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各怀心事/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信已经送到了,看来也没自己什么事了,张梦瑶再次戴上眼镜,趾高气昂的走了。

走的时候张梦瑶还特意看了一眼病房的设施,穆少对颜落落那个贱人还真是好,这么好的高级病房居然给这么一个老女人住,真是浪费。

空气中还弥留着张梦瑶留下的刺鼻的气味,宋华眉头像是麻花一样,拧在了一起。

不可能,他怎么会知道的?

那件事情的知情者差不多都死了,他绝对不会知道的。

对,他一定是在骗自己,他只是骗自己想要钱而已。

宋华,一遍一遍的安慰为自己,她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不行,她不能倒下。

宋华暗自咬了一下舌头,让自己保持清醒。

颤抖的双手将李庆祥的信,撕了个粉碎,然后团成一团,吞了下去,确定自己已经咽下去之后,这才按响了护士铃。

封家主宅。

“易霆,最近在忙什么?都不来看看外公,是不是看外公卸下了主权,觉得外公没用了,所以也不想来看我这个老东西了?”

“易霆不敢,只是最近要忙的事情比较多,这才没来看外公,以后我一定争取多来看看外公。”

穆易霆扶着封永东沿着花园散步,两个人各怀心事,已经在花园里逛了一个小时了。

今天一大早封永东亲自打电话叫穆易霆回来,说是想他了,这样的理由,他自然是不信。

看来他已经察觉到什么了。

封永东顺手摘下一朵开的真艳的狐尾百合,轻轻了嗅了嗅,露出了这个年纪该有的笑容。

“易霆,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狐尾百合,母亲最喜欢的花。”

穆易霆蹙眉,他知道,这个时候外公提起母亲又是想用亲情捆住自己。

“不错这是你母亲最喜欢的花,狐尾百合,你知道狐尾百合的花语是什么吗?”

“尊贵,欣欣向荣,杰出。”

“不错这几个词,说的正是你的母亲。”

穆易霆沉默不语,想起自己的母亲,目光中露出久违的杀气,这让旁边的封永东十分的不安。

随着穆易霆的成长,封永东的危机感越来越强列。

封永东轻咳了几声,穆易霆赶忙扶着他坐在最近的椅子上。

“外公你怎么样?要不要找医生来看一下。”

“人老了,不中用了。”

“外公说的哪里话,封氏企业离不开外公。”

封永东笑了笑,眼神突然变的锐利起来,“易霆,你和封钰是最好的兄弟,你一定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的,对吗?”

看来外公自己知道自己的动作了,也罢,倒不如今天说明白。

穆易霆突然站了起来,“外公,我自然不会做对不起封钰的事情,但是要是原本就不属于他的东西,现在非说是他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你最近就收购了很多封氏的公司?”

“外公,只是正常的合并,没什么不同。”

穆易霆十分轻松看着面前的这片狐尾百合花圃,小的时候,母亲每次回到封宅都会带着他来到这片醉人的花圃,母亲在这片花圃中轻轻起舞的样子,他至今难忘。

母亲是那么的优美,那么的不可方物,好像一不小心落入凡尘的花仙子一样。

沉浸在回忆中的穆易霆,突然气势陡转,杀机外泄。

这一切都被那些人给毁了,他一定要夺回属于母亲的东西。

封永东看着穆易霆的变化,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有一种畏惧,想要臣服的感觉,一定是自己想错了。

“易霆,你母亲为了封家做出很大的贡献,封家有今天离不开你母亲的功劳,你放心,只要外公活着,封家就永远都有你的位置。”

穆易霆冷笑,他以为自己稀罕在封家的的地位吗?

他要的是整个封家。

封永东知道,要是不暂时稳住易霆,那么等不到一年,封氏产业就会改姓穆。

封永东一挥手,马上就有四个保镖带着一个女仆走了过来。

穆易霆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仆,女仆就是那天陷害颜落落的那个安琪,这个人应该是封兆昀的人。

“老爷,穆少饶命呀!”

安琪当场就跪了下来,不住的求饶。

“外公,不知道这个人犯了什么事?要跟我求饶。”

“你来说!”

封永东指着安琪,沉重的问道。

安琪再来这里之前,应该是受到了严刑拷打,身上有多处的淤青。

穆易霆嘴角微微上扬,安静的看着接下来的这一场戏。

“老爷,穆少,大小姐的镯子是我收拾房间的时候不小心打碎的,不关颜小姐的事情,请老爷和穆少责罚。”

安琪颤颤巍巍的跪在穆少的面前,额头磕在硬邦邦的大理石上,一声一声,敲在人的心底。

“我知道那个镯子是大小姐生前最珍贵的东西,一旦老爷和穆少知道是我打碎的一定不会轻饶了我,所以我就打算先将镯子藏起来,然后在嫁祸给别人。”

“......”

“可是没想到这个时候颜小姐,刚好进了那个屋子,我想颜小姐是大小姐的儿媳妇,就算老爷和穆少知道是颜小姐打碎的也不会难为颜小姐。”

“......”

“最多,会训斥颜小姐几句。”

安琪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声音小的就像是蚊子一样。

“说完了?”

“说完了!”

“外公,封宅惩罚这种不守规矩的仆人,应该有自己的一套体制吧!像她这种,心怀不轨,陷害她人的人应该怎么处罚呢?”

“外公老了,不记得,易霆可还记得,不防说给外公听听。”

“这种人,应该砍断双手,或者打断双脚,扔到监狱里面。”

安琪一听要打断自己的双手双脚,就止不住的颤抖,“老爷,穆少饶命,安琪不是故意的,饶命呀!”

一个女仆而已,封永东倒是不在乎,只不过这个人是老大的人,这么公然的处理?

“你们四个人,将她带下去,打断她的腿,让管家给她一笔抚恤金。”

“是。”

“慢着。”

“易霆,怎么了?”

“外公,既然这个女仆打碎的事母亲的东西,不如在这里让我这个儿子,亲自处决她,也好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