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赝品永远比不上真品/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她知道怎么也得让病人先吃饱,自己怎么说也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健康人!

两个人的晚饭可以说实在颜落落被压迫中度过的,穆易霆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不停的要这个菜、那个菜的,颜落落累的敢怒不敢言!

“在公司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吃完饭的两人,还没有离开座位,穆易霆冷漠的开口。

颜落落在听到穆易霆的话之后,小脑袋开始不停地搜索,这几天发生过得事情,想到似乎除了张浩尘的事情,其他的也都不算什么事。

而张浩尘的事情,颜落落想着若是把他骚扰自己的事情说出去,身旁的这个大男人也不知道会不会当回事。

想要开口的颜落落,被霍栖月打来的电话给打断了,只是待在一旁,想要离开,可手却被讲电话的穆易霆的大手扣住。

“喂,栖月。”

“我最近在外面出差,所以没能去看你,你好好在医院养病。”

......

颜落落听到穆易霆在和霍栖月讲电话时的语气明显变得温和,没想到最厌恶欺骗的穆易霆,也会害怕一个女人担心,而撒谎,果然是自己这个替代品无法比较的。

颜落落坐在一旁,情绪有些低落,整个人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样,眼睛看向一处,等待着穆易霆打完电话。

“继续我们刚刚的话题。”穆易霆挂断电话之后,转过头,视线移到颜落落的脸上。

颜落落不漏痕迹的默默的收回了,被穆易霆握在手中的手,然后,眼神中没了之前的纯粹,而是装上了一抹让人看不懂得意味。

穆易霆察觉到了颜落落的不同,黑眸紧锁,等待着颜落落的下文。

“没发生什么事情,最近在制作新的产品,所以会比较累,其他的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了!”

颜落落将原本打算讲述的张浩尘的事情,咽下了肚,因为她知道自己再怎么和穆易霆亲密,在他的眼里也终究只是替代品。

赝品永远比不上真品,这个道理连小学生都懂,颜落落自然是明白的,于是乎,决定找准自己这个赝品的位置,不和穆易霆有过多的交集。

再说她也答应了自己的母亲,会远离穆易霆的,在她攒够足够多的钱之后,她就一定会离开他的。

穆易霆在颜落落的眼睛里看到了决绝,不过转瞬即逝,颜落落的态度在接电话前和接电话后,有着明显的区别。

他自然是察觉到的,想到霍栖月在电话中担心自己的话语,让他感觉到自己似乎在背叛她,心中升起愧疚感!

于是,颜落落不说,穆易霆也没有再追问,两人之间弥漫着安静,谁也不开口说话。

“我先上楼了。”

颜落落觉得这样的氛围,让她感觉十分的不舒服,不管不顾的,径自从座位上起来,头也不回的一步两步的走上了二楼。

进入卧室的颜落落整个人躺在床上,眼睛像是不会动一样,直直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做是对是错!

不知何时进入梦乡的颜落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明,阳光像是个淘气的孩子,一晃一晃的在颜落落的眼睛上跳跃。

让颜落落睁开了眼睛,熟悉的场景,让颜落落安心的大大的抻了一个懒腰,小巧可爱的小脚丫从被子里一下子露了出来,可爱的很。

颜落落在完成一系列起床动作之后,带着立在头顶的几朵头发下了楼,那几束头发在颜落落的向前行进过程中,弹力十足,像是随着海水摆动的海草一样。

进入洗漱间的颜落落,看到镜子中的自己,那几朵抢眼的头发,让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起了穆易霆,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颜落落低下头,让脸能够更加容易的接触到水,将水温调到最凉,当冰凉的水流过颜落落的小手,感受到水的温度之后,轻轻扬起的水花扑到她的脸上。

冰冰凉的感觉让颜落落一下子清醒过来,抬起头,用手拍了拍挂着水珠的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颜落落眼神坚定。

“又是新的一天,不要再让已经过去的事情,来困扰还在前进的生活!”

颜落落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安慰自己的同时,也在为自己打气。

没有办法,在她的悲剧成分占据主旋律的人生中,如果不学会忘记,她可能都不能正常的活到现在。

早饭、打卡因为没有穆易霆的干扰,就像往常一样,按时甚至是提前,颜落落打完卡后,将包包的带子调整到合适的位置之后。

迈着有节奏的步伐,来到了电梯口,因为时间比较早的原因,几部电梯前面的人都不多,颜落落找到了一个等的人最少的电梯,站在一边等待着电梯的来临。

“颜落落,我找你有点事情,想要借一步说话。”

张浩尘的声音在颜落落的身后响起,因为身旁好友其他人的关系,所以张浩尘的话,十分的绅士客气。

果然,片刻的安稳都不能有,颜落落在听到张浩尘的话之后,不情愿的转过了头,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这渣男的演技和杨若珊有的一拼啊!

怪不得会在一起,不仅身心上契合,连演技大概都是在一家表演学校毕业的吧?

“不好意思,我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想要跟你谈!”颜落落自然是不想去和他谈的,礼貌的回绝。

“既然颜落落你不愿意借一步谈话,那我就只好在这当着大家的面说了!”

张浩尘的声音不大,可足以让周围等电梯的同事听到,纷纷的转过头来,朝他们这边望过来。

颜落落猜也猜到他要讲的话,不想因为张浩尘而让自己在公司有不好的影响,只好瞅了张浩尘一眼,朝走廊的尽头走去。

看到颜落落离开,张浩尘露出得逞的笑容,交往这么多年,颜落落的脾性,他自然是了解的,人就算再改变,也无法彻底的改变脾性。

张浩尘想看着他们的同事点头示意之后,紧忙跟在颜落落的后面,来到了走廊的尽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