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封副总他对我有恩/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才刚刚在帝都混得风生水起,不可能为了这个断送掉他这几年努力得来的成就。

于是,郑重选择以匿名的方式直接发布到网上,雇用大量水军将事情扩大,他便可以以记者的身份进行采访。

虽然不得已要与其他同行共同分享,可这毕竟是近期唯一值得挖的新闻,而且一路顺藤摸瓜,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不一定。

可千算万算,还是因为他过于急切了,以为能在颜落落那里挖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却没想到触碰了穆易霆的逆鳞。

他已经将他调查的一清二楚,换句话说,他已经是穆易霆手中的蚂蚁,想要翻身,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如今,他的所有努力都将断送在他自己的手中。

“穆少,我想让你知道,我这么做并不是故意针对穆家。”

穆易霆嗤笑,“有没有故意针对我你心里面清楚,我为什么会调查你,我想你也清楚。”

郑重觉得背脊一凉,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我会调查颜小姐……是因为……”

“说不出口?我可以替你说,是因为你背后的人,可对?”

穆易霆见他不回答,知道他是默认了,“封兆昀,他这么多年帮了你很多,包括你几年前可以大张旗鼓的回到帝国。”

“如果没有他,你在美国的丑事早已在国内曝光,又怎么可能让你在帝都的新闻界有今天的地位?”

郑重诧异的看着他,“原来,穆少是知道的,我还天真的以为我做得已经滴水不露了。”

“从你曝光颜落落陪酒那件事开始,我就已经怀疑到你了,虽然当时你有杨若珊这个挡箭牌。”

郑重苦涩的笑着,“封副总他对我有恩,所以他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

“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刚刚是要为了你的前途向我出卖你口中所谓的恩人。”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和丁副主席的事情如果被曝光,谁也救不了我,所以穆少,我恳求你放过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穆易霆自是瞧不起他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他可以如此轻易的出卖帮助他多年的封兆昀,自然也是会出卖他的。

这种人永远都是利字当头,他怎么能放心用他?

郑重见穆易霆不为所动,他大脑飞速运转,心中有种破釜沉舟的架势。

“难道穆少不想知道当年有关于您母亲的一些事吗?”

穆易霆震惊,那段虽然被他尘封,但却永远都不敢忘记的回忆,现在却被他轻描淡写的提出来。

他抑制住内心的波涛汹涌,“你都知道些什么?”

郑重没想到他会这么淡定,但他知道,曾经名满帝都的封家大小姐,也就是穆易霆的母亲,她的话题向来是穆易霆难以释怀的。

“穆少,不要怪我此时的趁火打劫,我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这些旧事是我最后的王牌。”

他不禁打了个寒颤,即使是盛夏,可他却依然感受到来自对面男人散发出的寒意。

穆易霆双眼展露出久违的杀戮,可嘴角却不由得扬起。

他知道郑重不会这么容易就告诉他,他要的东西在他看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他讨厌被人要挟的感觉。

“你难道不怕今天走不出我穆苑的大门?”

“我怕,可是我知道我手里攥着的东西可以让我安然无恙的离开。”

郑重不怕死的直视穆易霆充满戾气的眼睛,事已至此,他不得不孤注一掷,用他的所有去跟穆易霆赌。

“其实,我也是刚去美国的时候,才有机会认识封副总,记得那一天,我面试了近十家公司,可全部都是因为我的学历而将我拒之门外。”

“这让我很沮丧,所以晚上,我独自在酒吧里买醉,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瘾君子,我已经道过歉,可他还是不依不饶,于是我愤怒间与他发生肢体冲突。”

“却没想到他还有十几个同伙都在这间酒吧,我一个人自然是打不过他们。”

“但是,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或许是酒精的作用,我拿起酒瓶砸在了那个瘾君子的头上。”

郑重再次回忆到那段过往,总觉得那晚的一切好像都是命中注定的。

“我手里的瓶子碎掉,可我并没有住手,而是又将残破的酒瓶直接插在他的腹部,当场的所有人都被吓坏,后来,他被送去医院,我被抓进了警局。”

穆易霆始终没有插话,对方的话很多,可他却意外的想听下去,甚至不想错过任何细节。

郑重苦涩的笑着,“当时我以为我的人生就这样完了,我在美国无亲无故,谁会来保释我?自己都快没饭吃了,哪里还有钱请律师?”

