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手心手背都是肉/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生的回答让穆易霆看到了希望,如果不会伤害落落的话,那么......

穆易霆满心的幻想却被医生接下来的话,打回了原型。

“不过要是近期受过重伤的捐献者,一旦捐献大部分的肝脏,就会对自己的身体有很大的损害,更有甚者会危机生命。”

“为什么?”穆易霆的笑容僵在脸上。

“因为受过重伤的人身体机能还没有完全恢复,这个时候移植大量的肝脏,会加深身体的负荷,一旦身体承受不了这种负荷就会危及生命。”

风离跟着心跳漏了半拍,受过重伤,自从颜落落与少爷在一起之后没少受伤,算上这一次光是枪伤就是两次,更不用说被绑架的事情了。

这让少爷该怎么办?

手心手背都是肉,他该如何抉择呢?

良久穆易霆深吸一口气,“栖月还有多长时间?”

“一年之内必须做移植,一旦过了这个时间,就算是移植了肝脏,霍小姐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一年之内?

穆易霆记得张院长还有爷爷都说过要想让落落好起来起码需要三五年的时间,可是现在只剩下一年了?

一年之内的是时间落落要是给栖月做移植,一定会伤害到她的身体,可是不做移植,那么栖月也活不了。

“穆少,我先去准备给霍小姐的用药,记住近期一定不要让霍小姐情绪过于激动!”

“知......知道了!”

医生走后,风离觉得穆易霆的肩膀一下就垮下来了,他想要扶住少爷,但是想到少爷的个性,他是不会需要别人的同情的,所以伸到一半的手刚打算收回来,就被握住了。

风离诧异的看着少爷,“少爷!”

穆易霆的声音有些沙哑,“风离,你要是我,你会怎么做?”

然而换来的确实风离的沉默不语。

要是以前风离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霍小姐,但是现在,就连他都不知道这两个女人该如何抉择了。

她们两个要是普通的女人也就罢了,偏偏她们两个现在都是少爷的心尖上的人,就连少爷都不知道该如何的抉择,他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霍栖月在少爷最困难的时候一直陪伴着少爷,颜落落的单纯,善良,已经慢慢的走进了少爷的心里,这个时候要选择一个,这比杀了少爷还要为难

......

第二天一早,吕寒就带着穆思柔来到了医院。

“嫂子,对不起,是我不懂事害你受伤了!”

“嫂子你打我吧!”

“嫂子你骂我吧!”

穆思柔一见到落落就开始哭,一边哭一边说着自己的罪行,颜落落心中不喜,面上却表现的很自然。

要不是看到穆思柔绊倒自己的录像,说不定她会被穆思柔表现出来的假象骗到。

“没事了,你已经知道错了,以后不要再犯就好了!”

颜落落善解人意的帮穆思柔擦掉了眼角的泪水,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

呵,这是用了多少眼药水呀?

而且这些眼药水还是名贵的产品,普通人可买不到。

在看穆思柔身后的吕寒,从进来就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在打量着她。

还好风离在旁边,不然落落还真的没底,毕竟她可是撞破了吕寒两次好事。

穆思柔没想到自己精心准备的说辞,换来的确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不对?

怎么跟自己想的不一样,她不是应该安慰自己,诉说自己的不是,在不就大发雷霆吗?

怎么这么平静?

跟母亲说的不一样呀!

穆思柔的窘迫吕寒看在眼里。

“落落,我这么叫你可好?”

“好,阿姨您请坐!”落落客气道。

“落落,柔儿从小被我惯坏了,你别介意,我已经狠狠的教育过她了,这孩子本性不坏,只不过有些小孩性子。”

吕寒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将穆思柔的行为说成了小孩子性子,也难怪这么多年在穆家的地位可以屹立不倒。

“不介意!”

落落保持着该有的大度,还有招牌笑脸。

旁边的风离看到颜落落虚假的笑,冷哼一声。

落落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风离,自己又哪里惹到他了,她可是在很卖力的表演,一点都不知道尊重人家,真是没礼貌。

颜落落可能忘了,风离对她就没有有礼貌的时候。

病房的气氛顿时尴尬到极点。

“落落,那个柔儿......”

吕寒还没说完,就被落落打断了,“阿姨,柔儿怎么了?难不成柔儿真的像是报纸说的那样,吸毒吗?”

“不是的!柔儿不会做那种事的,那都是那些记者胡说八道,你别当真,柔儿是最乖的孩子了!”

吕寒极力的解释,可是她的解释,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墨镜下的风离不厚道的笑了,看来落落也是一个记仇的人。

风离不知道,他现在对落落的称呼已经变了,以前总是说那个女人,现在却亲切的称之为落落。

吕寒对于落落的态度很不满意,但是却一直隐忍没有发作。

“封云,你帮我带着柔儿出去吃点东西,我有话要跟落落单独谈谈。”

等了半天封云一动不动,吕寒懊恼。

“怎么,我使唤不了你是吗?你别忘了你是穆家的人。”吕寒眼睛微眯,气势直逼封云。

落落眼睛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风离,两人四目相对,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嘲讽的意味。

笑话,跑这里来耀武扬威,走错地方了吧!

叫她一声阿姨其实是给医生爷爷面子,要不是看在医生爷爷的面上,谁会搭理她。

封云可是穆苑的管家,一般人可是没权利使唤她。

“夫人,少爷说,让我寸步不离的看着少奶奶,所以我不能离开。”

封云并没有被吕寒的气势吓到,不卑不亢的看着吕寒。

穆思柔总觉得这里太憋屈了,想着赶快离开,反正已经道过谦了,也不会在有人说她了。

“母亲,我们快走吧!柔儿想要回去了!”

“柔儿,乖,再等一会儿,我们就回去。”吕寒慈爱的摸了摸穆思柔的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