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第一次收到自己喜欢的花/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老大,我们今天要谈的事情很多,咱们一件一件的来。”

“你不用浪费时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先别急着拒绝,咱们也来做个游戏,你不是很喜欢做游戏吗?”

风离在刀架上选了一把极其锋利的剔骨刀,在吴老大眼前晃了晃,“我从现在开始问你问题,回答不上来我就要你一根手指,直到你十根手指全都被我切掉,当然,如果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们也是有奖励的。”

吴老大一脸畏惧的看着风离手中那把锋利的尖刀,瞳孔因过于恐惧和紧张而渐渐变大。

两个手下搬来一张特制的木桌,桌面的中间有十个手指粗细的铁环,人的手指塞进去,铁环便会自动扣住他的双手,越挣扎,扣得越紧。

他们将吴老大的十根手指塞进铁环,他挣扎了几下,却被扣得更紧。

“有种你就杀了我!”

“哪有那么容易?游戏开始了。”

风离兴奋的拿着刀子在吴老大的面前走来走去,“是谁让你绑架我们少奶奶的?”

“我不知道。”

“啊——”伴着吴老大的喊叫声,他的一根手指被切了下来,血流到桌子上似一朵开得正艳的鲜花。

“我真的不知道,我从没见过他!”

吴老大痛得狠狠的咬住牙齿,额头已经布满细细的汗珠。

风离很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他把刀放在他第二根手指旁边,“那你们是怎么联系的?”

“最开始是与一个叫周海的人电话联系……”

穆易霆思索着这个陌生的名字,直到确定他从未听过这个名字后,他示意风离继续问下去。

“你从没见过他?”

“见过,见过,在绑架穆少……少奶奶以前,他曾来找过我。”

被切掉一根手指后,吴老大忽然变得十分配合,也许是忍受不了断指的疼痛,也许是真的怕了穆易霆的手段。

风离对于他的配合表示赞许,“吴大哥,你要是早这么配合,何苦还要受这皮肉之苦呢?”

他把刀拿起来,拿出随身的白色手帕去擦刀上的血迹,“他找你说了什么?”

“只是嘱咐我不要绑错人,他给了我一张霍小姐的照片,因为太远,看得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她是坐在轮椅上。”

风离邪魅的笑容中透着几分冰凉,“他每次联系你的电话号码是什么?”

“没……没有特定的号码,每打过一次之后都会再换一个号码,我也很疑惑。”

穆易霆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沉思。

看来这个“老板”是个心思缜密的人,那个“周海”的名字也应该是假的,这个人做事滴水不漏,而且对他身边的人和事都有一定的了解,这次没有引他出来真是太可惜了。

“你们引穆少去‘汽车坟场’以前,他说了什么?”

“他说……不要让穆少那么快死了,多陪他……玩玩,如果可以,在他面前将霍小姐……”

“继续说!”

“然后在穆少面前亲手杀了霍小姐,让他尝尝失去最重要的人是什么滋味……”

穆易霆双眼紧紧盯着吴老大被切断的手指,犀利的目光犹如寒夜里的星光,闪耀夺目却是冰凉袭人心。

......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温暖的金黄色洒在地面上。

颜落落呆呆的坐在阳光里,享受着这一刻的温暖。

她刚刚在噩梦中惊醒,梦见她还被关在那个暗无天日的仓库中,双手满是鲜血,面前陌生的男人趴在地上一声一声的哀嚎,“还我的命,还我的命!”

梦中的画面她看得无比清晰,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以为她能看见了。

穆易霆告诉她那个人不是她杀的,她也选择了相信,可为什么还会梦到这样的画面?让她再次回到她不愿再想起的地方。

门外的敲门声将她从痛苦的记忆中拉了回来。

“请进。”

“落落,你的脸?”

“封钰?”

颜落落抬手捂住粘着纱布的脸,努力的扯出一抹微笑,她想起封钰那张爱笑的脸,记得最后一次见他,还是他们一起去吃私房菜的那一天。

“落落,发生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刚刚回国,如果不是封擎告诉我,我还不知道!”

自那次送颜落落回“穆苑”后,第二天他就被爷爷送去了英国,到了英国才知道是表哥去爷爷那里告了他的状,表哥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让他恨的牙痒痒。

“我什么都看不见,怎么告诉你?”

