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你满意了?/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离知道他是瞒不住的,“少爷,少奶奶她……”

穆易霆看出风离的吞吞吐吐,和他略有一丝内疚的表情,他的心一紧。

“说!”

“少奶奶她现在在急救室。”

穆易霆震惊,“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们不要伤害他们!”

他无心理会风离此时会有什么解释,而是抬腿急步向急诊大楼走去。

等风离反应过来时,房间里已没了穆易霆的身影,他便也急匆匆的跟上去。

“慕容医生,钰少爷,你们看,刚刚穆少奶奶的检查结果显示,她颅内的血块渐渐的变小了。”

廖主任经过仔细观察颜落落的检查结果,他将今天的拍照图像与上次的进行了对比,发现她颅内的血块已经在变小。

或许是因为她这次的撞击,也或许是血块早已经在慢慢吸收,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结果却是好的。

慕容清看着廖主任手里的拍照图像,眼中有藏不住的惊喜。

“这么说,落落眼睛恢复视力的机率会很大?”

“医生,是真的吗?落落这次是因祸得福了!”

封钰也难掩兴奋之情,激动的握着廖主任的手求证。

廖主任尴尬的抽回被他紧紧抓住的手,面对两张满是欣喜的脸点了点头。

“看来少奶奶这次的确是因祸得福了,不过一切还要看她醒过来的情况,你们也不要太过期盼,因为现在毕竟还是有一点血块没有消散。”

“但是,以现在来看是好现象!”

“太好了,只要有一线希望就是好的!”

封钰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此时的他比知道爷爷放他自由的那一刻还要高兴。

他恨不得马上就把颜落落摇醒,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她等了那么久,终于盼来了这一天。

穆易霆赶到急诊室的时候,颜落落已经被送去了观察室,她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所以要做进一步的观察。

“颜落落在哪?”

穆易霆拦住正从他身边路过的护士小姐。

护士见是穆易霆,先是一愣,然后羞涩的低下头,两团红晕便爬上脸颊。

“穆……穆少,少奶奶在观察室,我可以……”

不等她说完,穆易霆便抬腿离开,剩下站在原地的小护士,一脸错愕。

走廊里那么多房间,他一时之间找不到观察室,正想再找人询问的时候,他抬眼看见封钰和慕容清正站在二十几米外的一个房门前。

穆易霆直奔他们走过去,封钰转过头便看见向他走来的表哥,他心底不禁窜出一股怒火。

“表哥,落落现在昏迷不醒,你满意了?”

封钰心有怨气,他并不打算把落落病情好转的情况告诉他,是时候要替落落惩罚一下他这个自大的表哥。

穆易霆并没有听封钰的话,而是无视他,直接打开了观察室的外门。

观察室跟监护室的格局一样,都是被分成两个房间。

一间放着医疗机器,供医生和护士随时观察病人的情况,另一间就是颜落落所在的房间,她的两侧布满各种机器,它们可以清楚的检测出她身体各项指标的变化。

屋内的陈医生和护士见穆易霆进来,连忙停下手中的工作站好,紧张的样子像是在接受领导的视察。

穆易霆先是看了看房间里闭着眼睛毫无反应的颜落落,她的头正缠着纱布,毫无血色的脸让他想到她上次昏迷不醒的那段日子。

昨天他们还很开心的接封钰从东丰回来,可短短的一天时间,她就又躺到了里面。

他转过身看着满脸慌张的陈医生,“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回穆少,病人现在……”

没等陈医生说完话,封钰便闯进来。

“廖主任说落落她暂时不会醒过来了。”

陈医生一脸错愕的看着封钰,廖主任什么时候说了这句话?他怎么没有听到?

病人的各项体征明明很稳定,如果没有意外今晚就会醒过来。

穆易霆不理会封钰的胡闹,只看着陈医生等待他的答案。

陈医生转过头看了一眼封钰,却被他略有威胁意味的表情震慑到。

这是他从医以来第一次觉得这么为难,一个是穆氏的总裁,一个是封氏的未来接班人,他们之间不管谁,他都招惹不起,那到底该如何回答?

