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已经处理妥当/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话间的功夫,穆易霆的电话响了。

“已经处理妥当。”是风离来的短信。

穆易霆转过身,腰板挺得笔直,深邃的眼眸带着几分慑人的气息,成熟男人的神秘感,在他的身上显露无疑。

“外公,我看就现在处理这个人吧!”

狐尾百合的花海,随风晃动,好像在回应着穆易霆的好心情。

“如此,就交给你吧!”

封永东不在多说,警告的看了一眼安琪,也就将目光转向别处,不过手中不断转动的拐杖,确实泄露了他紧张的心情,直觉告诉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封宅的人递给了穆易霆一根限量版的棒球棒,穆易霆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感觉还不错,很顺手,随后使劲的甩了甩。

动作十分的优美,标准,堪比棒球运动员。

四个保镖将安琪死死的按住,穆易霆托着棒球棒,一步一步朝着安琪走来,棒球棒在地上留下一道道很深的划痕。

这些划痕像是有生命一样,朝着安琪不断地逼近,这一刻安琪觉得穆易霆就是来自深渊里的恶魔,十分的恐怖。

“穆少,饶命呀!”

“我也不想的!”

“呜呜呜!”

穆易霆停了下来,握着棒球托起了安琪的下巴,极富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有什么理由让我饶了你,嗯?”

“我......我......”

安琪看了一眼花圃对面的阁楼,内心挣扎,最终咬了咬牙,“请穆少责罚!”

穆易霆热了热身,有意无意的指着对面的阁楼,最后狠的砸了下去。

“咔嚓!”

“啊!”安琪一听声音就晕了过去。

穆易霆嫌弃的将棒球棒扔给身旁的保镖,嗤笑道,“真是没用,还没打,就晕了。”

封永东这才发现刚才的声音来自于花圃周围的栅栏,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他知道易霆是不打算追究了。

“外公,我先走了,以后有空再来看你。”

“好,你去吧!”

直到穆易霆的身影消失,封永东才让人将安琪拖下去。

感叹道,“他终究还是像他的母亲。”

封永东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对面的阁楼,这一眼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最终在仆人的搀扶下离去。

“啪!”

封兆昀拿着狙击步枪对准了阁楼对面的花圃,打了一枪。

感叹道,“可惜没有子弹。”

“大少爷,刚才老爷派人来说,让你务必将对面花圃的栅栏修好。”

“知道了,东西都收好了吗?”

“大少爷请放心,那根棒球棒上面的指纹已经让人保存好了。”

“那就好。”

外甥,你母亲那么厉害都斗不过我,你以为凭你一个后辈,就可以将我打倒吗?

别担心,日子还长。

此时的穆易霆不知道,他当时的一时不查,为他将来带了多大的麻烦,等他知道之后,自是后悔不已。

......

“唉。”

这已经是颜落落不知道多少回叹气了,旁边的封云,好笑的看着孩子气般的少夫人。

“少夫人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无聊。”

“要不我去给少夫人做点好吃的吧!”

“不用了封云姐,你就在这陪我吧!要不然我身边一个人没有,我更觉得无聊。”

“少夫人且在忍耐一段时间,等伤好了就可以出去了。”

“嗯。”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穆易霆那个家伙将自己保护的跟国宝一样,病房里全方位的摄像头,门口四个保镖,各个出口都有人监视,在暗处还有十多个保镖待命。

一有风吹草动保镖们立刻上阵。

这些天医院的保卫工作倒是好了不少,抓住好几个小偷。

可是,这得多少钱呀!

果然有钱人的生活是你不能想象的。

“封云姐,风离那个小子去哪里了?”

封云微笑道,“少夫人,风离要是听到你叫他小子,他肯定又要收拾你!”

“我才不怕呢?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

“风离一向是跟少爷形影不离,大概是帮着少爷处理事情。”

“封云姐,你不觉得形影不离这个词语是用来形容男女的吗?用来形容两个大男人,是不是有点YY了!”

颜落落冲着封云挑眉,封云没好气的看着颜落落,“少夫人,你这话要是让少爷听见了,恐怕你又要受苦了!”

封云觉得自从少夫人这次受伤之后,人活泼了不少。

“怕什么,我还没说他们两个有不正当的关系呢?”

