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我明天来看你/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易霆帮霍栖月盖好被子后准备离开,他刚转过身就被霍栖月拉住了手。

“易霆,你是在怪我吗?”

穆易霆转过身,面上确实有些怨气。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跟我说?”

霍栖月本是想让回到病房的封云看见刚才那一幕,到时候穆易霆自然会知道这件事。

她已经算好时机,只等有人开门便假装被颜落落推倒,可没想到进来的会是穆易霆。

这样更好,能让他亲眼看见总比从别人嘴里听到的要好。

“其实今天这件事全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想你,我不会去楼上找你,也就不会发生这件事了。”

“其实颜小姐这么做也是因为在乎你,而且我并没有受伤,所以你原谅她好吗?”

穆易霆听了她的话,觉得病房内的空气太闷,让人有种莫名的烦躁。

他们从颜落落的病房出来后,他一下子冷静下来,想了很多。

他不相信颜落落会那么狠心的伤害她,可是他当时看到的一切却实实在在的告诉他,霍栖月是被她推倒的。

如果是霍栖月故意去找茬?那么一切便都是她的计谋,可是他没理由只相信颜落落而不相信她。

可是,就算是颜落落故意伤害霍栖月,或是霍栖月计划好的陷害颜落落,他又能把这两个女人怎么样?

“栖月,我很累,我们明天再说好吗?”

这纷乱的思绪扰得他头疼,他只想赶快离开医院。

“易霆,我只不过是很久没见到你,很想你,所以我才去颜小姐的病房,想着也许可以看见你。”

霍栖月想将早已编好的故事讲给穆易霆,她必须赶在他去问颜落落之前“先入为主”。

即使明天颜落落把事实的真相说出来,穆易霆也不一定会听了。

“可是我进去后只看到了颜小姐和封云姐,就想着我独自在病房很无聊,跟她说说话也好。”

“可是封云姐不小心被李姐烫伤了,她们去处理伤口,而我和颜小姐便在病房里聊天。”

霍栖月小心的留意着穆易霆的脸色,见他仍然面无表情,她放心的继续说下去。

“聊天中,我们提到了你,我想求颜小姐帮忙,让她见到你时帮我转达,我很想你,请你抽出点时间来看看我,可是却被她拒绝了。”

“她告诉我,你想见谁,不想见谁都不是她能左右的,而且你们现在的感情很稳定,她叫我不要再缠着你。”

穆易霆仔细斟酌霍栖月的话,她口中的颜落落好像是另一个人,她是这样有心机的女人?他不相信。

“可是,我怎么会答应她?她气极了,向我炫耀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怎么开心,怎么幸福,我便一气之下告诉她你娶她的目的是什么。”

穆易霆蹙眉,颜落落已经大概的知道了他为什么会娶她,她应该不会因为已经知道的事而伤害霍栖月。

“谁知道她知道真相后,就大发雷霆,拉着我的手逼着我说这不是真的,她也许是太难过,所以才会推开我,也怪我当时没有站稳才摔倒。”

穆易霆对她的话半信半疑,他知道不能全听她的一面之词。

“栖月,我明白了,你也累了,好好休息,我明天来看你。”

穆易霆走后,霍栖月毫无睡意,她知道这场战役,就快赢了。

即使穆易霆不会赶走颜落落,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看待她。

她知道穆易霆不会轻易相信她所有的话,可是她不信以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会敌不过这短短的几个月。

穆易霆从霍栖月那里出来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去了楼上颜落落的病房。

他刚到门口就见封云正打开门出来。

“少爷,这么晚您怎么来了?”

“她……怎么样?”

封云向门里看了一眼,“少奶奶哭得很伤心,她刚刚才睡下。”

“不要告诉她我来过。”

穆易霆留下这一句话便转身离开,剩下封云若有所思的站在门口。

清晨,颜落落在睡梦中醒来,昨晚发生的一切在她的梦中又上演了一遍。

霍栖月一遍遍的质问她为什么要把穆易霆抢走,可无论她怎么否认,对方还是不依不饶。

虽然她不知道霍栖月长什么样子,梦中的她样子也很模糊,可她仍然被这个不知道相貌的人吓得不知所措。

颜落落揉了揉发胀的双眼,哭了几个小时,眼睛一定肿得很厉害,她知道,她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糗。

“少奶奶,你醒了?”

