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一张五千万的支票/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么,颜落落是他的什么?他也不清楚。

颜落落很庆幸没有等来他的答案,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穆易霆,我还是很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和我妈的照顾,你对我的付出我想我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会用我的余生来报答你,这对霍小姐是不公平的。”

“我能做的,就是远远的离开,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终于说出了口,她以为会很轻松,可是心为什么这么痛,放佛是有人在一刀一刀的割着,滴落下来的血变成泪水潸然而下。

“颜落落,想要离开我,你痴心妄想!”

穆易霆留下这句话后便摔门而去。

颜落落顺着门滑坐在地上,铺天盖地的孤独向她袭来。

她想起一句话——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果然不假。

从那晚之后的一个星期,穆易霆再也没来过医院。

有时候颜落落会产生一种错觉,那晚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她的一场梦而已。

因为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封云还是每天早上会给她一杯温水,在她无聊时带她去楼下散步……

若不是封钰很久没来找她,她真的以为那是一场梦。

在颜落落的思想正在神游时,封信已经站在她身边。

“颜小姐。”

“封信大哥,你怎么来了?”

颜落落被吓到,她不好意思的对封信笑了笑。

“颜小姐,封老先生想见你。”

她知道,封老先生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

她害他最得意的孙子当着大家的面公然违背他的意愿,她就知道,她该对这一切负责。

“好,封信大哥,你等等我。”

“我在门口等你。”

封信从心底怜悯这个坚强的女孩,她本不应该承受着她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东西,可是,有时候,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

“封信大哥,我们走吧。”

颜落落换了一身清爽的运动服,更像是换了一种心情。

车子兜兜转转行驶了很久,在她就快睡着的时候,车子慢慢停下来。

“颜小姐,到了,我扶着你进去。”

封信绅士的伸出手臂,颜落落顺势挎过去。

她虽然看不见,但也能感受到封宅的奢华,因为封信带着她走了好久,房屋宽阔,细细的能听到脚步的回音。

他们在一座高大的门前停下,“老爷,颜小姐来了。”

“进来。”

封信鼓励的拍了拍颜落落的手背,然后打开门,宽广奢华的会客大厅,封永东正坐在里面。

“封老先生,您好。”

即使看不见,却丝毫都不紧张,依然大方得体的跟穆老先生打招呼,这让封信从心里深深的敬佩颜落落。

“坐吧。”

封信扶着颜落落坐在自家老爷的对面,然后他识相的退出去,关好门。

“封老先生找我是因为封钰的事吧?”

“封钰,他已经有一个星期都没有回家了。”

封永东让人四处去寻找封钰的下落,可一个星期过去了仍毫无收获,他好像忽然人间蒸发了一样。

颜落落很吃惊,没想到封钰这一次是真的下定决心跟他爷爷,跟这个家“斗争到底”了。

面前的老人声音听起来很失落,这一个星期他必定是带着担心和悲愤的心情熬过来的。

虽然他是人人敬畏的封氏总裁,但回到家里,他也不过是疼爱儿孙的普通爷爷而已。

如果不是实在等不下去了,他不会这么急着找她来,然而,今天叫她来肯定也是有另外的目的,一是向她询问封钰有可能会去的地方,二是跟她算总账。

封永东也知道,颜落落是肯定知道他叫她来的用意,所以他也不再拐弯抹角。

“颜小姐,如果你知道封钰的下落,请你告诉我,请你体谅我这个做爷爷的心情。”

“封老先生,既然您知道封钰经常去找我,我想您也肯定知道我们都去了哪里,我们的一举一动也许都在您的掌控之中。”

颜落落深知她对面那个叱诧于商海的风云人物,他若想知道的事,必定会用尽办法去了解到。

“封钰每次来找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医院陪我聊天,我们离开医院所去的地方也就只是‘繁花未央’和海边这两处,但我相信你的人也已经去那里找过了。”

封永东蹙眉,面前的女孩看起来不过十**岁的样子,可没想到心思是这样成熟,虽然看不见,却好像什么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既然你已经猜到了,我也没有必要隐瞒,我的确是派人跟踪你和钰儿,也知道你们从没做过过格的事,否则你不会像现在这样安然的坐在这里听我说话。”

