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拆穿/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他没有再多劝告,如今让她返回宫中,想来还是有危险的,太后野心尚在,多年前就对云妃痛下杀手,如今知道她还活着的消息,肯定又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墨离暄中途和墨暄玉分开,将芸娘和暂时失忆的香儿安置在京城的一处私宅后,才返回了宫中。

没有和任何人多打听什么,墨暄玉如今的心思也都是在已经失踪的朱霜霜身上,所以对芸娘也就慢慢地放下的戒备。

沁雯得知事情已经成功,并且从无叶那里知道了事情都是按照她安排的去做的,更是大快人心。

深夜穿着一袭粉色的纱衣坐在珠帘后的案几旁,她端着一杯提神养颜汤,笑着说道:“你们都退下吧。”

所有宫人忙躬身退下,淡笑着低垂下眼睑,如蝶翼般的羽睫微微颤抖,听到珠帘的轻微碰撞声,她邪魅的勾起唇角:“你终于来了。”

“娘娘似乎不欢迎我了,是吗?”冷魅的黑衣女子笑了笑,坐在她的对面,刚要端起茶盏来要喝,却听对面的女子冷冷一笑:“你好像已经知道了……本宫从你那儿拿来药,是要给谁服用,是吗?”

黑衣女子愕然地拢回衣袖,她冷若冰霜的碧青色眸子突然发出一道寒芒:“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既然你都能背地里讲解药给了太后,为何我就不能换个手段,来戳痛你的软肋呢?”沁雯淡笑,对她这样的反应,好像是早就已经猜到了。

“你敢?!”黑衣女子冷喝一声,瞬间伸手紧扼住沁雯的脖颈:“就算我将解药给了太后又如何,我只是为了取得她的信任而已。”

闷吭了一声,沁雯的唇角却还是勾起一抹冷笑:“但是你也该知道,背叛我的人,下场……我会让她生不如死,哈,哈哈!”

“你究竟做了什么?”黑衣女子手上的力道更加重了几分,沁雯的脸色渐渐变得通红,唇色却是渐渐变得惨白,只是笑容却更盛,甚至有些妖魅,“你是什么身份,难道我会不知道吗,丽妃娘娘?”

握在沁雯脖颈上的手突然一颤,黑衣女子大惊,她睁大了眸子,一阵风莫名地拂过,只感觉脸前突然一凉,黑衣女子侧低下头去,望着飘飘然落地的黑纱,手上突然被人给狠狠地甩开,沁雯冷冷一笑,挣开她的束缚,后退两步,“陈国的丽妃,也是吉殇国的维丽公主,久仰你的大名了,哈哈!”

维丽清冷地侧仰起头望着她,“你居然私下调查我?”

“本宫就算想不查都难啊!”沁雯淡然一笑,瞥了维丽一眼,走到珠帘前,伸手轻轻抚摸着珠帘,突然紧紧抓住几串珠帘,她冷然回眸,瞥了冷漠的维丽一眼:“在后宫生存,本宫能不小心吗,这不是和你一样吗,丽妃娘娘?”

“你什么意思!”维丽握紧手指,刚要上前一步,沁雯立马甩开手中的珠帘,她淡笑着转过身来:“丽妃还是少动手为好,不然我可能还会将正想说的一个秘密告诉你,你觉得……”她走到维丽的面前,冷笑着围着维丽转了一圈,站在维丽的面前,她身子微微前倾,贴近维丽的耳畔:“若是你敢动我半分,你到我秦岳王朝来想达成的心愿,会全部失败!”

猝然回过头来,维丽瞪着她:“到底是什么?”她的手指紧紧地握在掌心中,当真是想对沁雯动手,但是又不敢乱动。

沁雯突然转过身去,她张开手臂放声大笑,笑得得意,笑得轻狂,但笑容中却透出无限的悲凉,她转过身来,紧盯着紧张到极点的维丽:“丽妃娘娘还是回你的陈国后宫看看去吧,如今你的皇上怀里抱着的人,想必就是你最不想看到的人,哈,哈哈!”

“……”身子猛地一震,维丽惊怔地后退两步,她的脸色苍白,喃喃道:“难道是……不可能,不会的!”

“本宫才是最后的胜利者,想要和本宫斗,你们都还嫩了点儿。”沁雯淡然一笑,她拍了拍手,就有一个黑衣男子飞到了她的身后,躬身行礼:“见过娘娘。”

“你是……”维丽惊愕地望着那个男子,虽然他的身形很熟悉,但是这声音她分明就是听过的。

“没错,你是见过他,他就是追踪过你的黑衣人。”沁雯冷笑,她侧首瞥了眼身后站着的男子,笑着说道:“无叶就是我精心培养的杀手,既然你调查那么久都没查到,如今本宫还是告诉你算了。”

“呵呵,没想到德贵妃还真是不简单。”维丽淡笑,不想再和沁雯做无谓的纠缠,她转过身去,抬脚就要离开,她冷笑:“怪不得你那么自信,相信我一定不会对你怎样,原来身边一直都藏着高手!”

说完,就如一阵风吹过,维丽消失在她的内室。

沁雯淡笑,只是眸中没有半点的兴奋,“本宫若是不谨慎,如今还能活在这深宫吗?”目光中有些许的无奈,她深深吸气,紧握住手指:“朱霜霜,若不是为了对付维丽,本宫已经将你碎尸万段,居然让两朝帝王对你死心塌地,本宫恨……恨你!”

