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谎话编的有点离谱了/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在吃到封朵送来的香甜的荔枝之后,就没了刚刚的窝火,把心思全部放在了吃的上面!

第二天一早,房间沐浴在晨曦当中,颜落落从大床上起来,睁开眼,伸着懒腰,掀开被子,准确的找到拖鞋的位置,两只小脚倏地一下钻进拖鞋中,宣告着新的一天开始了。

虽然穆易霆禁自己的足,可禁的是在穆苑期间的,现在是上班时间,穆易霆应该是管不着的吧?

颜落落耳朵伏在自己的门后边,听着楼下边的声音,只有佣人们准备早餐稀稀疏疏的声音,穆易霆的声音丝毫没有,也是,那冰块平常话也不多,除了在床上......

颜落落轻轻的把门打开,弓着腰,探出小脑袋,东看看,西看看,确认穆易霆没在附近之后,堂堂正正的站起来,走下楼梯。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要是撞见穆易霆,就把自己想好的台词说出来就好了,可小心脏想到要面对那座冰山,又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你在墨迹下去的话,就算是走那条不挤的路也得迟到!”

风离双手抱在胸前,将一条腿放在另一条腿前边,双手插着裤子的口袋,满脸的嫌弃。

来到餐桌前的颜落落,看到风离这个样子,颜落落故意保持着优雅,学着穆易霆的样子,慢慢的拿起牛奶,仰头,看着白白的温牛奶滑进自己的嘴巴里!

这才又缓缓地放下,颜落落瞥着风离,观察着他的反应,许久没有逗这个家伙了!

“我不管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风离见不紧不慢的颜落落,有些生气,想到自己这皇上不急太监急的,准备撒手不管,反正,穆苑的司机多的是,又不是只有他这一个!

他干脆做甩手掌柜的,不伺候了,颜落落是不是迟到,就不关自己什么事了。

“风离哥哥,你真的不管落落妹妹了吗?”

颜落落见风离生气想走,立马使出杀手锏,双手拄在小巧的下巴上,两只大眼睛一副单纯无骨的样子,忽闪忽闪的看着风离!

不料,风离那家伙居然,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从来没见过风离笑得这么明媚,拄着脸的颜落落看得有些出神!

“你,你笑什么?”风离的反应与自己所想要的反应不同,颜落落有些意外的看着他,语气恢复了正常。

“就,你别动啊!封朵,给你们少奶奶拿面镜子!”

风离笑着伸出手,指着一旁的封朵,又指指颜落落,封朵顺着风离的手指,看到自己的少奶奶的脸,也一下子笑了出来。

颜落落看到封朵的反应,知道怕是自己脸上粘上了什么东西,眼睛眨着,回想着自己的脸上究竟会在哪,粘上什么东西!

起床到现在,除了趴着门边,下楼,简单的洗漱之后,就吃早饭了,颜落落的眼睛落在一旁的牛奶上。

这时,笑着去取镜子的封朵,拿着镶着花的铜镜来到颜落落的面前,递给了颜落落。

“啊!”

镜子中的颜落落,果然不出她所料的脸上沾着牛奶,嘴唇四周一个白白的圆圈,因为嘴唇上边的汗毛被牛奶淹没,露出根根的形态,看起来像圣诞老人的胡子!

配上自己刚刚优雅如白天鹅的动作,这强烈的反差,难怪自己用那么嗲的语气讲话,风离都可以很好的防卫,咯咯的笑出声。

颜落落拿起手边的纸巾,三加五除二的将嘴边的牛奶擦掉,吃了几口煎蛋和烤土司,匆匆上楼换衣服,要知道,在经历了早上的无厘头牛奶时间,颜落落已经快要迟到了!

在上午07:59:59秒,颜落落将自己的工作证按到了打卡机上,在最后一秒钟,打卡成功,确保没有迟到。

下车之后一路狂跑的颜落落,这才在打卡机的附近双手拄着腿,不管挂在手上的包包,此时已经滑落到手腕处,大口呼吸着!

许久没有运动的颜落落,这一阵的冲刺,让她感觉到自己肺活量的明显不够。

呼吸平缓之后,颜落落起身,整理好衣物和包包,走进了电梯。

此时的电梯内人不多,除了一个与自己一起跑进来的同事,就再也没有其他人,这也让颜落落松了一口气!

来到换衣间的颜落落,由于昨天被殴铭撕碎的隔菌工作服,不知何时,又被分配来一套崭新的。

颜落落看着挂在自己柜子外边的的隔菌工作服,一下子又想起昨天殴铭在自己身上撕扯工作服的样子,以及殴铭油腻的嘴脸!

胃部不自觉的开始反酸,惹得颜落落,捂住了胃部,向卫生间跑去。

从卫生间出来,颜落落的眼角挂着丝丝泪珠,脸色有些苍白,来往的女同事都对她避而远之,而那同事却若有似无的往她身边靠近!

因为身体状态不是很好的颜落落,没有直接去研究室,而是来到了研发部二组。

研发部的感应门,在颜落落靠近的同时,打开,没让颜落落有一丝的脚步停留,刚一进入办公室,昨天还在同她打招呼的同事,今天都在看见她的那一刻,低下了头!

“她居然还敢来上班!”

“不知道又看上了,哪个领导来勾引呢!”

“听说,当初她进咱们研发部,也是周经理直接告诉下边的人,通知她来的,我猜......”

“可怜咱们的白董事了,为了这种女人,还打了欧经理!”

......

同事们的议论声,颜落落悉数听进了耳朵里,想必又是那个殴铭老色鬼,瞎说了什么吧!

“扣扣扣!”

来到刘圻桢办公室,在得到允许之后,颜落落轻轻的推开门,来到了刘圻桢的面前。

“刘组长,昨天临时离开的事,真是对不起,欠您一顿饭,我都记着呢!”

颜落落并没有把自己从同事那里听到的话,拿来问他,而是先向他对昨天的事情道歉。

“饭的事情倒是没什么事,殴铭的事现在才是大事!”

听到刘圻桢的话,颜落落有些莫名其妙,他能有什么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