颜落落笑出了声,烦闷了一整个上午,却被封钰的一个问题逗笑。

封钰被她笑的不好意思,他摸了一下鼻子,将手中刚买的雏菊递给她。

当他知道颜落落失明的消息后悲痛万分,他恨不得马上飞到她面前,拥抱她,安慰她。

那么美丽的女孩,那么善良的女孩,老天怎么忍心收走她的眼睛!

颜落落将花捧在手中,低头闻了闻,“雏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雏菊?”

“我不知道,花店里那么多的花我只觉得它适合你。”

“没想到,你还挺浪漫的嘛,我还是第一次收到自己喜欢的花。”

颜落落想到从前,她与张浩尘刚刚交往的时候,他总是送她玫瑰,当时虽然说喜欢,却也觉得太俗气。

后来,他因为嫌贵再也没送过她,美其名曰为了他们以后的幸福生活不能浪费。

然而,关于穆易霆,他骨子里更是没有浪漫的细胞,她甚至怀疑他肯定不知道世界上有花店这么个美丽的地方。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天天送你!”

封钰没想到他的一个不经意的选择竟然会投其所好。

“千万不要,我是说太浪费了,有买花的钱还不如再请我吃一次‘繁花未央’的私房菜呢!”

颜落落一想到穆易霆那张臭脸,她赶紧拒绝,然后又觉得她太不知好歹,只好胡驺了一个理由。

“那有什么问题,不就是私房菜吗,走,我现在就带你去!”

封钰没想到颜落落并没有因为看不见而郁郁寡欢,反而看起来还是从前的样子,还是那个不管什么时候都乐观开朗的女孩。

“这……不好吧,你表哥回来会不会生气?”

“那就让他气好了,没事,有什么事我顶着!”

虽然这么说,可封钰还是有些心虚,因为上次的事,他被送去英国待了一个多月,这次如果表哥再去告状,他想再见颜落落就更难了。

颜落落半信半疑,“你确定?”

封钰拍拍胸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表哥那里交给我,他如果生气,我就待在你的病房不走了,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颜落落想着封钰现在的表情,肯定是一本正经的仰着头,像个在郑重其事做报告的小学生。

想着这样的情景,她笑了出来,“好,既然你能保证罩着我,我就跟你走一趟!”

“好嘞!走着!”

颜落落随便套了一件连衣裙,挽着封钰的手臂向医院的楼下走去。

封钰低头看着颜落落挽着他的手,脸上的笑容久久不能散去。

他曾无数次幻想现在的画面,多少次从这样的梦中笑醒,然而,醒来后却是铺天盖地的失落感。

不久,车子停在熟悉的小巷里,因为是临时决定来的,所以“繁花未央”里已经没有了空位。

封钰和颜落落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封钰抬头看着已经微微发紫的葡萄,上次来的时候葡萄还没有成熟,远远看去,一片绿油油的。

“封钰,上面的葡萄已经快熟了吧?”

其实,她好想再看看这个小院,这个院子的安静与温馨是她从小就希望拥有的,一家人吃过晚饭后,坐在葡萄架下喝茶,聊天,说到开心处,满院子都是家人的笑声。

她想要的这一刻永远都不会来到,想到这里,原本欢喜的心情突然变得压抑。

“落落,表哥对你……好吗?”

颜落落没想到他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么问?”

封钰也觉得太唐突了,他记得他曾问过她这个问题,得到的回答是肯定。

可是为什么短短的一个月,他面前的女人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如果她这次的答案是否定的,他会不惜一切的带走她!

“他……对我很好,我刚刚失明,他天天陪在我身边逗我开心,也许是怕我走不出失明的阴影吧。”

颜落落停了停,脸上是封钰从没见过的幸福。

“后来我昏迷不醒,他日日夜夜守着我,怕我就那么一直睡下去,每天在床边对我讲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

颜落落说到这里竟有些鼻酸,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在乎他的想法,在乎他的一举一动,即使他心中只有霍栖月,她也只想安静的待在他身边。

封钰静静的听着,面前的女人看起来是那么幸福,那么满足。

他不甘心,穆易霆能做的一切他都可以做到,而且他有信心能比他做的更好!

“如果这些事都算的话,那么穆易霆他对我很好,你放心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