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少爷他昨晚打了你?/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落落愣住,“他怎么知道我今天会去上班?”

“少爷说,以你的性格是不会老老实实待在家的。”

封朵从厨房里走出来,神神秘秘的把颜落落拉到一边。

“落落,少爷昨天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颜落落想起昨晚的一幕幕,穆易霆他好像永远都那么精力十足,想到这里,她的脸开始发烧。

封朵看到她红红的脸颊,她难以置信的捂住嘴巴,“落落,难道少爷他昨晚……”

颜落落羞涩的阻止她刚要说出口的话,她急忙看了看四周,可封朵仍然没有看出她的窘迫。

“落落,少爷他昨晚打了你?”

听了封朵的话,颜落落呆愣住,“为什么这么问?”

“你的脸都被打红了!”

她瞪大眼睛仔细看着颜落落的脸颊,可怜的落落,少爷怎么忍心下手打她?

看来她要重新定义穆易霆在她心中的伟岸形象了。

“诶?怎么又不红了?”

颜落落被封朵弄得无语,她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可是她并不想跟她解释太多,因为讲清楚后,她的脑袋不一定又会产生什么奇怪的念头。

“落落,你别伤心,少爷昨天应该是气糊涂了,他本来不是这样的人。”

颜落落咧开嘴对她强颜欢笑,“我没事,我没事。”

“封朵,迟到了,快去上学!”

“哦,知道了!”封朵翻了个白眼,对于封云的催促,她明显感到了不满。

“落落,我去上学了,你要记得我永远支持你!”

封朵留下这句话便一溜烟儿的离开,颜落落在原地哭笑不得。

草草的吃过了早餐,她出了穆苑的大门,急急忙忙的奔去公交车站。

因为是上班时间,所以公车上的人很多,她好不容易挤上了车,放眼望去,人与人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空隙。

此时公车内的情景就好像是沙丁鱼罐头,她便是这其中的一条沙丁鱼。

这一路的颠簸,颜落落的脚一共被踩了五次,在她为她那双白色运动鞋感到无比痛惜的时候,公车终于到达站点。

她不顾身边人愤恼的眼神,硬生生的挤下了车。

颜落落低下头看着脚下脏兮兮的运动鞋,她仰起头深吸一口气,决定下次一定要早一点出发,躲开这拥挤的早高峰。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艾美”的大楼。

大楼里的员工们如往常一样行色匆匆的打卡,然后直奔自己的工作岗位,整套程序行云流水,不浪费一点点时间。

颜落落也加快脚步走进电梯,按下技术部所在的楼层,然后靠进电梯最里面的角落站好。

很快电梯里就站满了人,颜落落闻到她附近有一股熟悉的香水味,她抬眼看过去,只见她的斜前方站着浓妆艳抹的林飞飞。

虽然只是侧脸,但她依然能看见她脸上那厚厚的一层粉底,仿佛她一笑就会有粉末掉下来。

不会不透气吗?颜落落心里在为她的皮肤而担心。

电梯在技术部停下,林飞飞先走出电梯,还在为她的皮肤问题担忧的颜落落眼看着电梯门关上。

她急忙按了开门键,却还是晚了一步,没办法,只有跟着上去顶楼再下去了。

终于到达顶楼,电梯里只剩下颜落落一个人,她见没有人站在门口等候,她便按了关门键,然后电梯门没有一丝犹豫的关上。

“等一下!”

在门死死的关上之前,颜落落恍惚间好像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只是一时之间忘记了曾经在哪里见过。

白云锦不断的按着墙上的按钮,可还是没能阻止它的降落。

是颜落落,一定是她!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的眼睛能看见了?

白云锦抬起头看着电梯门口顶上的那一排数字,见它在10楼停下了几秒钟。

颜落落出了电梯,走进了技术部的外门。

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进入。

在她快要走到欧经理办公室的门口时,她听见了一阵刺耳的惊呼声。

“我的天呐!这不是颜落落吗?你来这里干什么?”

颜落落看见林飞飞正站在她的面前,对方的脸上有震惊、厌恶和鄙夷。

她对林飞飞一个表情能同时产生三种情绪的能力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家的目光被林飞飞忽然的惊叫声吸引到颜落落身上,她一下子又成为所有人议论和嘲笑的焦点,这让她很不舒服。

“林秘书,你好。”

听见周围嘈杂的声音,她硬着头皮跟林飞飞打了声招呼。

“颜落落,你已经被公司开除了,还来这里干什么?”

