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为什么不敢告诉我?/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华怔住,她显然是半信半疑的,“交了男朋友是好事,为什么不敢告诉我?”

颜落落无比懊恼,她怎么会想起这么不相干的一个人?她根本对他没有了解,只在封家家宴上短暂的见了一面。

第二次相遇的时候,因为她当时还看不见,是能听见对方的声音,所以他们根本算不上是认识。

她甚至不知道对方的职业、家世,她唯一知道的也就只是他的名字而已,仅此而已。

可是既然已经说出口,没办法,硬着头皮也要圆这个慌。

“因为他……是一个富二代,我怕您觉得我是为了给您治病才会跟他在一起,怕您无法接受,所以才说了慌。”

“您也不要怪慕容学长,他也是为了帮我,所以才不得已编了谎话骗您。”

“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宋华仍然无法完全相信她,她太了解自己的女儿,她说话支支吾吾的样子,与记忆深处的某个人简直如出一辙。

她的眉眼之间有着与他相似的温柔和倔强。

可是在心虚的时候,眼神都是一样的在游离,自始至终不敢看她的眼睛,想到这里,她心里就有种莫名的烦躁。

“我们是……在半年前认识的,那天我在咖啡店打工到很晚,在回学校的半路上我被一个戴着口罩的男人拦住。”

“他让把身上的钱和值钱物品都给他,当时我很害怕,因为我身上有刚刚结算的工钱,他见我不肯,就拿出一把刀威胁我。”

“白云锦便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与劫匪起了争执,在打斗中,他的手臂不小心被劫匪划伤,劫匪看到他流血就害怕的跑了。”

“我觉得很内疚,便陪着他去医院处理了伤口,结束后他怕我一个人回学校危险,便执意要送我回去。”

颜落落一口气说了好多,她很庆幸她记住了从前看过的一部电影,男女主角就是这么相遇的。

“后来,我们就成了朋友,慢慢发展成为恋人,我也曾顾虑他的身份,这也是我为什么要瞒着您的主要原因。”

宋华很平静的看着她跪在地上“胡言乱语”,她微微发肿的脸让她觉得于心不忍。

其实她每一次的谎话无非都是为了她的情绪和身体着想,她会愤怒也是不想颜落落因为她这个病而走错路。

她已经欠她太多,在这个时候更不可以再毁了她。

“落落,你先起来。”

颜落落听到母亲的语气有所缓和,她不安的心也终于有了一丝缓解。

她站起来,揉了揉发麻的双腿,然后走到母亲床边,她看见缠着母亲双脚的纱布已经被染上了血迹。

应该是她刚才情绪激动想要出门时,伤口又裂开了。

颜落落既心疼又自责,“妈,你稍等,我去找小艾护士再帮你包扎一下伤口。”

宋华拦住她,“别再去麻烦小艾,我没那么娇气,这点小伤还要不了我的命。”

她的语气还是那么冷淡,但至少不像刚才那么激动。

“这么说,我现在在这里吃得好,住的好,都是那位白先生的帮助?”

“对,他家在这间医院有一点点股份,所以要免掉一个人的住院费和医疗费很容易。”

“那李庆祥和李哲也是他答应给钱,他们才会走的?”

颜落落觉得她已经满头是汗,“对,他承诺会给他们父子俩一笔钱,他们才肯离开。”

宋华若有所思的点头,李庆祥那么狡猾的人,不见到钱怎么会走呢?看来是真的有人给了他们钱,但到底是不是这个白云锦?

“落落,我想见见这位白先生。”

颜落落知道,她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如果不见到真的人,她是不会罢休的。

可是她现在去哪里找白云锦?即使她知道,白云锦与她萍水相逢,未必会帮她这个忙。

那如果找个人假扮白云锦?可是她认识的男人就那么几个,怎么办?

