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难道……是鬼?/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子这么大,这些有钱人吃饭、上厕所都要走很远的路,他们难道不累吗?”

颜落落一边找一边自言自语,不经意间,她看见一个穿着女仆衣服的女人从她面前的不远处一闪而过。

“你好,请等一等!”

她不敢在这里大声喊叫,所以一路小跑的跟上了去,然后她看见女仆进了一个房间,她便快步走过去。

她站在刚刚女仆进去的房门前,观察这个与这座建筑格格不入的门。

这是一扇纯黑色的木制门,上面并没有任何纹路,门把是金色的,正中间镶嵌了一颗暗绿色的宝石,这让她想起了穆易霆家的楼梯把手。

她轻轻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声音,难道没有听见?她加了一点力道再次敲响门,仍然没有声音。

她思考了一下,然后扭动门把手将门推开,屋内光线较暗。

她刚探进头向里看去,就感觉身后有人推了她一下,于是,她整个人冲进房间,身后的门便“咚”的一声关上。

颜落落被吓得闭上眼睛,嘴里开始不停的道歉。

“对不起,我迷路了,看见有人进来我便也想进来问路,我有敲门,可是没人应答,所以我才未经允许就进来了,抱歉,我无心想打扰到您,希望您没有被我吓到!”

她一口气说了好多话,却自始至终没有睁开眼睛,房间里安静极了,她没有听见有人回答,便慢慢睁开眼睛。

这是一个女人的卧房,房间里确实没有人,可是刚才她明明看见那个女仆进来了这里,怎么忽然消失了?

难道……是鬼?

想到这里,颜落落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她顾不得仔细看房间里的摆设,而是急忙跑到门口想要开门逃走。

然而,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打不开这扇门,不会真的有鬼吧?

颜落落利落的转身,身体紧紧的靠在门上,仔细观察屋内的情况。

房间的窗帘拉着,所以室内的光线很暗,她转过头看门旁边的墙上确实有一个开关,她伸手按了下去,屋内便瞬间亮了起来。

室内的摆设皆是黑白色主调,彰显着这个房间主人的干练和稳重,窗前摆放了一部跑步机,上面已经有了少量的灰尘。

颜落落慢慢向房间里走去,宽敞的大床,真丝面料的床单、被子和枕头铺的整整齐齐,床边的柜子上摆放了两张照片。

她蹲下去仔细端详,一张照片上面貌似是封永东,当时他的头发还没有变白,他身边站着三个年轻男女,应该是他的子女们。

另一张是一家四口,他们笑容灿烂的站在草地上,身后的背景便是封家的这座建筑。

“诶?这个男人……跟穆易霆的父亲好像啊!”

颜落落忽然睁大眼睛,不对,这就是穆易霆的父亲,这两个孩子就是穆易霆和穆易欣,那这个女人……是穆易霆的母亲!

她扑通一下坐在地上,心脏仿佛跳到了嗓子,“这间屋子,是穆易霆母亲的房间?”

她疑惑万分,怎么迷迷糊糊的就闯进了这里?

当颜落落知道这是穆易霆母亲的房间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离开,仿佛觉得她站在这里是对亡者的亵渎。

可是房门依然打不开,无论她怎么敲门,门外边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窗户!颜落落灵光一闪,这个时候院子内总会有人的。

她靠近窗户,伸手将窗帘拉开,突然照进房间的阳光让她觉得有些刺眼。

“啪”的一声,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她脚边的地板上。

颜落落低下头,见脚边有一只碎了的玉镯,她疑惑着是从哪里掉下来的?

她连忙蹲下去拾起已经四分五裂的玉镯,摊在她的手心。

碧绿的玉镯在正午的阳光照射下细腻通透、颜色纯正,如此质感浓厚的玉镯看起来价值不菲。

看着被摔成三截的玉镯,颜落落倒吸一口凉气,她不敢确定这个玉镯是不是她摔碎的。

可是,现在房间里确实就只有她一个人,任谁看,她都是罪魁祸首。

她焦急万分,站在窗前踌躇不定,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才好。

这个玉镯应该是很名贵的,可是这么华贵精美的玉镯为什么会放在这里?就好像是被人故意放在这儿等着她去打碎。

此时房间的门被打开,颜落落向门口看去,穆易霆扶着封永东站在最前面,封兆昀站在他们的身后,旁边还有一个身穿女仆衣服的女人。

她被吓得向后退了几步,直到靠在玻璃窗上,她下意识的将双手藏到身后,握着破碎玉镯的手在微微发抖。

这下好了,被抓了个现行,颜落落想,不管她怎么解释,应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她留意到穆易霆身后的两个人,封兆昀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个女仆的身型,她也觉得是她刚刚看到的那个女人。

“你在这里干什么?你是怎么进来的?”

低沉的声音将颜落落从思绪中拉出来,封永东脸色不悦,语气冰冷的让人心惊胆寒。

“我……”

穆易霆看出她的心虚,他走过去,眼中有着跟封永东一样的怒气,“你怎么会进来这里?”

“我……我找不到你,就跟着一个穿女仆衣服的女人来到这边,想问问她休息室怎么走,可是我明明看见她进了房间,但打开门却不见她的踪影。”

“当时我只是站在门口向里面看,可不知道是谁将我推了进来,等我转身想出去,却打不开门了,所以我只好在这里等着你来找我。”

颜落落虽然紧张,可她还是十分有条理的将她怎么进来这里的过程对他们讲了一遍。

“胡说!这间房只有每周日佣人打扫的时候才能打开,其它时间谁都不允许进入,这是封家的规距,你说你看到有佣人进来,那你告诉我是谁?”

封永东明显对她的话持怀疑的态度。

“这里除了站在门口的思琪,没有其他佣人敢来这里,而且思琪当时就在休息室,这里根本不会有人来,谁会将你锁在里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