封云笑着摇了摇头,忽然觉察到有人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顿时站在一旁不敢说话,颜落落说的正起劲,根本没有一时到来人。

“封云姐,你看这么长时间我从没看见过风离有女朋友,他总是带着穆易霆的身边,而且你看一开始他对我的态度,现在想想,有可能,他就是在吃醋。”

风离的脸都黑,他真的想要撬开颜落落的脑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怀疑自己跟少爷。

不过看了一下少爷的脸色,好像比自己还黑。

“他觉得是我打扰了他和穆易霆相处,所以才会敌视我。”

颜落落讲的十分的投入,好像真的有那么一回事是的,他没有注意到,封云已经给她使了好几回眼色了。

封云看到颜落落讲的越来越投入,不该说的都说了,不该听的也都听了,现在停止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封云转身出去。

颜落落看见封云出去了,以为封云是给自己准备吃的了,也没有理会,反而满心欢喜的等待吃的来临。

封云出了病房,才发觉后背都是冷汗,少爷的眼神好可怕,但愿少爷可以看在少奶奶有伤的份上,轻罚少奶奶。

“风离不会跟查理是一样的人吧!要是这么说,穆易霆也是一个不错的人,起码不会在意世俗的眼光。

颜落落越说越离谱,越说门口两个人的脸色越黑,颜落落甚至说到了将来风离要去做变性手术。

风离再也忍不住,冲了进来。

“颜落落,你刚才说谁去做变性手术?”

风离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蹦出口,双目像是淬了毒一样锋利。

颜落落的心跳顿时落了半拍,糟了,他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自己刚才说的话,他该不会是都听见了吧!

颜落落讨好的看着风离,再怎么说先过去眼前这一关。

“风离,你听错了吧!说没说变性手术呀!”

“要不要我把监控调出来给你听听?”

风离指了指墙角的摄像头。

糟了,怎么把这些东西,忘了,咦,有了!

“我刚才是提了变性手术,我是说我将来要学习如何研制有关变性方面的药,我说的是研究,跟你没关系,你可千万别往自己身上靠,难道说你真的有那个意向吗?”

“颜落落?”

风离忍无可忍,挥着拳头上前走了一步,颜落落吓得从床上跳了下去,颤颤巍巍的指着风离。

“风离,你要冷静,冷静哈!”

“颜落落,伤好的挺利索呀!看来已经没什么大事了!”

颜落落摆出了苦瓜脸,“风离帅哥,我这不是害怕挨打吗?其实我一点都没好,晚上睡觉的时候一翻身就疼?真的!”

颜落落捂着自己的胸口,还痛苦的叫了两声。

风离被她气笑了,“颜落落我怎么记得你是后背受的伤,而且,你捂得地方好像也不对吧!”

颜落落尴尬的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我记错了,是这边,你就放过我吧!我真的没说你?”

风离心中有了一丝邪念“你刚才说的不是我是谁?”

颜落落看着风离的双手嘎吱嘎吱响,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马上就要跳出来了。

不会吧,这个风离怎么这么记仇,自己好歹也是他的救命恩人,怎么这么狠呀!

不行还是保命要紧,回头再找穆易霆诉苦。

“那个我刚才说做变性手术的不是你,我说的是穆易霆!”

穆易霆?

风离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果然一道冷气扑面而来。

这下有好戏看了,颜落落祝你好运。

风离一步一步后退,眼看着要走了出去,颜落落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会这么巧吧!

风离在路过穆易霆的身边的时候,穆易霆突然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极具杀伤力,顿时风离的生命力就掉了好几个等级。

“把摄像关了,出去。”

听到这个声音,颜落落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今天她嘴怎么这么欠。

颜落落像是猴子一样,蹦到了床上,将自己蒙在被子里,她以为这样,穆易霆会放过她,但是很明显,她想多了。

穆易霆一进房间,就将被子扔到了地上,颜落落来不及惊呼,嘴就被人堵住了,再被堵住的那一刻,她就在想,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就好了。

颜落落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的事情了。

疼。

哪都疼,穆易霆真是变态,不就是一句玩笑话吗,至于吗?

自己可是病号呀!

“嘶!”

“少夫人,要不要吃点东西,少爷走的时候特意让我炖的汤,你要不要来一点?”

“封云姐,你学坏了,连你都欺负我!”

颜落落哀嚎,不过还是在封云的搀扶下喝了一碗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