然而,最让她担心的不是找人假冒白云锦的问题,而是如果穆易霆知道她带来一个陌生男人在母亲面前介绍是她的男朋友,这件事才是最棘手的。

可是话已经说出口,母亲更是不会改变主意,颜落落为难得想去撞墙,她还是第一次在母亲面前如此窘迫。

“妈,白云锦他现在在法国谈生意,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回来,我也是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颜落落悔恨不已,说过一个谎话就要不断的用不同的谎话去圆。

一开始还不如直接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母亲,即使她会生气得揍她,也好过她现在这么苦恼。

“他什么时候回来了就带他来见我,我想当面对他表示感谢,白先生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不能这么不懂礼数。”

“妈妈也不是古板的人,如果你们是真心相爱,我不会生气,更不会阻拦。”

颜落落这才放心,至少母亲没有再生气,她现在最主要的便是找个人来冒充白云锦,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她告别了母亲,走出病房的那一刻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颜落落回到她的病房时,见封云正在把她们早上收拾好的行李又一件件的拿了出来。

看着乱七八糟的房间,她更是觉得头疼。

“少奶奶,你先在床上休息一会,我很快就收拾好了。”

封云见颜落落进门,为了不打扰到她,她加快了速度。

“封云姐,用不着那么麻烦,我已经没事了,现在出院都没问题的。”

“少爷离开前吩咐要您再住一段时间,虽然只是小伤,可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穆易霆就是喜欢小题大做,你看,我不是活蹦乱跳的吗?”

颜落落在一堆生活用品中来回走动,时而手舞足蹈,完全不顾还在隐隐作痛的肚子。

她滑稽的样子,惹得平时严肃的封云都在跟着笑。

穆易霆走到门口便听见病房里女人开怀的笑声,他推门进去,见颜落落正在得意忘形的跳着他从未见过的舞蹈。

封云看到自家少爷进来,她连忙收回了笑容,规规矩矩的站在一侧。

颜落落还在自我陶醉的舞动,她已经忘了她刚刚在母亲面前那窘迫的样子。

“封云姐,你怎么了?”

她看出封云的异样,但仍然没有意识到穆易霆正一脸嫌弃的站在她身后。

封云给她使了个眼色,颜落落了然的回过头见穆易霆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给了他一个白眼。

“穆易霆,你进门之前如果不敲门就出个声音,你不知道你每次来都会吓到我吗?”

穆易霆不理会她的抱怨,而是伸手拉着她穿过乱七八糟的物品走到沙发边坐下。

“你今天才受过伤就在那乱蹦乱跳,是想一辈子都住在这里?”

颜落落老老实实的不再乱动,一旁的封云放下手中的衣服,实相的走出去,然后轻轻关上门。

“穆易霆,我们回去好不好,我在这里已经够久了,真的不想再待下去了。”

“不可以,再忍几天,医生说你没事了,才可以出院。”

颜落落撅起嘴巴,满脸的不情愿,“可是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我刚才那么跳来跳去都没有感觉疼,你也看到了。”

见穆易霆没有回答,她更加恼了,“如果你不让我出院,我就是逃也要逃出去!”

穆易霆见拗不过她,也不再执着,“那好,今天就这样,明天一早再检查一下,如果没事了,我们就回家。”

颜落落这才露出笑颜,穆易霆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眼中尽是心疼。

“他们打你,你就那么老老实实的让他们打?我从前是怎么告诉你的?谁如果打你,你就狠狠的打回去。”

“可是他们是男人,我很吃亏的,你是没有看到当时的情景,我那个挂名的哥哥,手黑得很,他……”

不等她说完,穆易霆便紧紧的抱住她,好像怕她消失一样,“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让人动你一根头发。”

颜落落噗嗤一笑,可是心里却暖暖的。

穆易霆被她笑的有些尴尬,他推开颜落落,然后装作若无其事。

“穆易霆,你跟多少女孩子说过这样的话?”

许久,颜落落没有听见他的回答,在她就快爆发时,整个人就被他抱了起来。

“我要让你知道,什么事该问,什么事不该问!”

当她意识到穆易霆要干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穆易霆,我错了!”

“太晚了!”

“穆易霆,我肚子疼。”

“穆易霆,我脚疼。”

“穆易霆,我……”

“闭嘴,要是再啰嗦,你这辈子都不用想离开医院!”

“……”

这一夜,在穆易霆的威逼利诱下,两人无比和谐。

翌日清晨,颜落落早早起床,就是为了赶快检查过身体后就回“穆苑”。

她的脸经过冰敷后已经消肿,肚子也不再疼了,医生给了一些千篇一律的建议后,便准许她出院了。

颜落落的确是很高兴,可是可怜的封云又要重新收拾行李了。

因为穆易霆公司还有事,所以他派风离去送她回“穆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