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没有AB型的Rh阴性血/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易霆的话不知道是真的担心颜落落的安危,还是怕她出了事就没有人能救霍栖月了。

想到这里,他陷入更深的纠结中。

“是……是,穆少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

李赫转身再次进入手术室,重新消毒换过手术服后,站在手术台前。

“准备VATS,血袋调过来没有?”

“李医生,对不起,帝都的各大医院血库都没有AB型的Rh阴性血。”

李赫就快抓狂,这让他无形中觉得压力倍增,只期盼他多年的从医经验可以让他在手术中不出任何差错。

在胸腔镜的帮助下,李赫很快找到刀刃边的动脉血管,此时他的额头已满是汗珠,好与坏都在这一念之间。

“擦汗。”

站在他身边小护士听话的为他擦去额间的汗水。

“准备拔除利器!”

全手术室的医护人员空前的紧张,他们已经历过很多场大大小小的手术,但却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是因为他们第一次在没有备血的情况下进行手术,更是因为躺在手术台上的人是穆易霆的太太。

李赫做了两次深呼吸,然后心下一沉,将手伸向颜落落胸口上的那把水果刀。

他的眼睛紧紧盯着胸腔镜头,手上一用力,迅速将水果刀拔了出来,伤口瞬间有血流出来,手术助手连忙给伤口进行消毒、止血。

李赫看着那根完好无损的大动脉,那种心情比他从前做得任何一场手术都富有成就感。

他心间有一股不明原因的暗流直冲而上,惹得鼻子酸酸的,颜落落的命和他的事业同时保住了!

几分钟后,手术室内响起鼓掌声,大家都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好了,可以进行伤口缝合了。”

“是。”

李赫走下手术台,脚步也变得分外轻松,“今天早饭我请,每个人都有份!”

“谢李医生!”

经过几个小时的手术,天色已蒙蒙亮,穆易霆望着窗外远处的天边,太阳正在慢慢的从地平线上升起,预示着新一天的到来。

手术室门上的“手术中”三个字已经熄灭,风离第一眼就看到了。

“少爷,手术结束了!”

穆易霆转身疾步走上前去,见李赫正开门走出来,他随手摘下口罩。

“穆少,穆太太的手术很成功。”

对面的两个男人同时松了口气,他更是见到千年冰山脸的穆易霆削薄的嘴唇扯出了一点弧度。

不过很快又变回原样,让他以为刚才看到的不过是他的错觉。

“穆太太很快就会被推出来,然后就可以转到特级VIP病房。”

李赫的话音刚落,他身后的门就被打开,躺在病床上的颜落落被推了出来,她依然还在昏迷中,面上毫无血色,惨白得像一张白纸。

胸前满是已经干涸的深红色血迹,可看上去还是触目惊心,该死,她到底流了多少血?

“穆少,穆太太日后的康复工作也是由我负责,所以她有什么问题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有劳。”

穆易霆转身跟上已经走远的颜落落。

“今日多谢李医生了。”

李赫转头看同样受了伤的风离,“哪里,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那失陪了。”

颜落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映入她眼帘的还是那间熟悉的病房,胸口上的疼痛犹如万箭穿心,就连呼吸仿佛都能拉到伤口。

她想起昨晚那危险的一刻,水果刀戳入胸口的感觉她仍然记忆犹新,现在想起来,她还是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推开风离为他挡那一刀。

“好渴。”颜落落慢慢的抬起头,却牵扯到伤口,让她不禁惊呼出来。

“啊——”

“落落,你醒了?”

封云听见颜落落的声音,她急忙走过去,“你感觉怎么样?伤口很疼吗?”

“封云姐,我好渴。”

“好好,我这就拿给你。”

封云将带有吸管的水瓶拿到颜落落嘴边,她一口气喝掉了三分之一,半个夜晚加一个上午,她好像一直身在沙漠。

颜落落意识到此时的病房内只有她和封云,她心中难掩失落,为什么每一次她需要穆易霆的时候,他都不在她身边?

亏她还怕风离出事,让穆易霆身边没有保护他的人。

再有下次,她一定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才不会管他们主仆两个的死活!

“落落,少爷和风离去调查昨晚伤害你们的那几个流氓,你放心,少爷是不会让你白白遭受这些痛苦的。”

封云好像知道了她的小心思,所以她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免得她又胡思乱想。

“那他们找到那几个人了吗?”

