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你是大家闺秀/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我送什么,也比你用爸的钱买来的礼物好得多!”

“你!”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穆天澜低声训斥,“你们当今天是什么日子?平时吵也就算了,现在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前如此无礼,简直不成体统!”

吕寒连忙将穆思柔拉到她的身边,递给她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胡闹。

“思柔,不要总是跟姐姐斗嘴,你是大家闺秀,说出去会让人家笑话。”

这句话明显是在讽刺穆易欣,在场的人都听得明白。

果然穆易欣瞬间炸毛,“你什么意思?你女儿是大家闺秀,我就是不懂礼数的丫鬟吗?”

“易欣,我可没这么说,是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

穆易欣并不买账,“我不管你是不是这个意思,我现在就是让你说明白,她是大家闺秀,我是什么?”

“好了,易欣你不要再胡闹了,你阿姨她不是那个意思!”

穆天澜恼了,他觉得头疼,本来一个颜落落已经够他心烦,现在他家里这三个女人又来给她找麻烦,是都准备要造反吗?

穆易欣还想反驳,却被穆老爷子打断,“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们是不是该给我这个寿星一个面子?都不要再争辩了。”

这期间,穆易霆始终没有说话,他向来对于这种毫无意义的争吵避而远之,虽然他人站在这里,可思绪早已不知飞向何处。

而颜落落更是没有权力插言,她上次来这里已经见识了她们的战争,所以这一次也就见惯不惯了。

“易欣,你给爷爷准备的是什么独一无二的礼物?”

穆易欣听了爷爷的话,她收起胸中的怒气,将手中包装精美的礼物拿给他。

穆老爷子拆开,见里面是一条灰色的针织围巾。

他将围巾摊开,中间有的地方线长了,有的地方线短了,甚至还有一条线断了,被编织的人系了个蝴蝶结。

“丫头,这是你自己织的?”

“当然,爷爷,这是我第一次给人织围巾,我从昨晚就开始织了,刚刚织完就送给您了,怎么样?喜欢吗?”

“喜欢,喜欢,丫头不管送我什么我都喜欢,况且这还是你亲手织的,意义更是不一样,等到了冬天,爷爷就天天围着它。”

穆易欣挑衅的看着穆丝柔,她倒要看看她能送出什么好东西。

“手织的围巾有什么了不起?爷爷,你带这条围巾出门见人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穆思柔走到穆老爷子面前,将她手中的礼物递给他,“爷爷,这个礼物我虽然是用爸爸的钱买的,可里面有我满满的祝福哦!”

“好好,不管你们送什么,爷爷都是喜欢的。”

穆老爷子打开穆思柔送给他的礼物,这是一本人体穴位大全的书籍,上面很全面的介绍了各种穴位的作用及养生,他有一本,但早已经被他翻烂了。

“思柔,你怎么知道爷爷最近正需要这本书?”

穆思柔一脸傲娇,显然是做给穆易欣看的。

然而穆易欣也是没有悬念的又被她点燃了怒火。

穆思柔整天就是玩乐,她哪里知道穆老先生的书已经被他翻烂?只想着投其所好是没错的,却没想到真的被她歪打正着选对了礼物。

“爷爷,这一次知道真正把您的事放在心上的人是谁了吧?什么手工围巾?让爷爷戴出去贻笑大方吗?”

“太可笑了,你每天家都不回竟然知道爷爷需要什么书?”

穆易欣嗤笑,鬼才相信她对爷爷的事情感兴趣!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臭丫头可不可以让我清静清静?”

好脾气的穆老爷子终于被她们争吵得不耐烦了,“易霆、落落,你们两个陪我去吃些东西。”

“是。”

“爸,我有些工作上的事想找易霆谈谈。”

“那好吧,你们父子俩好容易见一面,有什么事快去谈吧!”

颜落落看了穆易霆一眼,见对方向她点点头,她便扶着穆老爷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小柔,妈妈有话说,跟我过来。”

吕寒的表情有些不悦,她抬腿离开,穆思柔乖乖的跟上去,临走的时候却也不忘狠瞪穆易欣一眼。

穆天澜自始至终都是那张冰块脸,他盯着穆易欣,本想训斥她,却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前也不好发作,只好悻悻的转身和穆易霆离开。

留在原地独自一人的穆易欣望着吕寒母女离开的方向,愤怒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她便疾步跟上去,想看看她们又耍什么花样?

