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手术中/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易霆拧眉思索,既然颜落落大半夜的从医院跑去那里,就证明她知道有危险,所以等她醒过来,一切自然真相大白。

“少爷,对不起,是我没用。”

他还是第一次见风离如此狼狈的样子,以他的身手,对付几个小流氓还是绰绰有余的,他会受伤也一定是因为保护颜落落的缘故。

“好了,先不要说了,去护士那里检查一下。”

风离回头望了一眼手术室的门,门顶上亮着“手术中”三个字,然后,他若有所思的转身离开。

穆易霆坐在等候区的椅子上,他努力压制住内心的焦躁不安,可双眼中的忧虑却是藏不住的。

“李医生,伤者左胸口中刀,并没有伤及心肺,不过刀仍未拔出。”

心胸外科的主刀医师李赫被大半夜的紧急召来,他正在换手术服,值班医生趁这个时间给他讲解颜落落目前的情况。

当医生这么久,类似她这种伤的人他也见得多了,一般都是打架的时候,被对方或故意、或失手而刺伤。

严重的当场死亡,不严重的也要经历彻心彻骨的疼痛。

“还有……伤者是穆少的太太。”

李赫诧异,“穆太太?怎么可能?”

“是真的,穆少现在还在门口等着呢!”

“怎么不早说?”

李赫急忙走进手术室,见颜落落正脸色苍白的躺在手术床上,一切手术用具已经准备就绪。

“李医生,伤者血压、心跳暂时正常。”

“准备手术。”

颜落落胸口的衣服布料已经被剪开,李赫仔细观察刀口的深度,结合刚才看过的X光片,心中有一丝隐隐的担心。

水果刀虽然没有伤到主动脉,不过刀刃却与动脉紧邻,如果在拔刀的瞬间将它割破,就有可能引发大出血,这正是考验一个主刀医生的时刻。

所以,他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血袋准备好了吗?”

“李医生,伤者血型特殊,我们医院的血库暂时没有,已经去别的医院调了。”

李赫脸色不悦,“没有血袋怎么手术?这点常识还没有吗?”

“可是伤者现在情况不是那么严重,如果处理得当,并不需要输血……”

他快被身边的护士气到跳脚,“新来的?”

对方也自知说错了话,心虚的点头。

“你是主刀还是我是?处理得当?你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伤者发生意外,就是我处理不当?”

“所有的手术,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都有一定的危险性,我们所应该做的就是杜绝一切危险的发生,怎么杜绝?不单单只是一个医生的好手艺,而是要做好手术前万全的准备!”

“如果你连这一点都不知道,那么你就从哪儿来的回到哪儿去。”

“对不起,李医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错了!”

李赫虽心中有火,但此时并不是生气的时候,床上躺的是穆太太,如果她有什么闪失,他相信他的整个科室都会在这间医院消失。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催血袋!”

护士吓得急忙向手术室外面跑。

“等等,与伤者有血缘关系的家属,他们的血型是否匹配?”

“已经问过了,除了门外的穆少,还有一个常年在我们医院住院的母亲,她的血型与伤者不同。”

“伤者什么血型?”

“Rh阴性血,而且是AB型。”

李赫震惊,“上天!”

今天晚上让他惊讶的事情简直太多,他的压力瞬间爆棚,毕竟病床上女人的安危关系着他今后的事业走向。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年轻的护士小姐匆忙逃跑,她又何尝不是被他吓得心惊胆战。

“穆少在哪?有些事情我要征求他的意见。”

“穆少现正在门外的等候区。”

手术门打开,穆易霆和已经处理好伤口的风离坐在椅子上焦急的等待。

他们见有人出来,便急忙迎上去。

“穆少,我是穆太太这次手术的主刀医生。”

“她现在怎么样?”

“穆太太的伤虽然没有伤及主要部位,可是那把水果刀的刀刃正好紧挨着一条主动脉,如果在拔刀过程中将它割破,那么很容易引发大出血。”

“而且因穆太太的血型极其特殊,这让手术无形中又增加了许多难度,况且我院的血库现在并没有这种血型,我想整个帝都也不见得会有多少。”

穆易霆和风离两人同时愣住,特殊血型?难道……

“她……是什么血型?”

“Rh阴性血,而且是更加稀有的AB型。”

穆易霆整个人是处于发懵的状态,他费尽心思寻找了那么长时间的血型,原来她就近在眼前。

此时的他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高兴的事霍栖月终于有救了,难过的是颜落落人正躺在手术室内还未脱离危险。

一旁的风离更是难以置信,如果在几个小时前他知道颜落落是这个稀有血型的话,他会不顾一切的让她切下来一块肝移植给霍栖月。

可是现在,他犹豫了,手术室里的女人是为了救他才躺在那里,他怎么忍心再去要她一块儿肝脏?

李赫看着面前两个满脸写着诧异、犹豫和纠结的大男人,他是理解的,因为他从医这么久也是极少遇到这种稀有血型的病患。

“穆少,我知道您肯定会觉得不可思议,可是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将这种可能性扼杀掉。”

穆易霆努力克制住内心的波涛汹涌,的确,现在最重要的是让颜落落脱离危险,“什么办法?”

“为了减少过多失血,我打算为穆太太用VATS,简单来说就是采用电视胸腔镜,它创伤小、恢复快,能很精准的看到患者伤口内的具体情况。”

“不过,它也并不是百分之百适用于所有胸部刀刺伤,如果不可以,我还是要为穆太太做开胸手术,不过一定要备血。”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她安然无恙的出来。”

李赫被他冰冷的语气震慑到,一股寒冷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散发出来,让周围的空气瞬间降至冰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