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他老人家一定会气得胡子歪掉/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嘟嘟囔囔的在那里自言自语,声音很小,却还是被穆易霆听见。

“我接受。”

颜落落抬起头,两个人相视一笑,然后终于雨过天晴。

穆易霆伸手抓住颜落落的双手,她害羞的挣脱开,然后又被抓住。

幼稚的你推我让,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刚刚坠入情网的羞涩情侣。

“嗯哼!”

两个人顺着声音望过去,见封钰怀中抱着一束雏菊,站在门口一脸不屑的看着他们。

“表哥,爷爷要是看见你这个样子,他老人家一定会气得胡子歪掉。”

穆易霆蹙眉,脸色不悦,“进来怎么不敲门?”

颜落落被他这句话逗笑,明明是某人进门前从不敲门,现在倒反过来斥责别人,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有敲门,是你们太过忘我,没有听见罢了。”

封钰不理会穆易霆不快的脸色,径直走到颜落落的床边,将手里的雏菊递给她。

“落落,听说你的眼睛能看见了,恭喜恭喜!”

颜落落抱着雏菊,送给封钰一个灿烂的微笑。

不过,在穆易霆眼中,不管是她手里的花还是脸上的笑容,都是那么刺眼。

“封钰,谢谢你,我现在看得还不是很清楚,但是确实在一点点的恢复,估计很快就可以看到大家了!”

“我知道,不过你应该看不到我了,我就要离开帝都了,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

听着封钰惋惜的声音,颜落落暴跳如雷,“穆易霆,你不是说过不会惩罚封钰,为什么说话不算话?有什么手段向我招呼,不要伤害他们!”

她发誓,如果封钰被送去英国,她这次一定不会原谅他!

穆易霆并没有理会颜落落突然的暴怒,而是转过头去看封钰幸灾乐祸的嘴脸。

他双眼投去凛冽的寒光,“我竟然不知道你想去英国的愿望这么强烈,我倒是可以去求外公帮你实现这个梦想。”

封钰收回不怀好意的笑脸,“开个玩笑,干嘛那么认真!”

“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封钰,你到底要去哪?”

“去东丰啊,我昨天告诉过你的。”

颜落落这才放心,“听你的语气我还以为你会被送去英国,害我以为是我连累了你。”

“落落,看见你为了我去跟表哥理论,我还是很开心的。”

颜落落这才发现封钰的意图,她转过头面向一身寒意的穆易霆,眼中充满歉意。

“穆易霆,我向你道歉,我没有把事情弄清楚就对你发脾气,你冤枉了我一次,我还给你一次,这下我们两不相欠了。”

穆易霆扯出一抹冷笑,显然是不接受她的道歉,“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去跟外公谈谈你们这次出走的细节。”

这次换做封钰急了,“表哥,别那么小气,你也知道我喜欢开玩笑,下次不敢了!”

穆易霆这才消气,不过依然沉默不语。

封钰见他没有说话,知道他也是想看他的笑话,于是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的笑着。

“封钰,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颜落落有些鼻酸,从他们认识的第一天起,封钰就一直在帮她,总是给她带来欢乐。

她跟穆易霆产生误会伤心难过的时候,他一步不离的陪在她身边,他们是朋友,可更像是家人。

“我今天来这里除了看你,就是想跟你们辞行,未来的一年,我大概是不会回来了。”

封钰一脸向往,落落跟表哥解除误会已经和好如初,他在帝都也就没有挂念的事了,他可以放心的去实现他的梦想。

“表哥,爷爷那边请你帮我多去看看,虽然有封信哥照顾他我很放心,可是我们兄弟几个都不在他老人家身边,我想他会觉得寂寞。”

“外公那里你不用担心,我自会有安排。”

“不过是去东丰,三个小时的路程而已,你们却搞得像永远见不到。”

穆易霆对颜落落依依不舍的样子嗤之以鼻。

“表哥说的对,你们要是想见我,就去东丰找我,我请你们喝冷饮!”

封钰收回笑容,眼中满是离别的伤感,“落落,如果表哥再欺负你,就去东丰找我,我给你做主!”

