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我想求大家一件事/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落落在洗到第四条窗帘的时候,她的双手就已经起皱,虽然是盛夏,可是今天的水却格外的冰。

她的双手泡在水里时间太长,她仿佛觉得已经没有知觉了。

早上六点,二楼的佣人们陆续的起床后下楼,准备这一天的工作,他们路过洗衣房,诧异的看见颜落落已经在洗窗帘了。

他们在门口驻足,眼中尽是心疼,这么多窗帘他们平时用洗衣机都要洗将近一天的时间,让她用手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颜落落听到门口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她放下手中的窗帘,然后转过头,见大家都站在门口看着她。

她扯出一个笑容,即使她现在一点都笑不出来,“大家早!”

所有人站好向她颔首微笑,颜落落看出他们眼中的怜悯,她心里无比苦涩,此时此刻,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种眼神。

“我想求大家一件事。”

一位稍年长的阿姨向前走一步,平日里所有人都叫她琴姨,她主要负责别墅内的日常清洁。

“您说,我们一定帮忙!”

显然,琴姨是理解错了,她以为颜落落是想请他们帮忙洗窗帘。

不过她还是很开心,毕竟大家是真心的想帮她分担一些工作。

“如果大家有时间,可不可以把你们卧房的窗帘拿给我?”

琴姨没想到她的请求只是这件事,“好,少奶奶,我们这就回去拿。”

“等一下!”

所有人刚要走却被颜落落叫住,他们回过头。

颜落落面露难色,“大家以后不要再叫我少奶奶,我倒无所谓,怕的是被穆易霆听见他会不高兴,如果连累你们,我会很内疚,以后还是叫我落落吧。”

门口的所有人愣住,不过很快,他们便同时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各自回到卧房去取窗帘。

所有佣人的窗帘像座山一样堆在颜落落的脚边,她呆愣住许久,继而烦躁的加快了手中的速度。

穆氏集团

穆易霆整个上午都是心不在焉的状态,他五点多就到达公司,可是几个小时过去了,他手中的十几分文件才看了五份。

如果在平日里,他决不允许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可是今天,他不管怎样都无法专心,脑海中不断闪现的是颜落落冷漠的抱着窗帘走掉的情景。

即使他现在身在会议室,项目经理在向他讲解下一个收购案的企划,他依然无法完全的听进去。

他握着钢笔的右手在发力,手指关节处的皮肤已经发白。

正在说话的郑经理看出穆易霆的变化,他还以为是他的企划不好,所以他停下来,虚心的等待着总裁的指责。

会议室里的其他人也都看向穆易霆,各自都在提心吊胆的握着他们手中的企划案。

他们从进入会议室的那一刻就感觉到穆易霆身上的寒意了,不知是谁又惹他生气,今天的会议注定要小心翼翼的说话了。

许久,穆易霆还在保持刚才的状态,所有人面面相觑。

在一旁的风离见状,他握住拳头放在鼻尖轻咳一声。

穆易霆回过神,“结束了?”

郑经理不知所措,“还……还没。”

“停下来干什么?继续。”

“是,穆总。”

郑经理额头已布满了汗珠,他还是第一次质疑自己精心准备的企划案。

“正大集团这些年与封氏有很多生意上的来往,而且听说封兆昀副总也有意收购他们,我们必须要赶在他出手之前完成收购。”

“不过,正大的林总好像与封副总关系匪浅,封氏收购他的公司貌似是林总自己的意思。”

穆易霆蹙眉,不过他没有插话,伸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所以,想要成功收购正大,我们要从正大的其它股东下手,林总的股份是百分之四十,如果说服其他三位股东,我们的胜算就会很大!”

“你们怎么看?”

很意外,所有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穆易霆点头,“风离,派人调查正大的其他股东,记住,包括他们的家人。”

“是,少爷。”

风离领命后,便直接出去布置接下来的工作。

“今天先到这里,你们下一步的工作是胜禾集团的收购方案。”

所有人表情微有些诧异,不过没有人敢追问,而是拿着手中的文件夹疾步走出会议室。

“郑经理,你有没有疑惑?为什么穆总最近在不断的收购那些小型公司?而且这些公司多多少少都与封氏有关,已经是第四家了,你说这什么时候是尽头啊?”

