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解围/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韦玄奕说出了让大家都感到惊讶的话!王太医先是一愣,随即抱拳看着韦玄奕道;“启禀皇上,皇贵妃娘娘因为急火攻心,加上旧伤恢复的不是很好,营养跟不上,积病成疾,还需要治疗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好呢?”

韦玄奕的脸色铁青,他从来没有想过朱霜霜会生病到这种地步,立刻心疼的看向朱霜霜,朱霜霜对上韦玄奕那心疼的目光,不禁黯然落泪,不为韦玄奕的心疼,只为这么多还关心她的人!

“皇上。哀家知道,虽然这进冷宫的女子大多出去的机会很少,但哀家知道,你的心里一直是心疼霜霜的!看着霜霜这般模样,您难道不心疼吗?您还想让霜霜在冷宫反省到什么时候?有些事情,或许是误会,但。有些事情,错过了,恐怕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朱霜霜诧异的看向太妃,她知道,太妃这么做,无非是在替自己解围,帮助自己出冷宫罢了!

佳妃也拉着韦玄奕劝道;“是啊!皇上,您看姐姐的小脸瘦的!您难道真的忍心让她就这样生活下去吗?”

韦玄奕听着太妃和佳妃的劝慰。心中难免动容,而南宫明月见状,生气到不行,眼看着韦玄奕便要将朱霜霜带出冷宫,既然不能劝动韦玄奕,那么就鱼死网破!想着,南宫明月眼珠子一转,顿时想出了一个馊主意,呼的一下子倒在了韦玄奕的身上。

韦玄奕见状,急忙抱住了南宫明月,疑惑的看着南宫明月问道;“你怎么了?”

南宫明月假装眼睛睁不开的样子看着韦玄奕说;“皇上。臣妾身体无力,恐怕。”

韦玄奕见状,立刻看着王太医说道;“你快来给贵妃娘娘看看,她这是怎么了?”

南宫明月却摆着手,看着韦玄奕道;“皇上。臣妾想回宫去!臣妾不是娇气,只是臣妾不想让这个太医给臣妾误诊了!”

韦玄奕顿时为难。看着跪在地上,脸色苍白的朱霜霜,看着怀里,软弱无力的南宫明月,韦玄奕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但南宫明月的样子更让韦玄奕着急,最起码朱霜霜还是有力气的!

于是,韦玄奕道;“冷宫不能进太医的事情就算了!有病的看病,朕先离开了!”

说完,韦玄奕一把抱起南宫明月便离开了。“皇上。”

而佳妃刚欲叫住韦玄奕,朱霜霜急忙伸出手,看着佳妃说道;“算了!既然已经离开了,那就不要再求他了!反正我也没有打算离开冷宫!”

说着,朱霜霜将王太医扶起,看着王太医说;“不好意思啊王太医!差点连累了你!”

王太医无所谓的模样耸耸肩,看着朱霜霜说;“娘娘严重了!其实。皇宫里的尔虞我诈,臣早已经看的清清楚楚,有的时候,臣真的好想离开这个地方。”

朱霜霜淡淡的一笑,随即想起什么了似的,慌乱的看着王太医说;“啊!对了!王太医,麻烦您去房间里看看碧螺怎么了!”

王太医点点头,回身又对太妃和佳妃点点头便走进了房间。而朱霜霜看着太妃和佳妃,感激的笑了笑说;“谢谢你们刚刚帮我解围。”

太妃立刻心疼的一笑,上前拉着朱霜霜的手说;“霜霜,你这是说什么呢?那南宫明月明显是冲着你来的,你何必。”

朱霜霜微笑的看着太妃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随即又看向佳妃打趣道;“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跟南宫明月说话!你不怕她陷害你吗?不要为了我付出那么多无谓的牺牲!这样会害了你的!”

佳妃却不屑的一笑,看着朱霜霜道;“那南宫明月平时欺负我就算了,她对我做了什么,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朱霜霜顿时一愣,顿时听出了佳妃的弦外之音,立刻看向佳妃问道;“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佳妃讥讽的一笑,有些责怪的看着朱霜霜道;“姐姐。既然你知道了这些事情,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呢?”

朱霜霜看向太妃,太妃的脸上也并没有什么惊讶之色,看来。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了,外面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朱霜霜不禁有些迷惘。

片刻,王太医走了出来,朱霜霜见状,急忙上前看着王太医问道;“碧螺怎么样了?”

王太医笑了笑,看着朱霜霜抱拳道;“皇贵妃娘娘,碧螺不过是感染了风寒,跟您的比起来,不过是九牛一毛,您为什么不去太医院抓药了呢?”

朱霜霜立刻笑了笑低下头不语。抓药?她现在不过是一个冷宫的弃妃,连太医都不能给自己看病,何来的抓药之说?王太医看出了朱霜霜的意思,立刻看着朱霜霜说;“皇贵妃娘娘有事尽管提我好了!太医院不会不给抓药的!”

朱霜霜感激的看向王太医点点头。

“那臣就告退了!”

王太医见朱霜霜没有说什么,急忙对朱霜霜说道。朱霜霜点点头,再次谢着王太医道;“还是得谢谢你了王太医!”

