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似曾相识/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云锦形色匆匆的走进急诊室,怀中抱着昏迷的颜落落,他这一路不断喊着她的名字,她虽然有点反应,可依然没有清醒。

回想刚刚在山路上见到她的那一刻,白云锦就莫名觉得心疼。

当时他正在开着车向山上行驶,半路上他眼看着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在他眼前倒下。

虽然他距离那个女人有一段距离,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颜落落。

早上他刚刚在“艾美”看见她去上班,怎么现在又会独自在这条山路上?是从封宅出来的吗?来不及细细考虑,白云锦急忙停下车跑过去。

他被眼前的一切震惊,颜落落的头发凌乱,脸色苍白,嘴唇已经干裂,头上是细细密密的汗珠,以她现在的样子来看,应该是中暑了。

她的手臂和膝盖都有擦伤,伤口上还有点点灰尘,她都经历了什么?穆易霆呢?为什么让她一个人在这里?

他的心中充满疑问,可还是急忙将她抱进车里,给她做了简单的降温处理,然后驱车直奔最近的医院。

“颜落落,颜落落!”

刚刚有些意识的颜落落疑惑,这个时候会有谁如此心急的喊着她的名字?斯斯文文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颜落落,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听得见,听得见,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大声?让我再休息一会儿,太累了!

看着有些意识但仍未清醒的颜落落,白云锦更是心急,“医生,她这个样子已经很久了,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先生不必担心,这位小姐只是有些轻度中暑,我们也已经为她降了温,其实她现在应该是有些意识的。”

白云锦这才稍稍放心,“医生,她的手臂和膝盖的伤口也需要处理一下。”

“好的,我这就安排护士为她清理伤口。”

“嘶——”

颜落落皱眉,好疼,是谁那么狠心在我的伤口上撒盐巴?一次不够,还要撒很多次?是看我软弱,谁都想来欺负我是不是?

看出她的痛苦,白云锦连声在她耳边轻轻的安慰,“别怕,护士在为你的伤口消毒,很快就会结束。”

听了这位“好声音”的话,颜落落终于放心,她缓缓的醒过来,便看见面前男人那双温柔的眼睛,很熟悉,好像似曾相识。

“你是?”

白云锦欣喜,温文尔雅的脸庞露出温暖的笑容,让颜落落一扫她之前的阴霾。

“颜落落,你醒了?”

她点点头,在这期间她搜肠刮肚的回想她从前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

白云锦看出她眼中的困惑,他心里有些苦涩,“我是白云锦,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

颜落落瞬间清醒,没错,他文质彬彬的样子不就是当初在封氏家宴上邀请她跳舞的那个男人吗?

没想到她刚在母亲面前撒谎说他是她的男朋友,然后他们这么快就再次遇见。

“不好意思,我可能是头脑不清楚,所以一时之间没有认出你。”

“没关系,医生说你是轻度中暑,再稍稍休息一会儿就可以出院了。”

白云锦没有追问她为什么会一个人走在那条僻静的山路上?还有她为什么会有一身的伤?她这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疑问如果她想说,他当然乐意倾听,如果她不想说,他也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白先生,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吧?谢谢你了。”

颜落落对他当时也出现在那条山路上并不感到意外,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封家的家宴上,这一次他也应该是去封宅的路上遇见了她。

那她岂不是耽误了他的行程?

“不用跟我客气,我们虽然只见了几次面,但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朋友,所以朋友有难我当然要出手相助。”

“我一定是耽误了你的时间,我现在没事了,你快去忙吧。”

“反正也错过了,就算现在赶过去也没有用了,不如等到你没事,这样我的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颜落落面露愧疚,“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事是不是很重要,可是不管大事小事,都是因为我的关系才没让你赶过去。”

白云锦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是什么要紧事,所以你不必自责,把身体养好,就算是对我的报恩了。”

虽然他这么说,可颜落落还是觉得很内疚。

经过医生的再次检查,确定她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了,两个人走出医院的楼门。

“白先生,是你为我垫付的治疗费吧?多少钱?我拿给你。”

颜落落下意识的摸着背包,却想到她在去封宅之前将与这身连衣裙严重不搭的背包放在了穆易霆的车上,她的手机和现金都在那个背包里。

她现在身无分文,亏她当时还想着从封宅走到山下后坐着公车回穆苑。

白云锦看出她的窘迫,他眼中含笑,“身为你的朋友,这几个钱还要与我算得这么清楚,很是让我伤心。”

“不过,我知道如果我不要你的钱,你会觉得很过意不去,所以,为了让我们彼此都觉得心安,你就请我吃个饭吧!”

