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你痊愈,我们结婚/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易霆似乎没有料到,颜落落会先开口说这个事情,本来准备来告诉她,禁足的话取消,现在她居然敢这么对自己说话,穆易霆改变了来颜落落房间的初衷。

“知道就好。”穆易霆转身离去,冰冷的声音还是像往常一样,没有一丝的情感。

颜落落有些奇怪,今天这冰山竟然没有提母亲停药的事情,是因为忘记了吗?

回到书房中的穆易霆,发现风离在一书房内等着他,皱了下眉心,有些参不透风离的来意!

“少爷,我有事要禀报!”

风离见穆易霆回来,收起他翘起的二郎腿,起身看向穆易霆。

“什么事?”穆易霆坐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不在意的回应。

“虽然我知道现在说,可能有些迟,可不想因为那件事情继续影响你和少奶奶的关系?”

风离有些犹豫的开口,不时打量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少爷。

“说。”听到风离的要报告的话中似乎有关颜落落的事情,穆易霆倒是对接下来风离要说的事情充满着好奇心。

“少爷,你还记得上次,你因为收到匿名发来的视频和照片吗?”

“你是指颜落落和白云锦那次?”穆易霆听到这话,眼中冒着犀利的光。

“对,已经查出来是谁所为了!”风离点着头,语气有些凝重。

“是谁?”

“霍小姐,霍栖月!”

在听到霍栖月名字的一瞬间,穆易霆的眼眸中散发出不可思议的光,怎么会是她?是不是风离搞错了?

可穆易霆知道风离跟了自己这么多年,办事精准有效率,是出了名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风离在查到是霍栖月时,也不愿意相信,毕竟自己心中,她一直是最纯洁、无公害的存在,可事实摆在面前,不得不承认。

穆易霆起身下楼,同管家要了车钥匙,开着纯黑色的迈巴赫,离开了穆苑!

此时夜晚的医院和白天一样,来往病人匆匆,医生也行色匆匆的,来到霍栖月病房门口的穆易霆,看到此时的霍栖月正在一个人面对着窗户。

留给他一个纤瘦的背影,长发在霍栖月的身前和身后都以肩膀为分界线,自然的分开,一阵微风吹来,柔软的发丝虽风飘扬!

进入病房之后,霍栖月闻声转头,在看到穆易霆的脸时,先是一惊,可那一惊马上就被大大的笑容所取代。

“你来了!”

“嗯,吃过晚饭了?”穆易霆没有单刀直入的说出自己的来意,而是先闲聊起来。

“吃过了,李姐才去洗餐具了!”因为长期住在医院,霍栖月用不惯医院的餐具,自己准备了一套,不过,得每顿饭之后,麻烦李姐拿去洗。

“我们认识多久了?”穆易霆像是看着窗外的月亮有感而发一般,来到床边看着明月,淡淡的开口。

“从我妈去世,我住在封家开始,咱们就认识了,现在已经十八年了!”

霍栖月看着面前的男人,想着自己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就喜欢他了,梦想着自己长大能嫁给他,时间过得可真快,现在自己都喜欢他这么久了。

“十八年了,全身的细胞都快换三次了,也难怪人会变。”穆易霆转过身来,对上霍栖月的眼睛。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霍栖月因为穆易霆的话有些反应不过来,揣测着他话中的意思,霍栖月的眼神在闪躲,不自觉的看向地面!

“那这样还不明白?”

穆易霆拿出口袋中的手机,找出刚刚复原好的颜落落和白云锦去看宋华的视频。

“啊,原来宋阿姨是颜落落的母亲啊!”

霍栖月故意避开重点,转移穆易霆的视线,祈求穆易霆不要在问关于视频从哪里来的问题。

“不好奇视频从哪里来的?”

可事与愿违,耳边传来穆易霆声音,以前她从未觉得穆易霆的声音有任何的冰冷,而此刻却感觉到了,那种冰冷是直击人骨子里的冷!

“从哪里来的?”霍栖月的表情僵硬,从口中发出的声音,略微的颤抖。

“从这家医院,这个楼层,这个病房,这个病人那来的。”

穆易霆越来越缩小的范围,霍栖月的心也随着范围的缩小揪在了一起,当穆易霆的手指着自己,口中说出这个病人时,霍栖月一下子跪在了床上。

说实话,穆易霆也不愿意相信这种事情,竟然会是出自自己照顾了这么多年的人之手,只是想简单的试探一下!

