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我现在才觉得我是那么幸福/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容学长,我这么说你可能不信,我现在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

颜落落转过身面向慕容清,“慕容学长,你知道吗?我每天最喜欢的就是晚上,因为只有那个时候我才觉得我是正常的,我跟你们没有什么不同。”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黑暗生活,我现在才觉得我是那么幸福,能看到关心我和爱我的人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落落,所有不好的事情都结束了,今后留给你的只有开心和快乐,要知道你还是那个乐观开朗的颜落落!”

慕容清伸出一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像是在为她鼓励打气。

“我今天来是想看看你怎么样,然后我就要回到实验室继续工作了,张院长已经催了我很多次。”

想起张院长在电话里威逼利诱的吵着让他回去,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是吗,那还是实验室的事情比较要紧,实验室这么久都没有停工,张院长找到了另外的投资方?”

“这次没有帮上忙真是对不起他老人家。”

慕容清怔住,“落落你不知道?是穆易霆拨款,我们的研发才能继续下去。”

“穆易霆?不要开玩笑了,他会有那么好心?”

颜落落见慕容清没有说话,这次换做她愣住。

“真的是穆易霆?”

“我和张院长还以为是你说服了穆易霆,他才肯出资支持实验室的研发工作,看来他是瞒着你做的这些事。”

慕容清想起昨天他和穆易霆针锋相对的情景,当时的他为了他的利益不择手段。

可是现在他又暗暗背着颜落落资助实验室,他越来越搞不懂他。

穆易霆为什么又拨款支持研发?颜落落也很意外,是因为间接害她失明的补偿吗?

不管因为什么,他确实是帮助了她,这让她心中有了一丝暖意。

可是那天晚上的事他又不信任她,让她不得不选择离开。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穆易霆?

颜落落陷入沉思,也许表面冷酷无情的他也有不为人知的温情。

“落落,虽然我对穆易霆没有好感,可是在这件事上还是感谢他的,也以此能证明他还不是那么冷血。”

“我与他几次的接触,他对我的敌意都是来自于我和你的关系,我还从没有见过醋劲这么大的人。”

慕容清想到穆易霆每次看他都有种见了仇人的感觉,他不禁觉得可笑。

“落落,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你不是真的想离开他,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给彼此一次机会?”

慕容清的话让颜落落莫名的感动,他的每一句话都好像说进了她的心里。

“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我知道你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人,偶尔可以别让自己那么累,换个角度想问题,也许会有不同的结果。”

“慕容学长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就好,我该走了,如果再不回实验室,张院长就要提刀来找我了。”

颜落落轻笑出声,点头表示赞同。

慕容清轻抚颜落落的头发,眼中闪出不舍的光芒,然后转身离开。

病房里瞬间安静下来,让颜落落能清楚的想明白很多事情。

穆易霆走进病房时,颜落落仍然沉浸在她的思绪中,并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

“想什么这么入神?”

颜落落被耳边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惊,一不留神便撞到来人的怀里。

她闻到那人身上熟悉的味道后,又吓得弹出一米之外。

“嘶——”

颜落落忘了后脑的伤口,经过这么一跳,她忽然眼前一黑,踉跄着就要倒下去。

穆易霆眼疾手快的扶住她,眼神中充满责怪。

“廖主任昨天跟你说的话都被你当做耳旁风,你是不是不想康复了?”

“还不是你鬼一样的站在我身边,人吓人会吓死人这句话你没听过?”

颜落落对刚才的惊吓仍然心有余悸,怨愤的从穆易霆怀中挣脱出来。

“你下次来可不可以先敲门,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明明是你想事情入了神,听不到身边的声音,倒反过来怪我。”

颜落落不再跟他纠结这件事,而是自顾自的走到床边,然后躺上去盖好被子。

穆易霆看着她这一连贯的动作,知道她的视力恢复的很好。

“你来干什么?快说,医生叮嘱我要静静的休息。”

穆易霆眉毛上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走到床边,坐到旁边的椅子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颜落落被他看得发慌,感觉浑身的毛孔都在抗议着。

“你……你不要这么看我,有什么话直说吧!”

