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霍小姐好像知道了什么/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我很想你。”

“我知道,但是你要听话,好好吃饭,不然我会生气。”

“我会听话,你……”

霍栖月想说的话欲言又止,“工作忙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总是熬夜。”

“嗯。”

“你很累吗?”

“有点。”

“那……我不打扰你了,你休息一会再工作。”

“好。”

“拜拜……”

“拜拜。

霍栖月挂掉电话,双手紧紧握着风离的手机,好像是想要把它捏碎。

“霍小姐,你没事吧?”

霍栖月抬起头,对风离笑了笑,然后把手机递过去。

“没事。”

他们在骗她,他们竟然和起伙来骗她!

她明明听见护士说穆太太进了医院,穆少寸步不离的守着,他们两个有多恩爱,有多甜蜜。

护士的每一句话都像针一样,一下一下刺痛她的心,她开始还不相信,但是风离每次来时的吞吞吐吐,刚才穆易霆电话里的语气冷淡,让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嫉妒的快要发疯,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应该是自己,不是那个颜落落!

风离观察着霍栖月的表情,这种犀利的眼神让他有些害怕,他还是第一次见她有这种表情,这不禁让他担心起来。

“风离,我想出去晒晒太阳。”

“好,我带你去。”

风离见她的表情恢复到往日的温柔和平静,自己微微怔住,难道刚才是他看错了?

风离推着轮椅中的霍栖月向楼下花园走去,却没想到会遇见封云,她正拿着保温饭盒从电梯出来,他慌张的换了个方向,却已经被霍栖月看到。

“封云姐,你怎么在这?”

封云明显被吓了一跳,她本能的把手里的保温饭盒向身后藏了藏。

“哦,霍小姐,好巧啊!”

“封云姐,你来看病人吗?”

“额……封朵昨晚发烧,在这里打点滴,我来给她送饭。”

“是吗?那风离我们去看看封朵吧。”

“不用,不用……麻烦了,封朵她刚睡着,而且如果她把病毒传染给你就不好了。”

封云的手足无措霍栖月都看在眼里,她觉得自己被所有人背叛了,握着轮椅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紧。

“那好,等封朵的病好一点我再去看她。”

“好,霍小姐,‘穆苑’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我先走了。”

霍栖月笑着点点头,看着封云走远。“风离,我觉得有点累了,我们回去吧。”

风离推着她回病房,对于刚才的情景他还是心有余悸,霍小姐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否则怎么会突然要回病房?

将霍栖月安顿好,风离回到监护室,见穆易霆还在窗前看着颜落落,他走过去,无奈的叹了口气。

“少爷,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

“什么事?”

“霍小姐好像知道了什么。”

穆易霆转过身,“知道什么了?”

“刚才她挂了电话以后脸色就变得很难看,然后去楼下晒太阳的时候遇见封云姐,说了几句话,等封云姐走后她忽然又说累了,叫我送她回病房。”

“知道了,我稍后过去看看她,你先回去吧。”

“少爷,你回家好好洗个澡,睡一觉,今天我在这守着。”

“不用,你把公司管理好就行,回去吧。”

“可是少爷……”

风离见穆易霆没有反应,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好,少爷你注意多休息,我先走了。”

“穆易霆……穆易霆……”

穆易霆听见熟悉的声音,他开门就想进去,却被护士拦住。

“穆少,你现在不能进去,这是无菌室,要消毒后才可以。”

穆易霆认真的消过毒,然后穿上无菌服迫不及待的走进监护室。

床上的人闭着眼睛在低声呓语。

“穆易霆,头好疼。”

他走过去坐在颜落落身边,握起她的手,“我在这陪着你,一会儿就不疼了。”

“妈,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火,好大的火,救命,救命!”

穆易霆按住她因为做噩梦而微微颤抖的身体,低声安慰着。

“别怕,这里没有火,你现在很安全。”

也许是听到了他的话,颜落落安静了下来,又沉沉睡去。

“落落现在怎么样?”

张院长满脸愁云的进了门,这个丫头刚刚消停没多久,怎么突然就严重了呢?

“病人的烧退了,但是还没有醒。”

“其它各项指标怎么样?”

