,我能跟您谈谈吗?”

张院长要问个清楚,昨天还信誓旦旦的要帮他解决拨款问题的颜落落,怎么只过了一个晚上就变成这样?

如果是因为这件事,那让他以后怎么面对落落?怎么面对她的母亲?

穆易霆点点头,他安顿好颜落落,然后走出去。

“穆少,请你告诉我,落落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昨晚跟我争吵时不小心撞到茶几昏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什么都看不见了。”

“争吵?是不是因为实验室拨款的事?”

“没错。”

果然是因为这件事,张院长懊悔不已。

他创建实验室的初衷就是为了能够救更多有需要的人,但是现在却有人为了它受到了伤害,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穆少,落落会这样,是被我们两个害的,不管我们谁都难辞其咎!”

是啊,要不是自己停止对实验室的资助,他们也不会为此争吵而失手害她受伤,可是事到如今追究谁的责任又有什么用。

“现在最主要的是赶快治好颜落落,听着,要不惜任何代价。”

张院长愣住,然后恢复理智,“对对对,赶快带落落做个详细的检查,再定下一步的治疗计划。”

“张院长,穆少,检查结果显示少奶奶的头是撞击过重,导致颅内出血,压迫了视神经,只要让血块消失,就会恢复视力。”

脑神经外科廖主任向穆易霆和张院长详细的讲解了颜落落失明的原因,还好问题不是很严重,否则难保不会被对面那两个男人“生吞活剥”。

“那血块怎么会消失?”

穆易霆心中的忧虑并没有因为这个结果而有片刻的舒缓。

“有两种解决方案,一是手术,可以很快的清除血块。”

张院长不等廖主任说完,就拒绝了这一方案,“但是在治疗的同时有可能会出现新的血块,出现新的风险,这个方案暂时不考虑。”

“院长说的没错,开刀毕竟有一定的风险性,还有一个方案就是保守治疗,什么都不做,让血块自行消退,弊端就是没有准确的恢复时间。”

“那么就只能这么等着?”

张院长着急的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

“还是问问少奶奶的意思吧,毕竟我们都没有权利替她选择。”

病房里,慕容清在给颜落落削苹果,修长的手微微又些颤抖,他很怕一个不小心会削到自己的手。

他看着病床上努力逗他笑的颜落落,心又疼了几分。

如果是自己的爱伤害了她,他宁愿当初没有对她动心。

“慕容学长,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不笑?我的笑话不好笑?”

“哦,我在削苹果没听清,你再给我讲一遍。”

“我说了这么多,你竟然没听,是不是在欺负我看不见!”

颜落落假装生气的样子让慕容清慌了阵脚,他连忙切下一块苹果递给她。

“落落,别生气,你先吃苹果,换我来给你讲笑话。”

“好啊,慕容学长还从没给我讲过笑话呢。”

颜落落接过苹果,俏皮的咬了一口,换了个姿势坐好,准备听笑话。

慕容清清了清嗓子,“我只会这一个笑话,说得不好别笑话我。”

“从前,有一只黑猫救了不小心落水的白猫,白猫上岸后对黑猫说了一句话,你猜是什么话?”

颜落落想了想,“谢谢?”

慕容清摇摇头,虽然是在讲笑话,但面上却毫无笑意。

然后他意识到颜落落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和动作,便微微叹了口气,又切下一块苹果递给床上那个在绞尽脑汁想答案的女人。

“不对。”

“那是什么?”

“白猫上岸后,说了一句‘喵——’”

颜落落愣住,然后仰起头哈哈大笑,笑得后脑的伤口彷佛都快撕裂开了。

“慕容学长……你的冷笑话,哈哈哈……真是太冷了!”

“你小心伤口,早知这样,就不给你讲笑话了。”

“太好笑了,学长,再讲一个吧!”

“我就只会这一个笑话。”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颜落落惋惜的咬了一口苹果,然后病房里静得只剩下她咀嚼苹果的声音。

“慕容学长,你去忙吧,不用在这里陪我。”

“好,你休息一会,我晚上再来看你。”

颜落落点点头。

休息?这句话自从她醒来后听了太多次,大家的欲言又止和轻轻的叹息声都让她的心在煎熬着。

她知道自己的眼睛不会那么容易就康复,但一味的悲伤又有什么用?妈妈还需要她,日子还要过,以后的路还要走,她必须振作起来。

……

颜落落已经在病房里呆了整整一个礼拜,后脑的伤口恢复的很快,已经结痂,这么多天没有洗头发,她感觉自己的头已经馊掉。

“护士小姐,我可不可以洗头发?这么多天,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穆太太,只要伤口不碰到水是可以洗的,我可以帮您洗。”

“是吗?那太好了,只是不好意思麻烦你。”

“不麻烦,您稍等。”

几分钟的时间,护士小姐从外边推进来一把轮椅,她将颜落落扶到轮椅边坐好,然后推着她进到洗手间。

“护士小姐,谢谢你。”

“客气了,穆太太。”

颜落落靠着椅背,慢慢的把头仰过去,护士将她的长发放进洗手池,把调好温度的水慢慢淋上去。

穆易霆是这个时候进来的,他不让护士出声,悄悄的指示她出去。

护士了然于胸,轻轻的将颜落落的长发传递给穆易霆,然后默默的走出病房。

“护士小姐,你真是我的恩人,我早就想痛痛快快的洗个头了,但那个穆易霆就是不肯,害得我难受了这么多天。”

穆易霆的动作很轻,听颜落落在数落自己,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护士小姐,今天天气怎么样?我好想出去晒晒太阳,天天闷在病房,我都快发毛了。”

“护士小姐,你怎么不说话?我是不是太烦了?”

颜落落自言自语的说着话,才意识到帮他洗头发的护士一直都没有开口,也许是嫌自己太聒噪了吧?

她识趣的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洗完头发,颜落落安静的坐着,穆易霆取出吹风筒帮她吹头发,他的手温柔的撩动她的长发,颜落落觉得舒服极了,好像闭上眼睛就能睡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