颜落落眼眶湿润,像是有什么堵在喉咙,想说的话说不出来。

“封钰,到了那边照顾好自己,要常与我们联系。”

“放心!落落,表哥,我走了。”

“再见。”

“路上小心。”

穆易霆许久没有开口,在他出门之前说出这一句话。

封钰回过头酷酷的留给他们一抹笑容,然后开门潇潇洒洒的离开。

颜落落眼眶中徘徊很久的泪水终于落下,这其中带有难过、不舍和美好的祝福。

封钰的离开并没有让他们的生活发生任何改变,颜落落还是会跟穆易霆因为一点点小事吵架拌嘴。

穆易霆仍然一如既往的得理不饶人。

不过,颜落落却再没想过离开,她的视力一天天的在恢复,后脑的伤口也已经结痂。

穆易霆承诺她,只要医生同意她出院,她便可以继续工作,做她想做的事。

颜落落倍感欣慰,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在她完全康复的那一天,廖主任最后为她做了一次检查。

“穆少,少奶奶刚才的检查结果显示,她颅内的血块已经完全被吸收,视觉神经恢复正常,如果少奶奶没有感觉什么不适,便随时可以出院了。”

听了廖主任的话,颜落落几乎要开心的跳起来,不过看见穆易霆警告的眼神,她最终还是将兴奋的火苗扑灭了。

“不过,最好还是在一个月后来医院做个复查,这样还是确保不会有复发的可能性。”

“好,廖主任,我保证完成任务!”

廖主任看着激动无比的颜落落,他也在跟着高兴。

颜落落住院以来,他见证了她一开始的伤心绝望,到后来的乐观向上,如今能痊愈出院。

这是他治好那么多病人之中,留给他印象最深刻的,也是最欣慰的。

回到病房后,颜落落和封云收拾东西准备出院,她脸上始终挂着笑意,让在一旁袖手旁观的穆易霆忍不住想要挖苦她。

“不过是出院,至于搞得那么兴奋?”

颜落落丢给他一记白眼,然后依然得意的收拾着行李,她早已对他的冷嘲热讽产生了抗体,才不会计较他怎么嘲笑她。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她们收拾出几大包的行李。

颜落落看着这些像山一样的东西,简直不敢相信才一个多月的时间,穆易霆就好像把家都搬了过来,实在夸张!

这里有好多东西她根本就没有用过,她暗忖,资本家果然是可耻的!

穆易霆也是没想到会找出这么多东西,他皱眉,“颜落落,你打算把这些都拿回‘穆苑’?”

“当然,你不会是想都留在医院吧?这里有好多东西仍是新的,还没有用过!”

“把你认为重要的东西带回去,其它的都丢掉,‘穆苑’不是垃圾场。”

颜落落诧异的看着一脸嫌弃的穆易霆,他好像忘了,他口中的这些垃圾都是他花钱买来的。

他随随便便的一句丢掉,让她的心在滴血,“穆易霆,可是这些东西在我看来都很重要!”

“那就抱着你的这些宝贝一起去垃圾场。”

穆易霆丢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病房,颜落落和封云对视一眼,然后沉默的在这堆小山中挑选她认为重要的东西。

“落落,不好了!”

颜落落回过头,看见照顾妈妈的小艾护士满脸焦急的跑进病房。

她心想不妙,是不是妈妈出事了?

她觉得心脏就要跳出身体外,她急忙走过去,“小艾护士,是不是我妈妈出了什么事?”

因为跑得太急,她一时间喘得厉害,这让颜落落更加着急。

“小艾护士,你快说啊!”

“有……有两个人,自称是你的父亲和哥哥……他们执意要让你母亲出院。”

颜落落顾不得思考,她愤恨的夺门而出,封云和小艾也追上去。

“老婆,你在这里享清福,留下你老公我在家里吃糠咽菜,未免也太忘恩负义了!”

李庆祥站在宋华的病房里贼眉鼠眼的四处观看,猥琐的笑容挂在脸上。

这个穆易霆看来对颜落落真的不错,竟然给她妈安排这么好的病房。

“你们来这里想干什么?出去,不要给落落找麻烦!”

宋华知道,他们来这里不会有什么好事。

“宋姨,我跟爸爸好心来看望你,怎么说是找麻烦呢?这也太伤我们父子的心了!”

李哲虽这么说,可手却不安分的将宋华身边桌子上的东西一一打落在地上。

水杯、花瓶碎了一地。

宋华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身体却因为愤怒不住的颤抖。

“你们再不出去,我就叫保安了!”

“叫谁都没有用,我是你丈夫,来医院看你是理所当然的,谁敢动我?”

李庆祥将他身边的椅子踹倒,“你那个女儿不是跟我玩消失吗?我今天就接你出院,看她来不来!”

宋华震惊不已,“你休想!我现在没有花你一分钱来治病,你凭什么让我出院!”

李庆祥讥讽的笑着走到宋华的床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