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哼起了小调/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离握着拳头朝颜落落比划着,仿佛下一秒就真的打在颜落落的脸上一样,可风离嘴角上勾起的一抹小笑容,泄露了他此刻的好心情!

颜落落见风离对自己甜甜的声音越来越招架不住,有些得逞的露出一丝笑容,可想到在公司遭遇的一切,那一丝丝的小笑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咳咳,嗯,你趁本少爷心情好的时候,可以说出你心中的疑问!”

看出来颜落落心情失落的风离,叹着嗓子,手上的空拳转移到捂着自己的嘴巴,看了一眼颜落落,又看向桌子上的菜。

颜落落在风离说出那一番相信自己的话的时候,就知道风离早已了解到了一切,今天请自己吃的这顿饭,恐怕也是为了帮助她!

既然上次被诬陷的事情,也是在面前这个男人的帮助下,自己才洗脱罪名的,这次请教一下他,肯定比自己一个人拄着头瞎想要强的多。

“这次是在女卫生间,没有监控录像,殴铭试图侮辱我,被一个同事给打了,现在在医院开口,声称是我勾引的他,并且教唆那个同事打的他!”

颜落落除了没有说出白云锦的名字,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讲述给信任自己的风离听。

风离在听到有人试图侮辱颜落落的时候,脸上虽然面无表情,可桌子下的手,早已紧紧握成拳头,手背上的青筋因为用力过度,而根根爆出!

“是否有证据,证明你是被强迫,而并非自己主动勾引的。”风离冷静的分析局面,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听风离这么一说,颜落落眼睛一下子想到了那天被撕坏的隔菌工作服,以及扣子被拉扯坏的白车山,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明朗起来。

“风离,你果然是我的福将,我先走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哈!”

颜落落愉快的起身,对着面前的风离,用手指了指桌面上的菜,交代完之后离开了。

风离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会让颜落落这么快想到解决办法,冲着颜落落摆了摆手,然后又拿起筷子,吃着面前的菜品!

风离自己没有发现,在看到颜落落带着明朗的表情离开之后,心情在一瞬间变的很好,不自觉的哼起了小调。

当他自己听到自己哼歌的声音的时候,也吓了一跳,要知道,上次他自己哼小曲的时间,可能要追溯到霍栖月称赞他的时候!

风离也不知道一开始遇到颜落落时,自己内心的天平还是一味地偏向霍栖月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点点偏向了颜落落这边。

回到办公室的颜落落,不像上午的时候,因为同事的指指点点而感到气愤又羞懦,现在的她,只想着如何推倒殴铭这个老色狼的谎话!

匆忙的来到换衣间换上隔菌工作服,在请求过刘圻桢之后,刘组长陪着她来到了研究室,研究室的门在识别完刘组长的脸之后,咔的一声打开了!

“太谢谢你了,刘组长!”颜落落进到研究室之后,开口向身后的刘圻桢说道,语气中充满着感谢。

“落落,你太客气了,再说要细细地追究起来,你现在所遭遇的事情,也有我的责任。”

“别这么说,总之,太感谢您了!”

“好了,落落你快去忙吧,我回办公室了!”

目送走了刘圻桢,颜落落这才转过身子,朝着走廊尽头的女卫生间方向,快步的走去,心中默念着,一定还要在,一定还要在。

按照记忆中找到那天的所在隔间,在颜落落打开门的一瞬间,空空的景象刺痛了她的眼睛,抬头看向亮着灯的天花板,不让眼泪流下来!

老天爷似乎很喜欢和自己开玩笑呢!既然让她想到证明自己清白的一线希望,现在又残忍的把希望抹去了,不知道老天爷,是想让她生还是想让她灭。

颜落落苦笑的走出洗手间,没走多远,就听到男洗手间传来一个女人抱怨的声音!

“这些人就空有个高智商,这给卫生间整的这么脏,难为我了这不是!”

颜落落转过头,先是看到装有垃圾桶和清扫工具的车子,紧接着,一个穿有保洁字样衣服的阿姨推着车子,从里面碎碎念的走出来!

“阿姨,你是先打扫的女厕所吧?”

突然听到走廊里有人跟自己说话的保洁阿姨,有些吃惊的冲着颜落落点了点头。

颜落落二话没说,走到垃圾桶的旁边,开始翻找,在看到自己被撕裂的隔菌工作服时,颜落落一把给抓了出来,秉着的呼吸这才得以顺畅!

