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我说的话不够明确?/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落落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她知道穆易霆一定是又要耍什么花样了。

“封云,晚饭后带颜落落去杂物间,那以后是她的房间。”

在场的所有人愣住,可颜落落却松了一口气,她刚才还在纠结以后要怎么跟他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然而他已经为两个人找好了定位。

今后穆易霆还是这个穆苑的大少爷,而她只是他家里的一个佣人,当然,对外她还是要假装他的挂名太太。

“少爷,这……”

“怎么?我说的话不够明确?”

穆易霆身上散发出的寒气让封云不敢再问,他的决定从不允许任何人质疑。

“从现在开始,颜落落跟你们没有不同,在这个家里,她不再是少奶奶!”

所有佣人颔首应允,这就是权力者的权利,前一秒可以让她拥有全世界,下一秒就可以让她失去所有,如果没有他的准许,她将永无翻身之日。

“那既然这样,我也没有必要在这张餐桌上吃饭了。”

颜落落潇洒的转身,“少爷,我想你不会介意我去楼上拿我自己的东西吧?”

这么安排反而让她可以心安理得的住在这里,让她不再觉得她是在用身体换来母亲的治疗费和住院费。

不等穆易霆的回答,她便趾高气昂的走上楼梯。

进入到她住了几个月的卧房,颜落落很意外她竟有一丝不舍,她赶紧打消这个不该在此时出现的念头。

她的行李箱就放在房间的角落里,她的所有东西都只放在这个行李箱里面,好像时刻都在做好离开的准备。

她从不敢将她的衣服放进穆易霆的衣帽间里,因为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想过要成为这个家的一员。

颜落落拿着她的行李箱走下楼,穆易霆曾买给她的东西,她一件都没有拿。

颜落落将行李箱打开,摆在穆易霆面前,“少爷,用不用看看我的行李箱有没有拿不该拿的东西?”

穆易霆不紧不慢的咽下最后一口饭,然后将筷子放下,优雅的擦了擦嘴。

封云和封朵能清楚的看见他眼中的暴虐,姐妹两个不敢说话,她们不禁在为颜落落捏着冷汗。

“封云,搜。”

颜落落没想到他会真的这么做,她赌气似的将行李箱所有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她的衣服和个人用品便都散落在地板上。

“看吧,有没有你的东西?你最好看清楚,不要以后少了什么又怪到我的头上!”

穆易霆身上的寒气又冷了几分,室内的空气好像降至冰点,可颜落落仍然不知死活,一脸挑衅的看着他。

他不怒反笑,走过去将她的行李箱踢飞好远,然后伸手狠狠捏住她的脸。

“怎么办?颜落落,你的这个身体都是我的,要不要一块一块的割下来还给我?”

颜落落怕了,她懊恼着为什么不怕死的去招惹这个凶狠的猛兽?可她就是忍不住想要气他,让他知道她心中的委屈和不满。

穆易霆手中的力道又重了几分,颜落落尝到了她口中铁锈般的血腥味。

“怎么?怕了?你刚才的勇气哪去了?”

在场的所有佣人都规规矩矩的颔首站好,谁都不敢开口求情,他们的好心不但不会让穆易霆心软,还会给他们自己带来祸端。

看着颜落落的嘴脸有了血色,穆易霆松开手,但也不忘狠狠的将她推到地上。

颜落落这一次做好了准备,并没有伤到,只是身上的伤口又再次裂开,膝盖上有血流下来,将封朵的运动裤染的血红。

“以后做下人要有下人的样子,我对犯错的下人要如何处理我想你知道,所以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度。”

“我这里从不养闲人,明天将全家上下所有的窗帘都洗一遍,记住,是手洗。”

颜落落震惊,穆苑这么大,一个房间就大概有两个或四个窗帘,所有窗帘加一起大概有几十件,而且全部手洗,穆易霆这是在故意为难她!