穆易霆收回笑容,“我昨晚去了栖月那里。”

“穆大少爷,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昨晚留宿在霍栖月那里的细节吧?”

颜落落酸酸的语气让穆易霆忽然心情大好。

“我昨晚是在‘穆苑’留宿的,家里的佣人可以为我作证。”

“你,你,你去哪里留宿跟我有什么关系?讲重点!”

颜落落懊恼着,真是不争气,总是让他有机会嘲笑她,看来对他最好的反击就是对他的话不予理睬!

“昨晚送你回到病房后,我去了栖月那里,我问了她那天晚上的事。”

颜落落错愕的看着他,他不是已经认定是她推了霍栖月,还气到差点掐死她,现在又去她那里求证,这是什么意思?

“那她怎么说?”

“她承认是她计划好一切,只为了陷害你。”

颜落落的表情这次换成震惊,“她承认了?她竟然承认了?”

“栖月会这么做都是因为我,她从前是很善良懂事的女人,这次会狠心陷害你不过是因为她感受到了威胁。”

“她有说过要来向你当面道歉,可是被我拒绝了,我认为你们以后还是不要见面比较好。”

颜落落没有说话,他已经尽力做到两全其美,一方面还给了她清白,另一方面他巧妙的揽去所有责任,让霍栖月自责。

这件事终于真相大白,可颜落落还是觉得委屈,她还是无法忘记那晚穆易霆对她的不信任,这一点是她无论如何都不想原谅他的事实。

“穆易霆,你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能把这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

颜落落想说出她憋了很久的话,“我没有怪过霍栖月,她只是想抢回属于她的东西,真正让我难过的是你的态度。”

“你没有把事情搞清楚就认定了是我伤害了霍栖月,我被诬陷的委屈远不及于你对我的不信任!”

穆易霆并没有因为她的指责而觉得内疚,反而很淡定的听她诉说所有的委屈。

“不管什么事情,我只相信我眼中看到的,这次确实是我没有查清楚就认定了你是伤害栖月的凶手,可是如果重回当晚,我还是会选择相信我的眼睛。”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只相信他能看见的事实,即使是最亲近的人,他说的话也要经过他的亲自认证。

“你有没有遭受过最信任的人背叛?”

颜落落因为他的问题而愣住,张浩尘和杨若珊算不算?可是严格来讲,她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背叛而有多难过,反而很庆幸能这么早认清他们的为人。

不过穆易霆这么问她,是因为他曾被最信任的人背叛过吗?而且看样子对他的打击很大。

她想起封朵曾经跟她讲过一点穆易霆从前的事。

“少爷的母亲,封家的大小姐,是当着少爷的面被人害死的。”

“夫人离世,穆家老爷再娶,少爷便遭到封家的人驱逐。”

“少爷一夜之间失去了本属于他的一切,不仅要忍受别人的冷眼和嘲笑,还要保全年幼的妹妹。”

“……”

也许是从那时起,他不再相信所有人,连他最亲的家人都可以不要他,从此以后能依靠和信任的便只有自己了。

颜落落无法看清他此时的表情,可是她知道他一定是想到了从前,这无疑是又让他再经历了一次遭人背叛的伤痛。

他性格的残忍暴戾应该都是从那时一点点形成的,从此在他的人生中便只剩下仇恨,他的最终目标就是为母亲报仇,然后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她想抱抱他,告诉他不要活的那么累,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对敌人最大的报复,忘掉仇恨,会发现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

可是颜落落知道不可能,他背负的责任太沉重,他母亲的死像是一副枷锁,想要挣脱开,就只有去报仇。

“穆易霆,我原谅你了。”

颜落落轻轻的声音像一串动人的音符飘入穆易霆的耳朵,他双眼充满疑惑,可心中却如沐春风。

刚才还在跟他振振有词的理论,一副永远都不会原谅他的样子,可转眼间就改变了主意。

“颜落落,你是不是摔坏了头?”

否则他不知道怎么解释她突如其来的转变。

颜落落懊恼的想跳楼,明明想说的话那么多,为什么偏偏选了这么一句唐突的话?害得穆易霆以为她被摔坏了脑子,在这里胡言乱语。

“既然你不接受,那我收回好了,反正也不是真的出于我的本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