“娘娘,您总算是回来了。”刚踏进丽鸾殿,正跪在蒲团上的吉娜就忙站起身来,狂喜地跑到了黑衣女子的面前,黑衣女子目光淡然地瞥了她一眼,她走到桌前坐下,将脸上的黑纱淡漠地扔在了地上:“宫中有什么事发生吗?”

“这个……”吉娜的唇角的笑容骤然僵住,她低垂着头,吓得后退两步,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忙屈膝跪在地上,哭着颤巍巍地说道:“娘娘,奴婢不是故意不说的,只是担心飞鸽传书给娘娘,会被吴妃的人给看到。”

“吴妃?她竟然也开始管闲事了吗?”维丽走到床前换上一袭半旧的樱红撒花烟罗裙衫,不屑地冷哼一声,瞥目望了眼吉娜:“如今可以说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没?”

吉娜哭着抬起头来,抽泣着说道:“只有一件大事,奴婢不得不说,久不出漪澜殿的皇贵妃……如今诞下皇子,皇上很可能要册封为后。”

“你说什么?”刚捻在指间的纱幔被突然地紧扯着,维丽青碧色的眸中闪过一丝惊愕,她紧盯着吉娜,吓得吉娜一哆嗦,忙跪伏于地:“奴婢该死,如今已经五天了,皇上在后宫只去过漪澜殿,其他地方……根本就没有踏足。”

“她回来了,呵呵,她还真是回来了?”维丽冷笑,声音越来越高,她甩开了纱幔,张开手臂在房间里狂笑地乱走,吉娜看着害怕,忙站起身来,上前来要去扶着她,却没想到她突然一个转身,甩开宽大的衣袖扼住吉娜的脖颈:“居然想和我斗,你是不是嫩了点儿,当日我如何让你得逞,日后定当让你后悔终生,哈哈!”

“娘娘,奴婢什么都没做,更没对不起您……”吉娜的手指颤抖,脖子上传来一阵阵的灼痛感。

邪魅一笑,维丽狠狠地将她甩开来,大笑着走到床边,跌坐在床上,倒在地上的吉娜望着她滴落的泪水,心里更加疑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心里更恐惧她如今的反应。

“她还是在漪澜殿?”维丽突然站起身来,她的眼神中透露出冷冽的寒芒,吓得吉娜后退几步,惊惧地点头:“是……娘娘。”

维丽一直都尽量的隐藏她的武功,但是这次为了解决朱霜霜的事,她才不得不外露,怎么都没想到,辛苦半天,居然被沁雯给玩弄了。

虚弱地睁开眼睑,朱霜霜望着青色的纱幔,望着状似熟悉的房间,她深深吸气,警惕地坐起身来,“我怎么会在这儿?”|

有人听到她的声音,欣喜地迈着碎步跑了过来,撩开纱幔来,“娘娘,您终于醒了!”

“啊——”一个高分贝的惊叫,吓得侍女忙躬身跪在地上,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朱霜霜狠狠地从她的手中扯过来纱幔,紧紧地合到一起,她大叫:“别过来,都退下,全都退下。”

“娘娘,奴婢是莺儿啊,难道您忘记了吗?”莺儿惊痛地抽泣,没想到离开这么长时间,她居然连莺儿都不记得了。

“出去,都给我出去!”朱霜霜低吼了声,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紧捂着自己的脸颊,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死死地拽着纱幔,叫了声:“我的孩子呢,给我!”

“奶娘,快把小皇子给抱过来。”莺儿忙从地上爬起来,望着旁边愣怔地站着的妇人,焦急地说道。

奶娘吓得忙转身,到暖房中将襁褓中的孩子给抱过来,笑着抱到了床边:“娘娘,孩子来了,娘娘要找母妃了。”

“那么都退下。”朱霜霜紧张地伸手抱过来孩子,她低喊了声,低头望着襁褓中熟睡的孩子,她伸手轻轻地拍着襁褓,泪水一滴滴落下,喑哑着声音说道:“孩子,是母妃不好,母妃没有好好保护你。”

站在床边的莺儿忙给身后的侍女使个眼色,压低了声音说道:“快去找皇上过来。”

侍女忙躬身,忙不迭地就朝着门外跑去。

朱霜霜只是抱着孩子,丝毫都不想放开,站在床边的宫娥都井然有序的站着,没有人敢乱说一句话,这些天皇帝对皇贵妃的关心程度,当真是让大家瞠目结舌。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一袭白色绣云纹锦袍男子狂喜地走了进来,他走到床前,“雪儿,你终于醒了。”

朱霜霜警惕地紧紧抱着孩子,孩子大哭出声,她忙低下头,安抚着说道:“宝宝乖啊,不哭,娘在这儿呢,不哭哦。”

韦广晖侧首瞪了正呆愣着站着的乳娘,吓得乳娘身子一震,忙上前来,说道:“娘娘,奴婢先抱着小皇子去喂奶,好吗?”

朱霜霜抱着孩子后退两步,她拼命地摇头:“谁都不准动我的孩子。”

韦广晖摇摇头,笑着说道:“雪儿,孩子可能该喂奶了,待会儿再给你抱过来,好吗?”韦广晖忙安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