保洁阿姨见颜落落这不怕脏的奋不顾身的找隔菌工作服,想到这破烂的衣服看来对面前的这个姑娘很重要,只是怔怔的看着。

“谢谢你!”

颜落落高兴的抱着自己找到的散发着异味的工作服,冲保洁阿姨露出大大的微笑。

本来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的保洁阿姨,在颜落落露出大大的微笑的同时,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姑娘,你有男朋友吗?”

保洁阿姨的突然发问,让颜落落有些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阿姨,我有男朋友了!”

“也难怪,这么漂亮有礼貌的姑娘,要是没男朋友才奇怪!”

听了保洁阿姨的话,颜落落有些脸红的笑了笑。

“好了,你去忙你的吧,分手了第一时间告诉阿姨哈!”

听了保洁阿姨的话,颜落落没有回答,冲她摆了摆手,拿着自己的的隔菌工作服,快步的走开了。

出了研究室的颜落落,拿起口袋中的电话,拨通了封云的电话!

“封云姐,想要请你帮个忙?”

“你说,少奶奶!”接到颜落落的电话,封云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将手在自己围着的围裙上擦干净手,接起来了电话。

“我房间的地上,应该会有一件扣子只剩下一个的白衬衫,找到之后什么都不要做,立马把它拿到公司给我!”

颜落落的语气中透露着着急,封云听完电话之后,一把摘下围裙,跑上了颜落落的房间。

在封云拿着装有颜落落的只剩一个扣子的衬衫的袋子,来到颜落落的公司门口时,焦急的颜落落早已在公司门口等候多时。

匆匆接过衣服,向封云道了谢,说了句一切回家在详细聊的话,匆匆的离开了!

此时的颜落落仿佛手中握着宝物一般,将两件证物拎在手里,按上去往董事长办公室的电梯。

她不知道的是,在这个时间的同时,白云锦也在为了这件事,来到了殴铭所在的医院!

殴铭的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被纱布包扎的像猪头一样的殴铭自己,呆在病床上。

殴铭上身倚在后面的靠枕上,一只手拿着应该是补品,放在嘴巴的一边,另一只手翻着手机,一副悠然自得地样子!

白云锦在门口微微的笑了一下,他倒要看看,在听到自己被罢免,被自己信任的吕寒无情的抛弃之后,殴铭还能不能依旧这样的怡然!

推门而入的白云锦,成功吸引了病床上看手机的殴铭的注意。

“白董事,没想到也会来看我这种小喽啰!”殴铭见白云锦进来,自嘲的说着。

“可看咱们欧经理的处事方法,丝毫不拿自己当小喽啰呢!”进门的白云锦,找了面对着殴铭的沙发,坐了下去,两手放在裤兜里,翘起了二郎腿!

听了白云锦的话殴铭,放下手上的补品与手机,脸上露出一丝怯懦的笑容。

“白董事,你这话说的,我又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欧经理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不仅不能针对我,对谁都应该一视同仁!”

白云锦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让殴铭看不出他的情绪,无法推测出,他口中的话究竟是正话还是反话。

“对对对,听了白董事的话,我真的是受教了!”殴铭附和着。

“好了,既然我们欧经理听得进去我说的话,那我就在多说几句好了!”白云锦放下翘着的二郎腿,起身,来到殴铭的面前。

“您说,您说!”

“这人啊,在外面呆的久了,就看不清自己的地位了,这样是很不好的!”白云锦双眸对上殴铭的双目。

殴铭瑟缩的点了点头。

“今天来这呢,就是让你看清你自己的地位,还有告诉你动的是太岁爷头上的土!”

白云锦的手,始终没有从口袋里掏出来,冲着站在门口等着的周海,点了一下头,拿着文件的周海快步走了进来。

白云锦似乎怕脏了自己的手一般,看着周海,冲殴铭方向歪了歪头!

周海自是心灵神会,将手上的文件放到殴铭的手旁,冲白云锦鞠了一躬,就退出了病房。

殴铭好奇的打开手旁的文件,虽然心中充满着不好的预感,可在想到自己和吕寒的关系时,又自信了许多!

罢免函三个大字醒目的出现在文件的上方,殴铭的手开始颤抖,在看到罢免函中所提到的人名是他的一瞬间,停下了一切动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