王太医摆摆手,对朱霜霜和太妃她们点点头便离开了,朱霜霜急忙送了出去。王太医见朱霜霜跟了出来,立刻看着朱霜霜道;“娘娘。您不要出来了!天气越来越冷了!您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碧螺的病,臣已经帮她针灸了,恐怕一会儿便会好起来的!”

朱霜霜微笑,随即又看着王太医不解的问道;“对了!今天在太医院看见的那个小男孩,你说是南宫明月的弟弟?”

王太医先是一愣,随即看着朱霜霜说道;“是啊!他是南宫大将军的小儿子,只可惜。是个傻子!”

朱霜霜听出了王太医口中的惋惜,好奇心极强的朱霜霜不禁问道;“恕我多嘴了!不知王太医语气中的惋惜是。”

王太医诧异的看着朱霜霜,随即笑了笑看着朱霜霜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其实。这个孩子一出生的时候是很好的!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孩子变得越来越笨,后来才从那个宫女的口中得知,原来,南宫将军是带着那个孩子去狩猎的时候,一匹马在那个孩子的身上跨过,致使那个孩子吓坏的!”

朱霜霜一听,不禁为那个孩子感到惋惜,可惜了那个孩子漂亮的脸蛋!

王太医轻藐的一笑,看着朱霜霜继续道;“这个孩子傻了之后,大家都在传言说,是因为南宫将军太过于杀虐和欺压百姓,这是老天对她们家的惩罚!只是可怜了那个宫女!”

王太医的口中不禁有些无奈。朱霜霜向王太医投向不解的目光,王太医继续道;“那个宫女每天都要陪着那个孩子玩捉迷藏,那个孩子有一种忘却身份的病,一直愿意与别人玩这种游戏!”

朱霜霜顿时恍然大悟,难怪王太医会跟那个宫女和孩子那么说话!

“还是多谢王太医的帮助了!”

朱霜霜看着我哪敢太医道谢。王太医微笑的便离开了。

这样的朱霜霜,王太医不禁明白玉珠为什么会那么死心塌地的守着朱霜霜了!而太妃和佳妃见朱霜霜脸色一直不好,将朱霜霜扶进了房间后,看到碧螺正在昏睡,不禁有些心疼的看着朱霜霜说;“看来。你需要自己照顾自己了!”

朱霜霜淡淡的一笑道;“你们走吧!这里的温度很冷,别到时候再让你们染病了!”

太妃和佳妃无奈的叹了口气便离开了冷宫。

朱霜霜看着床上的碧螺,不禁心疼的帮碧螺擦着额头上的汗珠,看来,这次找王太医是正确明智的!下午时分,碧螺终于舍得睁开了眼睛。朱霜霜立刻微笑的坐在碧螺的床边,看着碧螺问道;“你觉得怎么样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

碧螺急忙微笑的看着朱霜霜说;“多谢娘娘的关心!呀!奴婢怎么睡在了娘娘的床上?”

说着,碧螺挣扎着要起来,而朱霜霜见状,急忙将碧螺按在了床上,微笑的看着碧螺说道;“好了!我的身子没有问题,你还是好好的休息吧!”

碧螺刚欲张嘴说什么,只见佳妃正慌慌张张的跑进了朱霜霜的寝宫,惊诧的看着朱霜霜开口道;“不好了!”

朱霜霜瞪大眼睛看着佳妃,随即看着床上的碧螺,立刻上前拉着碧螺向外走去,碧螺见状,急忙下床,偷听着朱霜霜与佳妃的谈话!“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

佳妃叹了口气,看着朱霜霜说道;“你知道那个南宫明月回去之后,找了太医,太医说什么吗?”

“说什么?”

朱霜霜诧异的看着佳妃问道。佳妃咬着牙,看着朱霜霜恶狠狠的说;“她怀有身孕了!”

朱霜霜看着佳妃那恨不得立刻就去杀了南宫明月的样子,不禁苦笑,这就是女人与女人只见的仇恨吧?当初,南宫明月想尽办法将佳妃的孩子弄死,现在她南宫明月怀孕了,佳妃知道了真相,她怎么可能愿意接受?朱霜霜不禁叹了口气,上前抚着佳妃的肩膀安慰道;“你别想太多,也千万别做啥事知道吗?或许这就是命!你我是不能左右的!”

“可是我。”

佳妃还欲说什么。朱霜霜立刻堵住佳妃的嘴摇摇头道;“你是你,她是她!回去继续生活,你要学会成熟!”

朱霜霜的话让佳妃一时间很难懂的,但朱霜霜知道,佳妃一定不会做出什么啥事!

小姐怀孕了?太好了!碧螺高兴的在地上就差蹦起来了,但碍着朱霜霜和佳妃在窗外,碧螺急忙上了床,心里还在雀跃着南宫明月怀孕的消息。而朱霜霜送走了佳妃,走在青石的小路上,朱霜霜不禁看着夕阳西下,曾经的她是最喜欢夕阳的!她也曾幻想着,在每个夕阳西下的时候,她与心爱的男人手牵手走在回家的路上,两个人幸福的羡煞旁人!但。心爱的人呢?他不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现在的事情他也并无所知。广晖··你还好吗?你是否有想过我?你可知道我无时无刻的都在思念着你?你何时来接我?还是。你已经找到了一个人来爱你,早已经将我抛到;九霄云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