正在陈医生无比为难的时候,慕容清从门外走进来,双眼紧盯着穆易霆。

“不要为难陈医生了,我告诉你。”

穆易霆伸出两根手指,将挡在他身前的封钰推开,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

“那有劳慕容医生了。”

“你放心,落落她现在没事,廖主任已经帮她做了细致的检查,她颅内的血块也在慢慢消失,相信她的视力应该很快就会恢复。”

穆易霆毫无表情的脸忽然有了一丝欣喜,曾经那么多人都对颜落落的病束手无措,如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而且,她现在的各项机能也都在正常数值内,她应该很快就可以醒过来。”

穆易霆站在窗前望着病床上的颜落落,刚才悬着的心终于回归正常。

他终于等来了这一天,这让他藏在心底的自责感得到一点点的释放。

“穆总,我告诉你这些是想让你放心,然后,我希望能跟你谈谈。”

“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

穆易霆没有回头,他知道慕容清想跟他说什么,正好,他也有话要跟他好好谈谈。

陈医生和护士见这阵仗,很识相的准备离开。

陈医生走之前还不忘提醒他们,“病人现在还没有清醒,需要安静,所以请你们二位谈话期间不要打扰到她。”

慕容清点头,“陈医生放心,我们有分寸。”

“封钰,你也先出去。”

穆易霆不希望他们的谈话有第三个人在场,即使是他的表弟也不例外。

“我不出去,我也有话要跟你谈谈!”

封钰扭过头,不去看穆易霆,他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如果颜落落于他来讲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那么,他便会不顾一切的带走她,让他永远都不会找到!

穆易霆身上散发出的寒气让慕容清一震,他知道他已经没了耐心。

“封钰,我要跟穆总谈的是我的一些事,不方便别的人知道,请你谅解。”

封钰并没有意识到穆易霆的怒火正在燃烧,不过听了慕容清的话,他也不好再为难他。

“那好,你们先谈。”

封钰转过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颜落落,然后开门走出去。

穆易霆见他出去,胸中的怒气也收敛了一些,“慕容医生,有什么话请说。”

虽然语气是客客气气,但他身上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却像是在跟慕容清宣战。

想到颜落落这次出逃他跟封钰都是帮凶,穆易霆就忍不住把他当成假想敌来看待。

“我想问问穆总,你认为落落是你的什么人?”

穆易霆觉得可笑,颜落落也曾问过他这个问题,可这是他们之间的事,他又以什么资格来问他?

“慕容医生,如果我没弄错,你只是颜落落在学校期间的学长,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问我这个问题?”

“是朋友?是兄长?还是暗恋者?”

慕容清被他的话问住,面容有一丝尴尬,不过很快变回若无其事。

“我现在是以落落兄长的身份在跟你讲话,这么多年来,落落一直把我当做她的哥哥,所以我认为我有资格站在这里问你这个问题。”

穆易霆面露不屑,“颜落落一直把你当做兄长,你呢?你把她当做什么?”

慕容清没想到他问穆易霆的话竟然被他反客为主,不愧是穆氏集团的掌门人。

“穆总,如果我没记错,这句话是我刚刚问你的问题。”

“好,我回答你,颜落落是我的妻子,你说我会把妻子当做什么人?”

慕容清先是一笑,然后眼神犀利的看向穆易霆,“既然是你的妻子,为什么她会被逼到逃走?”

“你对她做了什么?让她不顾她和她母亲的病也要离开你?”

穆易霆对于他的质问不以为然,“慕容医生,我想我上次说的还不够清楚,颜落落怎么样都是我们夫妻二人之间的事,我不喜欢别人插手。”

“而且,你若想在帝国相安无事,就请别再管颜落落的事。”

“我想,你的父亲安诺公爵如果知道他的儿子在帝国与一位有夫之妇纠缠不清,他会作何感想?”

慕容清被他的话击中要害,敌人巴不得想要抓住他的把柄,母亲在英国的隐忍,他在帝国这么长时间的沉寂,想起从前的种种,他忽然泄了气。

穆易霆很满意他的表情变化,他略有挑衅意味的看着慕容清。

“诺曼王室对于立储向来很严谨,他们是不会允许带有其他血统的人做未来的王子,况且他还不是正妻所生,想要争位更是难上加难。”

“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将来安诺王室立储时,我可以尽我的绵薄之力,当做还你两次救我太太的恩情。”

穆易霆看似善意的提醒实则是在警告,他说的话,一字一句都像是木锤在敲打慕容清的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