穆易霆已经上了楼梯准备回房,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他停下脚步,可并没有回头。

“如果有人敢帮你,我就把你妈接过来陪你一起洗。”

冷漠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色彩,颜落落双眼死死盯着空荡荡的楼梯,她知道,今后这样的日子还会有很多,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

周围的佣人都已经散开,他们有惊讶、有恐惧、有不解,即使如此,却没有人敢说话,只有默默走开。

颜落落蹲下收拾她散落在地板上的衣服,封朵走过去想帮帮她,却被她拒绝了。

“封朵,不要给自己找麻烦,穆易霆的个性我想你们比我清楚,我没事的。”

听了她的话,封朵更是难受,她以为穆易霆这次是动了真心,至少对颜落落是特别的,可事实证明,是她想多了。

颜落落收拾好她的东西,面向封云和封朵两姐妹,她们的脸色比她还要难看,可是她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别人的怜悯。

“封云姐,杂物间在哪里?我需要你的引路。”

“少奶奶……请跟我来。”

封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站在那里窘迫的不知所措。

“封云姐,以后叫我落落吧,少奶奶这个称呼现在对我来说很可笑,如果被他听到,罚我也就算了,连累你就不好了。”

“好,落……落落,请跟我来。”

封云带着颜落落穿过一条走廊走向另一栋楼,这座两层的小楼与正宅相邻,两个建筑之间只有一条走廊相连。

这里便是佣人们居住的地方,即使有多余的空房,可穆易霆还是选择让她住进狭小的杂物房。

封云带着她在走廊的尽头停下,她打开面前的门,颜落落向里望去,这里甚至比她在李家的卧房还要大,只不过被各种杂物塞得满满当当。

只有右手边的墙角有一块空地,能容下她在那里睡觉,可是这里并没有床,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杂物间的被子倒是很多。

“封云姐,这边我还没有来过,请你告诉我洗手间和我明天要洗窗帘的地方在哪里?”

封云带着她大概了解了这座二层小楼内的情况,所有佣人几乎都居住在二楼,所以她如果想用洗手间就要去楼上。

一楼有洗衣房、杂物间、休息室和佣人餐厅,可以说这座建筑为全穆苑的十几个佣人提供了很好的衣食住行。

颜落落觉得,这里是整个穆苑里唯一一个有人性的地方。

“少……落落,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随时问我。”

“好,谢谢你封云姐,你快去忙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那好……”

封云突然觉得她不会说话了,她想安慰颜落落,可是对方看起来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所以她所有安慰的话语在此刻都会显得格外多余。

封云走后,颜落落站在杂物间门口,心中忽然百感交集,她将行李箱放在一边,然后从山一样的杂物里找出了几条被子。

这里没有床,她只能在地板上多铺些被子,因为长时间的不见阳光,这些被子已经有了很浓的发霉味。

她边铺边想着等到明天太阳出来的时候拿出去晒晒就好了。

忙了好一会儿,她擦掉额头上的汗,满意的看着刚刚铺好的“床”。

“落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颜落落回头,见封朵手中拿着她熟悉的保温饭盒,满脸笑容的站在门口。

她回给封朵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好朵朵,还是你最了解我,我的胃已经跟我抗议好久了!”

封朵环顾四周,“落落,这里怎么能住人呢?少爷明显是在为难你!”

“谁说不可以?你看,从此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床了!”

颜落落兴奋的向她展示她刚刚铺好的“床”,“很柔软的,并不比那个从意大利空运过来的床差!”

她想到穆易霆卧房的那张大床,听说是从意大利空运过来的,出自罗马最著名的匠人之手,什么名字她早已经忘记。

当时她还曾对那张床嗤之以鼻,心想着躺在这么贵的床上,他晚上做梦都会笑醒吧?

可是对于吹毛求疵的穆易霆来讲,类似这样的东西多不胜数,她早已见怪不怪。

“落落,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颜落落的嘴巴被她塞满了食物,“能有什么打算?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他能信守承诺,让我妈好好的在医院治疗,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嗨!”

封朵叹了口气,她一直觉得她是一个很苦的人,从小她和姐姐便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就连她们的姓氏也必须要改成“封”字。

她天真的以为来到穆苑可以换个活法,可没想到却与在封家是一样的,每天都要小心的活着。

可现在看,颜落落并不比她好到哪里,至少她还有姐姐,而且少爷还允许她上学。

颜落落咽下最后一口饭,“我的好朵朵,你就不要为我担心了,我现在觉得这是我来穆苑以来,心情最舒畅的一刻!”

“好了,快回去吧,我要早点睡,明天还有好多窗帘等着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