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养鬼师篇(40)/晚安,我的傲娇鬼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钱小夏嘴角那一抹笑容很明显,三年前她很肯定的听到王雪吼着阿梅说她怀的是李华的孩子。

“大师,肯定不是李华的孩子,如果李华和阿梅真的有孩子我肯定是不会同意我家雪儿嫁给他的。”老婆婆拉着钱小夏的手解释着,“拆散人家庭的事情我不会允许雪儿做的!”

说这个话的时候王王雪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

“那阿梅的孩子是谁的?怎么会难产呢。”钱小夏接连抛出了两个问题,目光死死的盯着王雪。

“这个你应该下去问问那个女人!”王家老头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了,语气很不爽,“死就死了,还扯上我们家!”

钱小夏白了一眼老头子并没有说什么,而老婆子却叫了出来指着老头子说:“你闭嘴,要不是你这么宠着闺女,我会同意李华进门么!”

老头子被老太婆这么一说脸黑着出门,蹲在了地上,从兜里拿出旱烟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背影很是寂寞。

而李华听到后整个人脸色也不好,毕竟是倒插门的女婿,根本没有地位。

“我们就帮你一次,安心的把孩子生下来。”钱小夏因为李华和王雪的不诚实很不开心,阿梅十有八九是他们害死的,孩子是无辜的,但是大人必须受到惩罚。

老婆子一听到钱小夏这么说脸上有了一丝血色,连忙拉着钱小夏眼中带着泪水感谢着。

钱小夏不自然的松开了手,然后看着钱辉,等着他的反应。

钱辉点头,对付产鬼不难,一般来说会对症下药,就是产鬼要什么他们只要同意了产鬼便会离开,但是这次产鬼肯定是要王雪死,这个条件怎么样都不会答应。

“我们就住在村门口的客栈里,有事情喊我们。”钱辉看着周围的油纸伞摆放的很好便道别。

“大师,你们就住我家吧。”老婆子恳求着,毕竟他们在身边她才能安心。

钱辉摇头:“我得回去准备点东西,放心吧,产鬼怕伞,没事的,明天我就来。”

钱辉都这么说了老婆子只好放人。

“二哥,我不想帮杀人犯。”钱小夏一脸的不悦,阿梅现在来复仇,那是天理循环,干嘛要帮王家。

钱辉撇了一眼钱小夏眉间紧缩:“小夏,你要记住,以恶制恶是不对的,如果阿梅是李华夫妻二人杀的,自然有警察管着,我们是道士,职责是斩妖除魔。”

钱小夏很不赞同钱辉的话,但是也不好反驳,鼓着腮帮子加快了回客栈的脚步。

钱辉叹了一口气,想着钱小夏还是太年轻了,有点嫉恶如仇。

“我觉得小夏说的有道理。”小茜这个时候飞了出来飘在了钱辉的身边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钱辉只是斜视着小茜并没有反驳。

小茜被钱辉盯着有些不自然了,便转身跟上了钱小夏。

他们两人一鬼回到了客栈发现钱爷爷他们三人还没有回来,便自在了很多。

钱辉拿出了一大张的空白符篆放在了桌上,还准备了毛笔和朱砂,打算画符。

阿梅三年后的今天才出现肯定就是等待着复仇的机会,产鬼算是恶鬼,法力虽然不强,但是怨念太深的鬼手段会很毒辣。

“小夏。”钱辉看着坐在一旁了无事事的钱小夏喊着,“你去村里转转,如果看到女子穿着披风手里拿着一个篮子的基本就是产鬼了,见到看能不能杀了。”

钱辉虽然这么说,但是这种几率其实很小,毕竟王雪的还有一天多就生产了,产鬼不会这个时候冒着危险出来。

钱小夏点了点头,随手画了一张符篆就出门了。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村里的路灯很少,整个村子都显得昏黄,似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夏日的村里倒是凉快了很多,虽然快天黑了,各家各户的门口还是坐了不少人乘凉。

“小夏啊。”村里有几户人家是认识钱小夏的,毕竟钱小夏的奶奶婆家就是王村的,而且钱爷爷帮助过这里不少人。

钱小夏朝着声源点了点头,其实她并不认识这些人,只是觉得有些面熟。

“是小夏吧,来村里玩也不通知下我们。”说这话的是钱小夏的姨婆,自从钱小夏的奶奶过世后,他们和王村的人疏远了很多。

“姨婆。”钱小夏努力的从脑袋里搜罗出了这个人的称呼喊着,“我是来工作的。”

“工作?”姨婆听到这个词脸上的表情很微妙。

“没事的,姨婆,一个产鬼而已,不会害你们的。”钱小夏当然知道姨婆的想法解释着,其实当年奶奶要嫁给爷爷的时候,奶奶娘家是不同意的,他们认为爷爷是神棍。

“姨婆,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手里拿着篮子的披着披风的女子经过?”钱小夏有点出汗了,王村其实很大,之前丢失孙女的王思元家在村子北边,而王雪家是在西面,姨婆家是在东面,所以钱小夏他们一直没有和姨婆碰面,一是没必要特地来看看,二是关系真的淡了。

姨婆摇头咳嗽了几声低着声音说着:“我没看见,你等等,我问问左邻右舍,你进来喝喝水。”

姨婆走近钱小夏伸出了手摸着她的脸蛋,眼中带着慈祥的笑意:“看,累着了吧,都出汗了。

钱小夏听着姨婆的话愣神了,仿佛看到了奶奶一般。

“好。”钱小夏轻轻的说着,便跟着姨婆到了屋内,正好一群人在屋子里聊天,他们个个看到钱小夏都很新奇。

“呀,这漂亮姑娘是谁啊。”七大姑八大婆问着。

“我妹妹家的外孙女。”姨婆眼中带着笑意的说着。

“有婆家了没有?”

“还在上学么?”

“钱家可都是高材生啊。”

七大姑八大婆们接二连三的问道,弄的小夏很尴尬。

“好了,小夏是来做事的。”姨婆见小夏尴尬了便插嘴道,“你们有没有见到提着篮子的女人?”

“还要穿着披风的。”钱小夏补充着。

他们这个问题抛出,那些老妇女们开始想着。

“今儿个的确有人拿着篮子。”一个稍微年轻点的妇女说着,“我和我婆婆一起看到的,是不是,婆婆?”

年轻的妇女推了推自己的婆婆确认着。

“说到这个啊,我觉得那个女的像是三年前难产死的阿梅啊。”她这话一出全场安静了下来,老人们都知道难产死的女人可能变成产鬼,而阿梅还是未婚先孕的,怨气肯定很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