颜落落急忙追问,如果那六个流氓被穆易霆找出来,那背后的指使者,也就是林医生,一定会被揪出来。

到时候他不承认还好,如果他承认这一切都是为了吕寒母女,那事情的未来发展将一发不可收拾。

怎么办?她该不该将她知道的事情告诉穆易霆?可是她没有证据,他并不见得会相信她的话,而且也许还会落个无端诬陷的罪名,那才真的是得不偿失。

可是她怎么解释,她昨晚忽然出现在抢劫现场这件事?她苦恼,没想到醒来,会有这么多让她头疼的事情?

“还没有,因为那个路口的监控设备因为修路而暂时停止使用,所以并没有拍到那几个人的样子。”

“而且风离虽然记住了那几辆车的车牌号码,可是查过了都是假的牌子,根本查不到车主的信息。”

封云将她刚做好的鸡汤盛到碗里,端到病床旁的桌子上,她把床头稍稍调起,让颜落落慢慢坐起来一些。

“少爷嘱咐我等你醒来通知他,他很快就会赶过来。”

颜落落忽然害怕穆易霆的到来,他一定会对她问东问西,她不能将她知道的全盘托出,有些情节她必须忽略掉。

然而,令她头疼的是,她的一点点小谎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封云姐,你不要联系穆易霆!”

封云疑惑,“为什么?”

“额……我很累,一会喝过鸡汤我想再睡一会,况且他还在忙着找凶手,就不要打扰他了。”

“也好,那就等少爷忙完再来。”

封云是答应了,可令颜落落没想到的是,穆易霆和风离已经推开病房门走了进来。

颜落落傻愣愣的看着风尘仆仆的两个男人,将她刚喝进口中的鸡汤咕噜咽下去。

“醒了为什么不让封云通知我?”

穆易霆走去颜落落身边,看到她安然无恙,他总算是放心了。

“我……是怕打扰到你,我已经没事了,等你忙完再过来也不迟。”

“你感觉怎么样?”

穆易霆关切的眼神让颜落落心中一暖,“我没事了,就是伤口还很痛。”

“如果太痛就告诉封云,她会找护士给你打止痛剂。”

“嗯。”

此时的风离一直站在门口不敢走过来,他更是没有勇气直视颜落落的双眼。

“风离你好没良心,我替你挡了一刀你竟然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颜落落忍住来自胸口的疼痛,她无意中看到站在门口拘谨的风离,为了不让他自责,她故意假装抱怨他。

风离抬头,颜落落的咒骂让他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但仍然嘴硬的想要指责她的鲁莽。

“谁让你多管闲事?如果不是你自作主张,那个流氓头儿就被我抓到了!”

颜落落忘了她胸口还有伤,她激动的想要坐起来,却被穆易霆及时制止住。

“你干什么?还想伤口裂开重新进手术室?做事总是冲动,从来不经过大脑。”

难道她好心救了风离倒成了猫抓耗子,多管闲事了?

“好啦,再有下次我直接逃跑,绝不管你们的死活,这下满意了?”

颜落落的怒气成功的结束了这一段无关痛痒的对话。

“你昨晚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出事的地点?”

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可是她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告诉他。

“这个……我昨晚去处理额头上的伤口,走到半路我发现我的手包不见了,那里面有我的手机和一些现金,所以我急着出去找。”

“可没想到找到那条路口的时候正看到风离与几个流氓起了争执,于是我走近了想看看发生什么事。”

她的话漏洞百出,昨晚他们是从主宅一路坐车来到医院,中途并没有下过车,就算是手包掉了也只会是在车上,或急诊大楼的门口,怎么会掉到半路?

“你的手包在这里。”

穆易霆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颜落落的手包,面色明显变得不悦。

颜落落尴尬的扯出两声干笑,“呵呵,太好了,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穆易霆将手包放在床边的桌子上,然后在她旁边的椅子坐下,难得的耐心等待她讲实话。

“在主宅的会客大厅,应该是在你和爷爷摔倒时无意中掉的。”

“对对,一定是那个时候被我不小心丢的,还有,医生爷爷怎么样了?我还想去看看他老人家呢。”

颜落落巧妙的转移了话题,不过在此时反倒显得做贼心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