颜落落早已经饥肠辘辘,她夹给身边的穆老爷子一块甜品,还小心的挑了一块奶油较少的,然后自己也夹了一块迅速放进嘴里。

都说吃甜食可以让心情变得愉快,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落落,易欣和小柔平时就总是吵吵闹闹的,你别见怪。”

“怎么会?医生爷爷,她们两个都很可爱。”

穆老爷子叹了口气,“易欣这孩子从小就没了母亲,她的内心多多少少都要比同龄人自卑一些。”

“在她和易霆还没有从丧母之痛走出来的时候,她爸就再娶了,我知道因为这件事,他们对父亲的意见很大。”

“后来小柔的出生,就让易欣更是打心底里讨厌她,她们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可却一见面就斗嘴,我们这几个长辈对她们也是没有办法,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

颜落落静静的听穆老爷子讲着过去的一些旧事,她心中深藏了许久的问题也不知道该不该问。

“我现在最期盼的就是这两个丫头赶紧找个好男人嫁了,这样我也能多过几年安生的日子。”

穆老爷子的双眼满含笑意,虽是这么说,可到他这个年纪,儿孙的幸福快乐就是他最大的心愿。

“落落啊,你和易霆……”

他今天看到穆易霆的眼神明显是有心事的,能让他烦恼的无外乎是感情或是公司的事,但他更倾向于前者。

颜落落知道他要问什么,“对不起医生爷爷,可能要让您失望了,我和穆易霆如今依然只是单纯的契约关系。”

穆老爷子点点头,但眼中难掩失落,“你们年轻人对待感情的态度我不是很了解,不过,我能看得出来易霆对你是很特别的。”

“那么你呢?如果你与他有着同样的想法为什么不把事情说开呢?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何必要相处的那么小心翼翼?”

“有些事,我不想你们等到我这个年纪才看清楚自己的心。”

话是很有道理,可她和穆易霆中间隔的东西太多,他有他的责任,然而她也有她的尊严。

“医生爷爷,这些日子以来,我确实和穆易霆有一些矛盾,不过您放心,我们会处理好的。”

穆老爷子的心中难免会有担忧,不过他向来相信他无所不能的孙儿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老爷子,是时候该切生日蛋糕了。”

康伯忽然的到来打断两个人的对话,穆老爷子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落落,陪我去切蛋糕。”

每年他生日的重头戏便是切开那十层的祝寿蛋糕,十层寓意着长命百岁。

宾客们不管是否爱吃,每个人都要象征性的吃上一口,以此来代表对老爷子的美好祝福,也预示着今天的寿宴正式开始。

美丽的主持人打扮的端庄大方,她站在话筒前,向所有人展露她最职业的笑容。

如果颜落落没有认错,这位主持人是帝都电视台的当家花旦——曲梦溪。

她竟然来到穆家做生日宴的主持人,而且大家看上去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稀奇,这让她着实大吃一惊。

不过她发现,曲梦溪笑容温柔,她总是有意无意的望向她身边的穆易霆。

她转过头想看看他此刻的表情,却发现他正在看着自己。

颜落落转回头,感觉身边的男人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让她不由自主的向他身边靠了靠。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宴会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即将到来,有请我们的寿星穆老先生登场!”

迎着掌声,穆老爷子缓步走到会客大厅的正中央,周围宾客自觉的围上来。

不管他们平日里是富商,还是官员,此时此刻,都要诚心的为他送上祝福。

因为今日的宴会于穆家来讲是很平常的家宴,但于他们,也许是影响自己前途的一次机会。

整个穆家人都站在穆老爷子的身旁,此时的画面看上去无比和谐,当然,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前一秒还在争吵不休。

掌声雷动之中,两名服务生将一座制作精美的十层豪华蛋糕推到穆老爷子的身前,蛋糕的顶端是一颗硕大的寿桃。

穆老爷子满脸笑容的走到话筒旁,“首先,感谢各位宾客不怕路途遥远、抽出宝贵时间来参加我这个老头子的寿宴,大家的祝福着实让我受之有愧。”

“祝大家今天能够吃得开心、玩得尽兴,也希望所有人能沾沾我这个老寿星的福气和喜气,人人都能长命百岁!”

穆老爷子向所有宾客深鞠一躬,他身边的子孙也鞠躬向来宾表示感谢。

“好,下面就是今日宴会的重头戏了,有请穆老先生切开生日蛋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