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鄙夷的目光审视着/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起那次晚宴,封老先生看她时那嫌弃、鄙夷的眼神,颜落落心里就莫名的发慌。

可转念一想,她跟穆易霆就快结束了,他的外公如何看她又有什么关系?

以后他们是高高在上的资本家,她只是一个毫无权利的市井小民,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自然是井水不犯河水。

何不大大方方的演好最后一出戏,再扮演一次穆易霆的妻子,也算是对他这些日子以来帮她付母亲医药费的报答。

想到这里,刚才慌乱的心竟变得无比平静,此时的颜落落一脸坦然,这让一心等着看好戏的穆易霆怔住,心头有淡淡的忧闷一闪而过。

屋内的四个人各怀心事,让本就无人说话的病房显得更加静谧,只有墙上时钟“嘀嗒”运作的声音提示着这一切不是静止画面。

病房门被打开,封信侧身站在门口,身旁是面露不悦的封永东,他单手住着拐杖,气势不怒自威,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畏惧。

“爷爷,您怎么来了?”

封钰不敢直视爷爷那凌厉的目光,他的明知故问,让本已经满心恼怒的封永东更加生气,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怒视着他最疼的孙子。

封永东并没有理他,而是一直用鄙夷的目光审视着站在床边的颜落落。

颜落落庆幸她的眼睛看不见,因为她不必再怕见到封老先生那双厌恶她的眼神,这让她更加从容淡定。

“封总您好。”

对于她对他的称呼,封永东还是很满意的,这就证明她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可以随意的玩弄他两个最器重的孙儿。

她在穆易霆身边他倒不会很担心,因为他知道他的外孙向来是有分寸的,这些年他在复杂的商战之中练就的精明,不会让他轻易的栽在一个女人手里。

但是封钰不同,他从小就认死理,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像极了他年轻的时候,也正是因为这样,让他一直都无法对他放心。

只要是封钰认定的人,就会一条路走到黑,直到满身是伤,鲜血淋漓也不肯回头。

封永东以为把封钰送到英国待一段时间会淡化他那颗不该动摇的心,可没想到他回来后还是第一时间去见了这个女人。

在他怒其不争之余,他倒想来好好重新认识一下颜落落,看看她到底有什么“狐媚之术”,让封钰对她死心塌地。

想要在我两个孙儿之间挑拨离间?我封永东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穆易霆看出外公的不悦,他递给封信一个眼色。

封信了然于胸,“老爷,先坐下说吧,封云煮咖啡的手艺还不错,让她给您煮一杯咖啡,边喝边谈。”

“封云,快去。”

跪在地上的封云看了一眼穆易霆,见他没有说话,她便站起来,因为跪的时间太长,她起来的时候差一点摔倒,被封信眼疾手快的扶住。

“小心一点,老爷的口味你知道的。”

封信在她耳边低声提醒,封云点点头小心的走去茶水间。

“易霆,刚刚你在电话里跟我提到的事,我会考虑,但是今天我们不提公事,只谈家事。”

“是。”

封永东正襟危坐,所有人心照不宣的站在他的两侧,好像是在等待圣上的旨意。

他转过头看着穆易霆,“我想把你表弟送去桑斯特军校去锻炼锻炼。”

封钰抬起头,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封永东,“爷爷,您竟然要把我送去那里?”

不只是封钰,屋里的其他人也都被震惊,令穆易霆和封信诧异的是封永东竟然舍得把封钰送去那个教学出了名残酷的军校。

这无疑是将从小养尊处优的封钰送去了地狱。

可令颜落落感到诧异的是封家的实力,“桑斯特军校”是英国最有名的皇家军校,能被录取将是一个家庭的无上荣耀,更别提毕业以后会是什么样。

这样一个人人挤破头都进不去的军校,在封老先生的口中却是那么平常。

封永东也是思虑了很久才做的决定,他觉得只有彻底断了封钰的念想,才能永绝后患。

“外公,您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穆易霆没想到外公这次是真的狠下心了,但也可见他对封钰的重视,所以才不容许他走一点错路。

他眼底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恨意,不过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以他现在的能力掌管一家公司的确绰绰有余,可是他为人做事不够果断,这是身为一个管理者的大忌!”

“你舅舅和你母亲都是毕了业以后去那里深造,而你也是从美国的‘DP’训练营走出来的,难道这些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穆易霆点点头,当他听到外公说道母亲时他的心却漏停了一拍。

封钰知道,只要是外公下定决心的事,没有人敢不从,可是这一次,他不想再一味的顺从下去。

“外公,我不会去的。”

封永东吃惊的看着一脸严肃的封钰,这是他第一次抵抗他的命令。

“我知道您是为我好,可是我想做我喜欢做的事情,您从没问过我的理想是什么,也不问我是不是真的喜欢做生意。”

颜落落没想到平日里总是对她嬉皮笑脸的封钰竟也是这样压抑的生活着,她不禁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每一次不管做什么都是您替我做决定,从上学时交的朋友,到毕业后的择业,都要经过您的同意。”

“到现在我想好好的谈个恋爱,您都要阻止,爷爷,我是您的傀儡吗?”

“放肆!”

封永东愤怒的站起来,用手里的拐杖狠敲了一下地板,一旁的封信连忙扶住他。

“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情带给你的改变?目无尊长,强词夺理,是谁教给你的?”

颜落落知道,这句话是说给她听的,可她并不想反驳,清者自清,不过这样也好,她想离开就更容易了。

“爷爷,我并没有怪您的意思,我知道您这样是怕我走错路。可是爷爷,我是成年人了,我有客观判断事物的能力,您不可能管我一辈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