企划部的李经理一脸倦容,他低声向郑经理询问,他们已经连续加班半个月了,再这样下去所有人都会吃不消。

郑经理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听他们讲话他才放心。

“我怎么会知道穆总的想法?他吩咐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好了,不过,我听说穆总最近的这些小动作,都在针对封氏。”

李经理惊讶,“封氏不是穆总外公的公司吗?那穆总……”

“嘘!管好嘴巴,不该说的不说,我们只管做好份内的事。”

听了郑经理的话,他悻悻的点头,不再追问。

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只剩下穆易霆一个人,他也终于有时间静一下。

最近心烦的事情太多,封家的、父亲的、还有那个颜落落!

公司的员工每天加班,但他也不敢有一刻的放松,只要回家,他一般都是在书房里工作。

穆易霆揉了揉发胀的头,他还是第一次觉得累,他怕他真的会撑不住。

傍晚,颜落落已经洗了一天的窗帘,她双手的手指早已经搓破,她贴过防水的创可贴后便强忍着疼痛,继续她的搓洗工作。

为了能快一点结束,她一天都没有吃饭,封云给她送了几次饭,可都被她拒绝了。

她觉得又累、又饿、又困,可是剩下的窗帘却不允许她休息,她的脚边大概还有十几条,看来要洗到睡觉前了。

“落落,剩下的你就让我帮你洗吧,再这样下去,你的双手就废了!”

封朵放学回来后就一直在颜落落的身边请求,同意她来洗剩下的窗帘。

颜落落从封朵手中夺回窗帘,“好朵朵,谢谢你,昨天穆易霆说的已经很明白,你也知道他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封朵皱起眉毛,双眼紧紧的盯着颜落落那双惨不忍睹的手,她觉得还是不能放任她不管。

“少爷怪罪起来就说是我强迫你答应的!”

“封朵,我这一整天都熬过来了,如果这个时候被穆易霆看见,那我就真的前功尽弃了,所以你就让我自己来吧,剩下的这些,我很快就可以洗完。”

封朵看拗不过她,她便赌气似的转身离开。

晚上九点,颜落落把最后一条窗帘洗干净后,晾在院子里,她刚转过身就听见门口的汽车声。

几秒后,穆易霆的车就开进了院子,灯光太刺眼,颜落落本能的挡住眼睛,她从指缝中看见风离下车走到后门扶着穆易霆下来。

她疑惑的走过去,借着明亮的灯光,她看见穆易霆脸色不是很好,双眼迷离,额头有些细密的汗珠。

穆易霆也看见了她,不过只一眼他便移开了目光。

“穆易霆,你怎么了?”

风离见颜落落站在他们面前,他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扶着穆易霆径直向别墅内走去。

颜落落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不放心,她只是想知道穆易霆到底怎么了,所以她急忙跟上去。

“封云姐,少爷有些发烧,一会李医生会来,稍后给少爷煮些清淡一点的粥。”

封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急匆匆的走向厨房。

风离扶着穆易霆已经回了楼上的卧房,颜落落站在原地,她不知道她现在可以做什么。

十分钟后,李医生手里拿着医药箱行色匆匆的从门外走进来。

她在穆苑做私人医生已经有几年了,这还是她第一次接到穆易霆生病发烧的电话,所以她一秒都不敢怠慢。

她刚进门,便看见满脸是复杂神色的颜落落,她们相互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她便急匆匆的上楼。

颜落落犹豫了一阵,还是觉得不放心,她心一横,一溜烟儿似的跑去了二楼。

她靠在卧房门口旁的墙壁上,听见里面传来李医生的声音。

“穆少的体温是39.8,确实是发烧了,如果穆少真的不想打点滴,那我就先开一些退烧药,再结合物理降温,相信明天早上就可以退烧。”

“好,我知道了,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还有,让穆少多喝些热水,盖好被子,流汗对退烧也比较有作用。”

穆易霆一直没有说话,他的头疼得厉害。

印象中,他有很多年没有这样病过了,最后一次发烧,他被烧的人事不知的那一次是母亲过世后的第一个生日。

他那天独自坐在海边待了一整个晚上,第二天回到家他就病倒了,这一病就是一个礼拜,也就是从那以后,他做了那个足以改变他一生的决定。

吃下了几片难以下咽的苦药片后,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