颜落落愣愣的看着他,“吃饭?”

“没错,你请我吃饭,一来算是还我垫付的医药费,二来算是感谢我救了你,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太自责了?”

颜落落暗暗思忖,他说得确实也有几分道理,按理说她是该好好感谢他。

不过,请他这种有钱人吃饭要花掉她多少钱?他们动不动就法国菜、意大利菜,一餐下去够她生活半个月了!

白云锦自然不知道她的小心思,“不过今天你也累了,还是赶快回家休息,不过不要忘了我们的这个约定哦!”

颜落落被他孩子似的表情逗笑,他时而斯文、时而绅士、时而又像个孩子,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她不得而知。

白云锦也诧异他的变化,为什么每次在她面前他都会看见不一样的他?那个他早已毁灭掉的自己。

此时的颜落落忽然想到穆易霆的话,“白先生,我必须赶快回家,还想请你再帮我一个忙!”

白云锦看着她着急的样子,他连忙收回笑脸,“你别急,什么事?我一定帮你!”

“我必须赶快回家,可是我身上没有钱,所以请你送我一程好不好?”

她在医院里耽误了这么久,都不知道穆易霆是不是已经回到了穆苑,她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浪费,因为太贵了!

白云锦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急着回家,她今天带给他太多疑问,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我还以为是什么要紧事,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取车。”

白云锦开着车一路狂奔,在距离穆苑还有两百米的路程时,颜落落让他停了车。

“白先生,我在这里下车就好,今天真的太感谢你了,除了谢谢,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她不能让白云锦把她送到穆苑的门口,如果被人看到,尤其是穆易霆,又要生出很多事端,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白云锦看着周围并没有住户,他便知道了颜落落的意思,他也不再勉强。

“你如果真的谢我就不要一口一个白先生了,这让我觉得很生疏,还是叫我的名字吧。”

颜落落心不在焉的四处张望,“好,那以后我就叫你白云锦了。”

白云锦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在颜落落下车前他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叫住她。

“颜落落,我还不知道你的电话号码,怎么找你请我吃饭?”

颜落落一愣,然后拿起他车上的纸和笔写下一串数字。

“白云锦,再次谢谢你,我走了。”

不等他说再见,对方已经下了车急匆匆的走远。

白云锦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然后将带有她电话号码的那张纸叠好,放进胸口的西装口袋里。

他调转车头,刚刚离开,就看到穆易霆的车与他擦肩而过,他急踩住刹车,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在紧紧用力,眼中的戾气与刚才截然不同。

颜落落急急忙忙的走进别墅的大门,屋内的佣人被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吸引过去,他们见是自家少奶奶,便颔首打了声招呼。

可见到她一身狼狈的站在门口喘着粗气,他们面面相觑,却没人敢开口追问。

“穆易霆回来了吗?”

顾不得他们的异样眼神,她此刻比较关心的是穆易霆是不是在家。

当她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她这才放心的用手轻拍她的胸口,平复着就快跳出来的心脏。

“落落,你怎么了?”

封朵从房间里出来就一眼看见颜落落身上的伤。

她惊讶的发现她身上有好多处擦伤,红色的连衣裙也变得脏兮兮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在场的封云也是同样的表情,颜落落觉得难堪极了,心想,她今天算是把之前十几年的脸都丢尽了。

先是在公司被林飞飞当众羞辱,然后被欧铭那个人渣威胁,到后来在封家被人陷害……

从头至尾想了一遍今天发生的事情,她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