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不劳少奶奶曲腿了/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落落一路小跑的溜出餐厅,微痛的私密处,让她想起了之前的疯狂,皱着的眉头,微微的放松,脸上挂起了两朵绯红。

怀着忐忑的心思来到了公交车站,早就已经过了下班的高峰时期,又是黑天,整个公交车站,只有颜落落一个人。

微凉的晚风徐徐吹来,吹乱了颜落落头顶那几朵败穆易霆所赐的碎发。

......

回到穆苑的颜落落,心虚的迈着小碎步,她这一路发现,这么走路是疼痛感最轻的,无暇顾及别人的眼光,走路像一个穿着和服的日本少女的颜落落进入了穆苑。

黑,没想到今天的穆苑竟然没有开灯,自己走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呢,难道是停电?

“封云姐,少爷没有回来吧?”

刚打开房间的门,颜落落就喊着,因为就算他吃的再快,也不能比没吃就回来的她更快呀!

所以颜落落没有丝毫避讳的说着,换完鞋子,也没有得到回应,颜落落穿着拖鞋来到了客厅。

只见黑暗中出现一个忽明忽暗的星星之火,仔细一看冒着丝丝的白烟,烟草的味道在这瞬间也扑进了鼻腔。

颜落落不用想也知道,能够敢在穆苑里如此明目张胆的吸烟的,也就只有这整个穆苑的主人——穆易霆。

他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是不是发现了自己?不过,这不开灯是什么意思?

“冰块......不对,少爷,你干嘛不开灯啊?”

颜落落壮着胆子,秉持着不被戳破,死不承认的原则,挪到了吞云吐雾的主人的面前。

皎洁的月光从透明的玻璃窗户传进来,让漆黑的室内有些光亮,能够看清面前的男人的脸。

看到跪在窗户阴影中的封云姐,这才意识到面前的这个冰块,发现了自己偷跑出去见人的事情。

“不关封云姐的事情,她毫不知情,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颜落落指着跪在地上的封云姐,也不知道跪了多久,这坚硬的地板,跪多久身体也都吃不消啊。

“行,既然你想一人当,那么就成全你!”

他手中的香烟,被狠狠的按在烟灰缸内,能够清楚的看到那香烟被按压到变形。

可见,动作的发出者现在气愤的心情。

“封云,你起来,换少奶奶跪。”

穆易霆冷漠的开口,语调淡的很,像是在说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少爷,封云还能跪,就不劳少奶奶曲腿了!”

听到自己的少爷要惩罚颜落落,封云自然是不能够允许的,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自然有了感情,不想让她受这份罪。

谁知道她的好心却没有得到好的回报,因为对象是穆易霆,所以有这种结果,封云也不是很意外。

“为了护着她都胆敢忤逆我,看来最近这小女人没有少收买人心。”

“跪着,你们两个都跪着。”

穆易霆将搭在沙发背上的手拿了下来,起身来到颜落落的面前,等待着她的坦白。

“噗通!”

颜落落一下子跪倒了地上,星眸倔强的看着穆易霆的脸,不管怎么样,虽然自己是有错在先,可他的连坐制度实行的使颜落落的心中十分的不爽。

“不要等我问你。”

穆易霆俯下身子,一只手捏着颜落落的下巴,剑眉微蹙。

典型的生气了的表现,跟在他的身边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颜落落自然知道这个表情意味着什么。

“张浩尘打电话来约我出去,说是杨若珊因为被撤诉了,所以准备请我吃顿饭以作感谢,还有一些关于我家事的事情,所以我就出去了!”

知道再不开口解释,迟了的话,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忍着下巴传来的疼痛,侃侃的讲出事情的经过。

“若是真像你所说的那般坦荡荡,为何不跟我说?”

穆易霆岑冷的开口,语调不浓不淡,却十分的有压迫感。

“这不是.......”

还不是怕他这个冰块小心眼,不让自己去,况且,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才开始有些小甜蜜,颜落落可不想因为张浩尘,而将全部毁于一旦。

“这不是怕您生气嘛!”

颜落落思考着如何说明,才能又合理又不会惹那冰块生气,说他小心眼,想都不用想,生气,铁定的生气!

“现在这样就不怕我生气了?”

穆易霆反问,捏着小女人的下巴的手,力量明显的减轻,最后收回了手,让颜落落的小下巴得以恢复自由。

“怕,不论您什么时候生气我都怕!”

颜落落揉着自己的小下巴,语气温柔的像是小绵羊,没办法,现在她可是待宰的羔羊,只能这样了。

“光怕不行,得记住,今天晚上开始,除了上班时间以外,封云两倍的工作量,你们两个完成,如何分配就看你们的感情了。”

没想到颜落落的小绵羊战术失败,穆易霆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一点都不爱护小动物。

“对了,住的地方也和封云在一起。”

抬脚准备上楼的穆易霆,想到这句话,再次转头,吩咐跪在地上的两个人。

颜落落弱弱的点了点头,冰块走后,封云姐缓缓的站起来,可能是因为下跪的时间久的原因,起身还没站住一秒,就歪歪斜斜的倒向一边。

还好一旁有沙发,扶在沙发上站起了身。

“你就庆幸吧,没有让你受什么皮肉之苦,只是让你受一些劳累!”

封云姐看着跪在地上,不乐意的颜落落,开口宽慰。

颜落落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封云姐笑了笑,她倒不是怕受到劳累,而是这白天还要把自己宠上云端的男人,在晚上就狠狠的将她摔到地面上。

这天与地的落差感,让她心中空空的,心中的五味瓶早已被打翻,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地板上冰冷的温度,刺痛了她的膝盖,在封云姐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回卧室睡觉是不可能了,亦步亦趋的跟在封云姐的后面。

两个人来到了封云姐的住处,狭小的房间,一个人住还好,两个人住,略显拥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