“我也不妨实话告诉你,从易霆第一次把你带到我面前的那天,你的身份就已经被我调查的很清楚。”

“帝国大学的高材生,可惜没有一个好家庭,否则以你的聪明才智一定能大有作为。”

颜落落在桌子下的双手紧紧握住,她的家庭是她不愿提及的痛。

可以说她的继父和所谓哥哥,是她近20年的岁月中一个巨大的污点,她现在所遭受的一切都是拜他们所赐。

“可是,这并不代表我会接受你,我们封家的孩子,当然,也包括易霆,他们的婚姻从不容许他们自己选择。”

“即使他们的心另有所属,可是,最后站在他们身边的那个人只可以是对他们事业有帮助的人。”

颜落落从心底里同情他们,锦衣玉食怎么样?高高在上又怎么样?到最后,连他们的婚姻都没办法自己做主。

她有点明白了穆易霆的良苦用心,如果没有她,那么现在坐在封老先生面前的将是霍栖月。

想到这里颜落落苦涩的笑笑,他为了心爱的女人竟能忍受跟另一个他不爱的女人同床共枕。

那么,他从前对她所有的好,所有的守护和陪伴也不过是逢场作戏吧?

颜落落觉得她好傻,第一次把她的真心交付给她喜欢的那个人,而那个人却把这一切当做他达到目的的一个手段。

“封老先生,您难道就不怕他们会恨您吗?”

封永东嘴角上扬,“恨我?要说恨,从他们父母那一辈就应该恨我,但是那又怎么样?只要达到我的目的,随他们好了,等到他们到我这个年纪只怕感谢我还来不及。”

颜落落不想再听他那病态的价值观,她只想赶快解决所有事,然后离开这里,远离他们这复杂的豪门纷争。

“封老先生,您需要我做什么就直说吧。”

封永东赞赏的看着颜落落,“好,颜小姐,你可能不知道,我很欣赏你的识时务,如果你不是他们两兄弟喜欢的女人,我倒是会让你进入我们封氏,以你的能力,一定会给公司带来很大的效益!”

颜落落不屑的扬起嘴角,“是封老先生抬爱了,我自认还没有能力胜任您公司的职务。”

封永东收回他赞赏的目光,将他面前桌子上的支票推向颜落落的方向。

“颜小姐,你面前有一张五千万的支票,这些钱应该足够治疗你母亲的病,即使你以后无法工作,也足够你跟你母亲从此以后的所有花销了。”

“您的条件呢?”

“离开易霆,请你不要做易霆成功路上的阻碍,最好是离开帝都,去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我不希望他们兄弟两个再找到你。”

颜落落觉得讽刺,穆易霆给她钱让她扮演他的傀儡妻子,现在他的外公又给她钱让她离开穆易霆。

颜落落嘲讽的低下头,这些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总以为用钱就能解决所有的事情,第一次认识穆易霆的那天,他也是用同样的方法来打发她的。

可他们不知道,总是有人不屑于这样的钱,她是很需要钱,但不代表会接受这种近乎羞辱的补偿。

“封老先生,你们有钱人解决事情的方法都是一样的俗气,难道就没有什么新意吗?”

封永东面露不悦,他还以为对面的女人会跟其他女人有所不同,看来在金钱面前她们都是一样的。

“颜小姐,你如果嫌这些钱少,我可以再加,六千万,怎么样?”

颜落落对于封永东的执迷不悟感到无语,“封老先生,我想您误会了,这些钱,我是不会收的。”

封永东怔了一下,这个世界,竟然还有不爱钱的人,然后他抬起头看着颜落落,像是又想到了什么。

“既然你不要钱,我可以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治好你跟你母亲的病,然后送你们出国,让你们不再有后顾之忧。”

颜落落觉得她如果再待下去,她那正常的价值观会都会被他拐偏。

“封老先生,您搞错了,我什么都不需要,至于穆易霆,我会离开他,我走后,一切都会回到原点,您也不必再担心我会是穆易霆的阻碍。”

“年轻人,逞能是没有用的,你现在看不见,没有挣钱的能力,你又怎么承担起你母亲那高额的治疗费呢?”

颜落落知道,她离开以后她跟妈妈今后的日子会有多难,她现在这个样子能做什么?母亲没有钱做透析,那她的病会越来越严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