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你能来,我很开心/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拿着汤勺,整个人怔怔的坐在病床上,然后她听见霍栖月温柔的声音。

“我一个人在病房无聊,想来看看颜小姐,她在吧?”

封云本想撒个慌,以避开两个人的碰面,穆易霆曾刻意的嘱咐她要避免颜落落和霍栖月见面的机会。

“颜小姐她……”

霍栖月见封云支支吾吾的样子,她低下头微微冷笑,若不是穆易霆跟她说了什么,她怎么会这么为难。

想到这里,她更是想要进去好好会会这个被穆易霆保护的严严实实的女人。

上次在花园见面,她们才说了一句话就被穆易霆送了回去,从那天起,她就知道,颜落落在穆易霆心里并不是普通的女人。

“李姐,推我进去。”

李姐听了霍栖月的话,推着她向病房里走。

封云知道无法阻止,便侧身让她们进去。

颜落落舒缓一下紧张的心情,向来人显露出迷人的微笑。

“你好,霍小姐,又见面了。”

霍栖月挑起眉,回给她一个笑脸“颜小姐,我吃过晚饭后觉得无聊,忽然心血来潮的想来跟你聊聊天,你不会介意吧?”

“怎么会,你能来,我很开心。”

颜落落看不见对方的表情,这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你还没有吃饭呀?那是我打扰你了。”

颜落落放下手里的汤勺,“没关系,我现在还不饿,晚点吃也可以。”

“那怎么可以,说了这么久,饭菜应该都凉了,李姐,你拿到楼下的餐厅去热热。”

“好,霍小姐。”

李姐走去餐桌,拿着碗的手有些微微发抖。

不等颜落落说话,封云想要将李姐手里的碗接过来,“不用了,霍小姐,一会我拿去热热就好了,不必麻烦李姐。”

霍栖月不动声色的瞄了李姐一眼,李姐手一滑,将所有鸡汤洒在封云身上。

“啊——”

颜落落听见封云的惊呼声。

“哎呦,对不起,对不起,我太不小心了,封云你有没有烫到?”

李姐连忙拿起一边的纸巾,帮封云擦身上的汤水。

“封云姐你有没有烫到?李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李姐不断的责怪自己,“我手一滑,没想到会把这整整一碗汤都洒在封云身上,都怪我!”

“李姐,没关系的,你不用自责。”

封云虽然这样说,可心里却也不舒服,这碗汤刚从保温杯里倒出来还很烫,现在她身上被汤洒到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颜落落很担心,因为她知道这鸡汤有多烫,现在是夏天,穿的又少,封云一定会被烫伤。

“封云姐,去护士小姐那里处理一下吧,被烫出水泡就不好了。”

“没关系,少奶奶,我用凉水冲洗一下,换身衣服就没事了。”

这一声“少奶奶”听得霍栖月格外刺耳,她压制住心中的火气,“那怎么行,李姐,你带封云姐去护士那里处理一下。”

封云一脸为难,“霍小姐,真的没关系。”

颜落落虽然不想跟霍栖月独处,可她还是觉得封云的伤比较重要。

“封云姐,去吧,烫伤不注意也会很危险。”

封云听了颜落落的话,思索了几秒钟,“那好,少奶奶,我去去就回。”

封云从她的背包里找了一套衣服,然后走出门去。

霍栖月冷眼看着愣在原地的李姐,李姐一转头撞上她的眼神,不禁打了个寒颤,她了然于胸的快步跟着封云一同走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颜落落和霍栖月,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尴尬。

颜落落不知道她这次来到底是不是像她说的只是来聊天,但是以她的直觉,对方一定是来者不善。

因为从霍栖月进门起,她身后就有一种莫名的寒意,这种感觉让她极不舒服。

霍栖月仔细打量着床上的颜落落,上次在花园里只看了个大概,这次近距离的接触,她竟也被她的容貌深深震撼到。

她看上去十**岁的样子,浑身透着一股清新甜美的气质,双眼虽然看不见,却依然灵动可爱。

这样的容貌竟让她觉得有些自卑,她终于知道穆易霆为什么会对她格外用心了。

即使他无数次向她承诺和保证,可他每次提到颜落落时会发光眼神,她是不会看错的,今天,她必须来这里求证一件事!

“霍小姐最近身体怎么样?”