“指标比较正常,暂时没有发现脑部血块增大的现象。”

“好,继续忙吧。”

张院长站在窗前看着监护室里的两个人,这么多天,穆易霆一直守在颜落落身边,他还曾怀疑过他娶落落的目的,现在看来倒是自己想多了。

等颜落落睡的安稳,穆易霆轻轻走出去,开门就见到张院长站在外面。

“张院长,我想带颜落落去美国,上次过来的美国专家在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发。”

“不可以,这么远的长途跋涉不但对落落的病没有益处,还会导致她病情加重,穆少你不要急,咱们医院的医疗技术相对还是很成熟的,并不比美国那边差。”

“那就只能这么等着,什么都不能做?”

穆易霆的耐心就快被耗尽,他无法忍受活蹦乱跳的颜落落像个植物人似的一直躺在床上,他必须要想别的办法。

“再等等,如果还没醒过来,就采取手术治疗。”

“为什么不是现在?”

对方被问住。

自从颜落落出事,张院长就觉得自己失去了他客观的医学判断。

如果躺在里边的是一个陌生人,他会建议手术,术后会有百分之七十的痊愈率,但他有信心百分之百的成功。

不过现在里边的是颜落落,他害怕剩下的百分之三十会发生在她的身上,也许这就是关心则乱吧。

“明天,整个脑神经科室会开个会,到时候决定是否马上手术。”

穆易霆转过身向病房内看去,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

“院长,我的建议是马上手术,我有信心将病人脑中的血块清除干净。”

“院长,我不建议手术,病人现在还没有清醒,如果擅自手术,颅内血压不稳,后果是我们无法预料的。”

脑神经外科的主任和副主任因为颜落落是否手术的问题产生了不同的意见。

“如果不手术,等到病人脑部的血块越来越大,到时会增加手术的风险!”

“可是现在手术就没有风险吗?术后可能存在不同程度的神经功能损伤,或者意识障碍,患者甚至可能长期处于昏迷状态!”

张院长听的头疼,他制止住互不相让的两个人。

“好了,说了这么多,没有一个人能给我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

“院长,我的意思是等病人恢复意识后,结合各项指标,再决定要不要手术,毕竟她颅内的血块并不是很大,暂时只压迫到了视神经。”

廖主任提出自己的想法。

张院长点点头,很同意他的选择。

“我也觉得这件事急不得,毕竟她现在还没有清醒,盲目的手术无形中会增加诸多隐患。”

副主任不服气的扭过头,其他医生也不再说话。

监护室外,穆老先生坐在办公桌旁,满脸的怒容,而穆易欣则趴在窗前看着病房内的颜落落。

“你这个浑小子,我就只离开了这么几天,你就把落落给我弄进了医院!”

“发生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你瞒天过海的想要干什么!”

穆易霆面对爷爷的数落,他并不想反驳,因为这一切的确是自己造成的。

“爷爷,您就别再怪哥哥了,现在最主要是赶快让嫂子醒过来。”

“对对对,我都被你哥气得忘了来这里的目的了。”

“爷爷,您想干什么?”

穆易霆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当然是来救落落,你们是怎么回事?就让落落这么一直躺着?”

“爷爷,您不是专业的医生,千万不要乱来!”

穆易霆吩咐张院长只让爷爷负责一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没想到今天竟把“魔爪”伸向颜落落。

“我可是有《中医执业资格证》的人,要不然离开了这么多天,你以为我是去干什么了?”

“爷爷,您成功啦?”穆易欣惊讶的看着爷爷。

穆老先生一脸的自豪,“臭小子,你让张院长每天给我分配一些发烧感冒的病人,你以为我不知道?就为这个,我也要让你们看看,我这个老头到底有什么本事!”

穆易霆被怼得什么话都说不出。

“爷爷,那您想怎么救嫂子?”

“我决定采取针灸疗法,通过神经传导,促进大脑皮层兴奋,这样就能发挥促醒的效果。”

穆易欣兴奋的跳起来,“那还等什么?爷爷快去啊!”

“等等,不可以。”

“为什么?”老少二人同时看向穆易霆。

“这个办法有什么科学依据?”

“怎么没有?这个方法可是经过临床试验的,效果很显著!”

“哥,你就让爷爷试试嘛,除了这个,你还有其它办法吗?”

看见穆易霆有些犹豫了,穆老先生连忙补充,“相信我,爷爷想让落落醒来的心情跟你是一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