“我依然还记得我当时的恐惧,现在想起来还是会让我心有余悸,在我就快绝望的时候,一位黑人警察告诉我有人来保释我。”

“我当时几乎就要冲出去,根本顾不得知道那个好心人是谁,我被带了出去,就这样,我认识了封兆昀。”

“封兆昀为什么会救你?”

“我有问过他,他说我刚进酒吧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我,也许都是帝国人的关系吧,所以才会关注的多一些。”

郑重想起封兆昀当时对他说的话,“我们都是独自在国外闯荡,同胞遇难,能帮到的自然是要帮一把,况且当时的情况,我并没有觉得是你的不对。”

“那是我第一次流泪,不只是因为他救了我,更多的也许是一种发泄。”

穆易霆若有所思,手指不由自主的敲着书桌,“你进入UTV也是他的帮助?”

封兆昀竟然在美国也有不小的势力,他想,外公也许都不知道他在美国都做了什么,不过,他的一举一动都肯定是与封家的未来有关。

“没错,那次的事件解决之后,我便做了他的临时助理,日子久了,我便知道他竟然是封氏的长子。”

“后来,他有一天突然通知我,让我去UTV就职。”

郑重的脸色明显变得愉悦,眼神中流露出些许光芒。

“UTV电视台,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可以去那里工作,那是我学生时期的梦,不夸张的说,我会去美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它。”

“那时,我是从编导助理开始做起,因为我是外国人,所以难免会遭到本土人的排挤,不过却都被我一笑置之。”

“这次的机会来之不易,所以我拼命工作,别人工作五个小时,我偏偏要比他们做的多,我要用能力去征服那些排斥我的人!”

“终于,我还是没有辜负封副总和我的努力,我成功的升职为财经新闻的编导,我也是美国电视台首位黄种人编导,这份殊荣让我恨不得昭告全天下。”

“让那些曾经瞧不起我的人好好看看,我郑重也可以在美国主流电视台站稳脚跟!”

很快,郑重的脸色慢慢变得黯淡,“可是好景不长,可能是我太过追求名利,最终让我亲手砸烂了我的前程。”

穆易霆的眼中充满鄙夷和不屑,他知道郑重是如何被UTV近乎羞辱的驱赶出电视台,甚至没有给他收拾自己物品的机会。

他也是好不容易才查到当时的具体情况,利益熏心的郑重为了提高他节目的收视率,不惜故意安排女主播在直播节目中露点,以引发直播事故。

结果不出所料,他的节目在当天同时段的节目中收视率最高,可带给他的后果却也是成正比的。

当时互联网虽然没有现在传播的那么快,可舆论的压力还是让当天事件的女主播不堪辱骂选择自杀,她自杀前留下的一段视频揭露了郑重的种种劣迹。

警方虽然对他做了调查,却因为证据不足而不得不将他释放,可是UTV却态度坚决的将他解雇,为了压下恶劣的影响,所以电视台对此事并没有声张。

这样,他才有机会回到帝国,再次道貌岸然的享受着大家的关注和喜爱,然而这其中,自然也是有封兆昀从中间做了手脚。

“郑记者,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没有说到正题,是不是也该说说我想知道的?”

郑重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讲这些,是想告诉你封副总他帮助我太多,我本不该出卖他。”

“可你还是出卖了他。”

穆易霆嗤笑,对面的男人让他越发的觉得他是个卑鄙小人。

郑重不置可否,可他眼中却多了几分穆易霆看不懂的冷意。

“穆少,你以为他没有想过要做掉我吗?我对他的事情知道的太多,他不会允许他身边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炸掉的炸弹。”

穆易霆对他这句话还是比较赞同的,封兆昀,他也是一个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的人。

“我跟了封副总这么久,还做了他一年多的助理,但是他为人精明,有些事也是被我偷偷发现的。”

“这些年,封副总虽然一直都在加拿大,但是他却对国内的动向了如指掌,包括当初对穆太太的调查,我都是按照他的吩咐去办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