不想封云看见她这个样子,她想起昨晚她抱着封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蹭了她一身,她就觉得很丢人。

颜落落用被子盖住脸,“封云姐,早!”

封云看出她的不好意思,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冰袋,然后用毛巾包好,递给颜落落。

“少奶奶,这是冰袋,敷在眼睛上对消肿很有用。”

颜落落慢慢掀起被子,封云将冰袋放在她的手中。

“少奶奶,你先敷冰袋,别想太多,我去准备早餐。”

颜落落拿着手中的冰袋,鼻子有些发酸,她知道,封云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很多事情在她心里都是一清二楚的。

她是相信她的,从昨晚到现在,唯一相信她的只有封云,这让她的心更加苦涩。

“封云姐,谢谢你。”

封云淡淡一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少奶奶不用客气。”

半个小时后,早餐被端上桌,颜落落闻着粥香,口水充斥了整个口腔。

从昨天中午开始她就没有吃饭,晚上被霍栖月那么一闹,好好的鸡汤也没有喝到。

很快,一大碗粥被颜落落吃个精光。

“封云姐,还有粥吗?”

封云早已知道她吃饭的实力,可是她眼看着颜落落把这么一大碗粥全部吃光,还是着实吓到了她。

封云又盛了一碗粥,给她夹了些小菜。

“封云姐,我是不是吃得太多了?”

颜落落不好意思的笑笑,“他们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多吃些东西,把胃填满后,就会变得开心了,没想到他们说的是真的!”

颜落落放下手中的汤匙,“我现在觉得好多了,封云姐,谢谢你的粥。”

封云看着在她面前强颜欢笑的颜落落,她欲言又止,可最终还是说出口。

“少奶奶,不好的事情总会过去,一切都只是时间的问题。”

她知道她不过是个佣人,做好她的本职工作就好,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做的不,这是她从第一天来“穆苑”到现在一直不断提醒着她的一句话。

颜落落被封云忽然的安慰惊讶到,让她悲愤的心情终于得到一丝温暖。

封云觉得她的话有些多了,她不再说话,低头专心收拾桌上的餐具。

颜落落听封云没了声音,她也不再纠结于她跟霍栖月的争斗,她摸索着下了床,伸了个懒腰。

忽然传来的敲门声,把她吓得差点摔倒,她坐回到床上,心想,该不会还是那个霍栖月吧?

封云看出她的紧张,便放下碗,走过去打开门。

“封云,你怎么才开门,落落呢?”

颜落落听见封钰的声音,她松了一口气。

“封钰,你怎么来了?”

封钰走进病房,一脸的兴奋,“落落,我迫不及待的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这么高兴?你的好消息应该就是封老先生答应放你去东丰了。”

颜落落从心里为他高兴,他终于可以去他想去的地方,做他喜欢的事了。

“落落,你猜到了?”

封钰坐到颜落落身边,看着她微肿的眼睛,“落落,你眼睛怎么肿了?”

颜落落不自在的揉了揉眼睛,“昨晚没睡好,所以早上会肿,没关系,已经冷敷过了。”

“哦,”封钰没有追问,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告诉她。

“落落,你知道吗?我没想到爷爷会这么开明!”

“那天我见到爷爷,我以为他会跟我发火,然后把我直接绑到英国,可没想到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阿钰,你瘦了。”

颜落落没有说话,她静静的听封钰跟她讲他爷爷对于他这次离家出走的最终结果。

令人没想到的是,封永东没有责怪也没有愤怒,他只是无比担心他最器重孙子,担心他这些天在外面会不会吃苦。

“后来我跟爷爷讲了我在东丰每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他老人家听得特别开心。”

封钰仍然没有从当时的兴奋中走出来。

“落落,爷爷答应我继续在东丰工作了,可是只有一年时间,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用这一年时间让爷爷对我刮目相看,让他知道我的选择并没有错!”

颜落落从心底里为他开心,仿佛那个可以自由自在生活的人是她。

“封钰,你什么时候去东丰?”

“我这次来就是想跟你分享我的喜悦,现在已经告诉你了,我也该走了。”

“这么快?”

颜落落一想到这个唯一可以跟他说心里话的朋友就要离开帝都,她心里有些酸涩。

“是啊,我答应岚姨昨天下午回去,可是爷爷一定要和我吃过晚饭才肯放我走,所以我多留了一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