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就算死,我也不会放你走/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久,颜落落仍然没有听到对方有任何的回应。

若不是她能看到穆易霆模糊的身影,她还以为他早已经跟着陈医生出去了。

她没了耐性,“穆易霆,你不回答,我就当做你是同意了。”

“颜落落,就算死,我也不会放你走。”

短短的、毫无感情的一句话,让颜落落觉得寒冷彻骨。

“穆易霆,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还想折磨我到什么程度?我只剩下这一条命了,你要是想要现在就可以拿走!”

她悲愤到极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觉得这一切都是错的,不该迷迷糊糊的淌进这滩浑水,让她如今使出浑身解数都无法抽身。

颜落落歇斯底里的喊叫并没有让穆易霆的心有一丝一毫的动摇,如果他们在一起注定会痛苦,那从此以后就让他们彼此折磨吧。

“昨晚的事我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也不必一直纠结下去。”

颜落落并没有因为他的不追究而有一丝安慰,反而觉得这么解决在他看来是对她的无限宽恕。

“不需要,你想怎么处罚尽管处罚好了,反正在你眼中已经认定了我就是伤害霍栖月的凶手。”

穆易霆因为她满不在乎的态度而觉得无比烦躁。

此时门外的敲门声让正在针锋相对的两个人停止了斗争。

“穆少,我来给少奶奶的眼睛做个检查。”

廖主任刚进门就看出病房内两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本想出去逃离这“是非之地”,奈何他已经进了房间。

颜落落平复心情,调整了她的表情,向来人展露笑脸,“有劳了,廖主任。”

廖主任打开医用手电,对着颜落落的眼睛照了一下,“少奶奶能否感受到光源?”

颜落落看见一团黄色的光,可能是长时间生活在黑暗中,忽然看见光源觉得有些刺眼。

她本能的闭上眼睛向后躲,“有些刺眼。”

廖主任欣喜地点点头,“穆少,少奶奶的眼睛正在慢慢恢复,她现在能看到些微弱的图像,虽然还看不清楚,但是完全康复也是指日可待了。”

“真的吗?谢谢廖主任!”

从昨晚到现在,这是让颜落落唯一觉得欣慰的事情。

穆易霆心中也感到一丝安慰,可脸上仍然面无表情。

“少奶奶近期最好不要过多的走动,现在是恢复的关键期,静养有利于康复。”

“好,知道了,谢谢廖主任。”

“少奶奶客气了,穆少,那我先走了,一会儿会有护士送少奶奶回病房。”

穆易霆点点头,然后转身看着颜落落,“先回病房,我们的事过后再说。”

颜落落躺回病床,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很快,来了两个护士将她送回了病房,颜落落四处看了一圈这个住了近一个月的病房。

虽然朦胧一片,可大概的样子还是知道的,这间病房比她母亲住的VVIP病房还要大。

病房内的格局更像是一间酒店的豪华套房,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

颜落落的心闪过一丝异样,具体是什么感觉,她也不清楚。

护士将她安顿好便走了,屋内只剩下她一个人,穆易霆什么时候离开的她也不知道,不过她倒是松了口气,不用再一直处于防备的状态。

门外传来敲门声,颜落落看过去,借着灯光,她根据对方的身影,知道了来的人是谁。

她笑笑,面容略带些抱歉的意味,“封云姐,你来啦!”

封云惊愕的站住,她还没有说话颜落落怎么会知道是她?难道……

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少奶奶,你能看见了?”

“一点点,现在看东西还比较模糊,不过廖主任说,我很快就会恢复视力了!”

看着颜落落一脸兴奋的样子,封云也不由自主的替她高兴。

“少奶奶,太好了,这些日子的等待总算没有白费。”

颜落落忽然收回笑脸,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封云,她这次这么任性的跑掉,一定把她吓坏了,而且穆易霆不知道会用什么手段去惩罚她。

还有封钰和慕容学长,如果她害得大家都受到连累,她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他们?

“封云姐,今天的事对不起,穆易霆有没有为难你?”

“少奶奶不要这么说,是我没有尽到我的职责,况且少爷并没有怪我,你不用自责。”

听了封云的话,颜落落这才放心,“穆易霆没有为难你?太好了,我还怕你会又因为我受到他的惩罚。”

“少爷并没有惩罚我,而且钰少爷让我等你醒过来告诉你,少爷也没有为难他和慕容医生,他让你不用再担心,放心养伤。”

颜落落没想到穆易霆这次竟放过了所有人,她陷入沉思。

不管之前怎么样,这件事她还是感激他的,没有让她为此事而背负罪恶感。

“那他现在去哪了?”

“少爷没有说去哪,只说有些事情要解决。”

颜落落虽然很好奇,但也不想再追问,她靠在床上,贪婪的看着窗外的一切,仿佛是想把从前没看到的东西全都补回来。

穆易霆目送颜落落回到病房后,他并没有进去,而是直接去到楼下霍栖月的病房。

穆易霆进去时,霍栖月正准备睡觉。

一边的李姐见他进门,心虚的颔首走出门,昨天穆易霆对她的质问,那种恐惧,她仍然历历在目。

“怎么这么晚过来?”

霍栖月见他脸色不是很好,她听说颜落落一大早就偷偷逃走了,看他的表情,应该是还没有找到。

穆易霆看着霍栖月,在进门之前,他有很多话想问她,可是现在见到她苍白的脸色,他竟一句话都问不出口。

“易霆,你怎么了?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霍栖月看出他的欲言又止,她大概能猜到他想说什么。

“栖月,我想跟你谈谈。”

“易霆,什么事,搞得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穆易霆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问出口,“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听实话。”

霍栖月的笑容凝固住,眼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