他多么希望霍栖月的异常反应都是偶然,都是巧合,可在说完这个人的时候,霍栖月跪在床上的动作,让他闭上了眼睛。

“易霆,你听我说,我知道错了,不会再有下一次了!”霍栖月跪在床上,手拉住穆易霆的衣袖,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涌出。

“你太让我失望了。”

穆易霆甩开霍栖月拉扯自己衣袖的手,准备离开,可刚打开病房的门,身后传来“噗通!”一声,霍栖月掉下了床。

“易霆,你别走,你听我说!”

霍栖月知道若是这样让穆易霆离开,那么再想让他像往常一样来看自己是不可能的了,拼命的想要挽留住要离开的穆易霆。

看到霍栖月趴在地上,满脸的泪水,迫切为了留住自己,伸出的小手,想要爬到自己的身边,这让穆易霆停下了脚步,走到霍栖月的身边,将她抱回床上!

“我也是怕你离开我,自从颜落落出现之后,你来医院的次数就越来越少,有时,你会一个人不由自主的勾起嘴角,眼里满是宠溺的看着一个方向!”

被穆易霆抱回床上的霍栖月,紧紧的拉住穆易霆的手,不放开,眼里全是泪水,嘴巴因为哭泣而有些干裂。

“你的这些异常,都是在颜落落出现之后,一起出现的!我是一个病人,我知道我不应该强求什么,可我想为自己的爱情努力一把!”

霍栖月一句句讲着自己的心里话,希望能够感动穆易霆,让他原谅自己!

霍栖月的话确实触动了穆易霆,回想着自己因为颜落落一次次的不受控的情绪,对身边的霍栖月有了几丝愧疚,也更加理解她了!

他自己都对因为面对颜落落时,他总是让情绪战胜理智,同时,颜落落的一举一动似乎都牵动着他,他不想承认,可没办法,自己确实是那样。

慢慢的用手将霍栖月双颊上的泪拭去,双眸对上霍栖月的双眸,两只手在擦完霍栖月眼泪的同时,自然地滑落到她的肩膀上!

霍栖月陪他走过最艰难的时刻,不论是生活上,还是事业上,抛弃谁,他都不可以抛弃她的,辜负任何人,也不会辜负她的。

“你痊愈,我们就结婚。”穆易霆看着哭红双眼的霍栖月,虽然语气中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可话语中存在的温度,让听的人感到温暖!

“真的吗?”霍栖月在听到穆易霆的话时,大喜过望,双眼一下子充满了希望,炯炯有神的看向面前的人儿,双手一下子抓住穆易霆的衣袖。

李姐从热水房洗完她家小姐的餐具,将干净的餐具抱在手里,来到病房门口,看到房中自家小姐和穆易霆在谈话,偷笑一下,转身离开了!

穆易霆注意到门口李姐的归来又离开,稍微转移注意力之后,视线再次回到霍栖月的身上,冲她点了点头,肯定了刚刚说的话。

霍栖月高兴的抱住穆易霆的右手臂,整个人靠在上面,脸上的表情,仿佛自己得到了全世界,高兴的将脸贴在穆易霆的大臂上!

“易霆,你知道我等你说这话,等了多久吗?”

霍栖月把靠在穆易霆身上的脑袋抬起来,看向他的脸,一脸的兴奋。

“多久?”

穆易霆认为从两人人到现在,确认恋人关系也不过是三年,之前的那段日子,他一直把她当妹妹来对待,所以在他看来,霍栖月对自己这话的期待最多也就三年。

“十年!”霍栖月深情的开口,“自从初中毕业开始,毕业典礼上你抱着鲜花代替我父母出现的时候,我就决定今生非你不嫁!”

穆易霆万万没想到霍栖月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表面上虽然是云淡风轻,可内心的不可思议早已掀起层层浪花!

十年?也就是自己还把她当妹妹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默默关注自己了,怪不得每年的生日礼物和贺卡,总是能按时的送到他的手中。

还有自己的喜好,似乎她了解的比自己还要深!

“真希望自己的病,赶快好起来!”霍栖月倚在穆易霆的怀中,话语中充满着可惜。

“会的。”穆易霆搂着霍栖月的肩膀,淡淡的开口,语气中充满了笃定,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

此时的颜落落在房间中,吃着荔枝,被禁足似乎没有影响到她的兴致,白嫩嫩的荔枝果肉在去掉外边的壳之后,可爱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荔枝的香气,一下子扑鼻而来,甜甜的滋味刺激着人的味蕾,颜落落的心情也变的好起来,虽然在之前因为自己被误解禁足的事情,不知道骂了多少次穆易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