开除?她有想到。

在她印象中,林飞飞每次跟她尖酸刻薄的说话时,她的身体都要扭一扭,她有时候会担心她一个不小心闪到了腰。

“林秘书,可是我有请过假。”

林飞飞被她的话逗得前仰后合,夸张的肢体动作,看上去好像是在跳舞。

“颜落落,你没有搞错吧?你只是一个在试用期的员工,你工作还不到一个礼拜就请了一个多月的假,你以为公司是你家开的?”

“还有,你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本科毕业生,你凭什么以为公司会将这个职务一直留给你?”

颜落落知道,她的话中带刺,无非还是因为欧经理,她早已恨透了她,逮到可以尽情羞辱她的机会,她当然不会放过。

颜落落觉得她站在这里是在自取其辱,是啊,她凭什么以为已经一个多月没来上班的她,公司会破例让她继续留下来工作?

她本来在艾美就是学历最低的,她只不过是被欧经理开了后门进来的,饱受争议的她正是公司想要摘去的一颗毒瘤。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有了自知之明才离开的,没想到一个多月后她又堂而皇之的站在这里,简直是恬不知耻!

林飞飞看出她的窘迫,她不屑的扬起嘴角,“快走吧,不要在这里自取其辱,您的厚颜无耻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在窃笑,这让颜落落想赶快找个地缝钻进去。

“林秘书,发生什么事了?”

听见欧经理的声音,看热闹的人连忙回到自己的岗位上,装做若无其事的工作。

殴铭刚出电梯,就听见林飞飞尖酸刻薄的声音,他皱着眉头,打开门便看见一抹熟悉的倩影。

林飞飞抬起头见欧经理走进来,她瞬间换了个面孔,软糯糯的声音让颜落落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知道欧铭来了,可是她并没有回头。

林飞飞扭捏的向殴铭走过去,在路过颜落落身边的时候,她看似不经意的撞开她,然后挑衅的瞄了她一眼,好像是在跟她示威。

“欧经理,被我们公司开除的人竟然又来上班,我正在细心的跟她讲解工司的规定。”

殴铭始终在看着颜落落的背影,听她这么一说,他便更加确定来人是谁了。

他越过林飞飞,径直走向颜落落的身边,眼中满是欣喜。

他回想最初见到她,当时他正准备对她采取猛烈进攻的时候,却听说她请假了,而且以后的一个多月都没有再来。

他还以为她已经放弃了成为艾美员工的机会,他还在懊恼着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动手?

可是今天她又回来了,他自然是高兴的。

这一个多月,殴铭也有过不同的新猎物,可是每一个都不像颜落落那么特别,每次想起她的面容,总是让他身体的某个地方在悸动。

如今,她又回到这里,他自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呵!颜落落,听说你请了病假,我还想着去看望你,可是公司太忙,你怎么样了?”

颜落落不想看他那张油腻的脸,可是她今天是来争取工作的,所以即使不愿意,她也要强颜欢笑。

“欧经理,谢谢关心,我现在没事了。”

殴铭满脸猥琐的对着颜落落笑,“没事就好,工作的事我们去办公室谈。”

他先开门进去,颜落落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跟了进去。

林飞飞将这一切看在眼里,顿时火冒三丈,气得她直跺脚。

门外,白云锦双眼含笑,能够看见颜落落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他心底流过一股暖流。

他转身出去,想着今后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不急于这一时。

“颜落落,你也知道,艾美之所以能成为同行业的翘楚,就是因为它有它的一套规则。”

殴铭靠在他的办公桌前,虽然是在跟颜落落讲公司的事,但双眼却在她的身上来回游走。

颜落落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她暗暗发誓,如果他敢碰她,就算永远都无法在艾美工作,她也要亲手修理这个斯文败类!

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都曾被他吃了豆腐,艾美会有这种杂碎,简直是对它莫大的侮辱!

“你是还在试用期的员工,虽然是请了病假,可是这一病就一个多月,还是有些说不过去。”

“欧经理,我有医院的病历可以给你看。”

殴铭早就知道她对这份工作的渴望,所以这一切就更容易了。

“公司的规定是,事假最多两天期限,病假最多只许四天,如果超过这两个日期,那便自动开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