颜落落能感受到来自霍栖月审视的目光,在这样的氛围中她坐立难安,只能先找个话题聊聊。

“托你的福,我最近很不好。”

颜落落听出她话中的敌对情绪,她果然是来者不善。

“霍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不用跟我装糊涂,我什么意思你很清楚。”

霍栖月嘴角上扬,眼神中充满嘲讽的意味。

“颜落落,你很得意吧?”

“霍小姐,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颜落落没想到,刚才还温柔细语的跟她说话的人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冷漠?

“误会?你是不是在易霆面前也总是这幅无辜的样子,让他不得不对你如此用心?”

“你知道吗?从我知道你的存在那天起,易霆每次来看我我都能感受到他的不同,他的心里不再只有我一个人。”

颜落落心中无比忐忑的听着霍栖月的话,她终于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了。

捍卫爱情,她脑海中闪现出这四个字。

霍栖月应该是个心思细腻的女人,她一定看出了穆易霆最近的改变。

她应该是早已经把她当做穆易霆的妻子,所以,丈夫有异心,她当然要出来捍卫属于她的一切。

她要保持住她在穆易霆心中的完美形象,所以她不能跟他耍脾气,只能来找介入他们感情中的第三者——也就是颜落落。

颜落落没想到她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小三,她跟穆易霆假结婚时,根本不知道霍栖月的存在。

当然,后来她明知道穆易霆心里有霍栖月,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了穆易霆,这一点,她是觉得对不起她的。

“我恨我为什么会生病,为什么不能好好的陪在易霆身边,让他有机会去接触别的女人。”

“可是你知道吗?”霍栖月冷笑,“易霆他跟你假结婚就是为了我!”

“没有我,你认为你会有现在的地位?你妈妈会有那么好的治病环境?少奶奶?简直是笑话!”

颜落落的心一点一点的向下沉,好像是坠入了无底洞,怎么抓也抓不到。

“你,只不过是我的一个替身,一个可以随时为我去死的替身!”

颜落落震惊,她的双手不受控制的颤抖。

她想起那次绑架,那个让她无数个夜晚被惊醒的恐怖事件,她知道那个老四是把她当做霍栖月绑去的。

现在一想,如果没有她,真正被绑的会是在她面前的霍栖月。

如果那天穆易霆是先把她送回病房,那么她也便不会被绑架,这其中的一些事经她仔细的推敲,竟觉得浑身发冷。

穆易霆这些年在商场中的心狠手辣,让他树敌太多,为了不让他最在乎的人受到敌人的报复,所以他必须要找一个霍栖月的替身。

他最初娶她的目的就是让她做霍栖月的替死鬼。

他那么高调的在媒体上公布结婚喜讯,带着她去穆宅和封宅,不过是替霍栖月挡住所有的讽刺和白眼。

穆易霆巧妙的转移了所有人的视线,让她成为敌人的目标,他家人的笑柄!

颜落落觉得她就快要窒息了,她脑中不断的回响那句,“你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时为我去死的替身!”

霍栖月满意的冷眼看着惊慌失措的颜落落。

“你以为易霆是真的喜欢你吗?你以为他是真的离不开你吗?他只是不想费力再去找另一个替身罢了!”

“别说了。”

颜落落眼中的泪水就要涌出,她努力的克制住,不想让霍栖月看见。

“我跟你说这些的目的不是让你离开易霆,我是想让你看清你的位置,你不过是在拿钱卖身。”

“既然收了钱,就做好你的替身,不要妄想别的事情和别的人,否则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

颜落落苦笑,“我妄想了什么?穆易霆的少奶奶吗?我喜欢谁,跟你或是穆易霆有关系吗?”

“我没有让穆易霆来喜欢我,我也没想一定要呆在这里,如果你们愿意放我走,我马上就可以离开。”

“颜落落,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就是因为你这种毫不在乎的样子,你越是不在乎,就越是让易霆对你不能自拔。”

“你的一点伤痛,就可以让他守在你身边整日的不吃不睡,那是他第一次那么久没去看我,当我知道他是一直跟你在一起时,你知道我有多恨吗?”

颜落落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顺着毫无血色的脸颊流到嘴边。

她想起穆易霆与她的点点滴滴,从一开始的针锋相对,到现在的幸福甜蜜。

她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不知道梦中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霍小姐,你需要我做什么,直说吧。”

霍栖月展开笑脸,不过看上去确是那么可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