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人鱼的眼泪/殿下诱妃:绝宠草包三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哭了多久,端木柔慢慢的收住了哭声,红肿的眼睛只剩下一条缝,抽噎着。

端木悦吟给她递了杯水过去。

端木柔摇摇头,抬眼看着她,“姑姑,能问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端木悦吟帮她擦了擦眼泪。

端木柔抿抿唇,“我记得你说过,人鱼是没有眼泪的,如果真的要人鱼流泪,那会怎么样?”

端木悦吟皱眉,“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

端木柔挽着她的手,撒娇道:“姑姑,你就告诉我吧。”

端木悦吟的眼眸沉了沉,开口道:“古籍上只记载着大概的内容,在人鱼国,只有人鱼公主才有眼泪,凝聚着所有人鱼的灵气,被称作鲛珠。”

“一旦鲛珠落下,所有人鱼国就会被毁灭,导致天下大乱。”

端木柔无比震惊。

端木悦吟眼神复杂的看着她:“柔柔,到底出什么事了?”

端木柔脸色苍白的摇摇头,“没、没什么,就突然想起问问。”

端木悦吟狐疑,嘱咐了一句,“最近东辰国不太平,你玩够了就早点回北月,听到了吗?”

“放心吧姑姑,我会的。”端木柔微微一笑,看她的眼神带着些许暧昧,“姑姑,你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来做什么的?”

端木悦吟的耳垂可疑的红了,敲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呀,管好你自己的事就好,别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又回来哭。”

“知道了。”端木柔笑了笑,起身道,“姑姑,我先回房间了,不打扰你了。”

端木悦吟看她肿成核桃的眼,担忧,“没问题吗?”

端木柔笑了几声,撒娇道:“姑姑,人家又不是小孩子了,肯定会照顾好自己,先走了。”

说完,打开门就走。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端木悦吟忍不住小声道:“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

端木柔回到房间,就躺在了床上,看着帐顶,心里很是不安。

尉迟诏不惜使出那种阴毒的手段,都要得到人鱼泪,想必这眼泪对他们极为重要,或许这就是他们想起兵谋反的底气。

尉迟青崖应该不可能跟别人透露麦麦的身份,他爹是如何知道的?

若是他真的听他爹的话,将麦麦引出来,后果他将无法承受。

她清楚尉迟青崖的性格,如果用整个人鱼国的命,换他母亲的命,绝对不可能同意。

他那么喜欢麦麦,要真的把一个人鱼国毁灭,他会自责死,会疯的吧?

端木柔的眼睛很黯然。

这件事她该怎么办?要不要跟他说?如果说了,他一定会以为她得了失心疯。

端木柔纠结得十分难受。

现在静姑娘没在国都,她该怎么办?

廉亲王府。

尉迟青崖刚回来,管家就小跑了过来,脸上带着喜色,气喘吁吁道:“世子爷,老爷请来了大陆排行前五的炼药大师,来给夫人看诊,已经找到了治病的良方。”

尉迟青崖精神一振,魂被拉回来,“真的?”

管家笑道:“千真万确,属下正要派人去找您呢。”

尉迟青崖赶紧飞跑去林氏的房间,进去就看到坐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气势高深莫测。

尉迟青崖走过去,“您就是给我娘查看病因的大师吧?”

许大师捋了捋胡子,“正是,老夫姓许,大陆排行第五的炼药师,叫我许大师就可以了。”

“太好了!”尉迟青崖很是激动,忙问道:“许大师,我娘究竟是怎么回事?要怎样才能治好她?”

尉迟诏眸中划过亮光。

许大师先是摇了摇头,面色凝重。

尉迟青崖急得不行,“大师,你尽管说就是了,只要有解药,就算不惜一切代价,我也要得到。”

许大师沉声道:“王妃这病症十分罕见,你们也是实在没办法才找到的老夫的吧?这病若是其他人看,肯定是无力回天。”

尉迟诏着急道:“许大师,你快说说药方是什么?”

许大师道:“人鱼泪,必须是人鱼公主的眼泪。”

“什么?”尉迟青崖身形摇晃了几下,不可置信,赶紧捋捋自己的思绪。

端木柔肯定是胡乱编的,凑巧罢了。

尉迟青崖的目光落在尉迟诏身上,他握着他娘的手,高兴得不得了,怎么可能会做出伤害母亲的事?

尉迟青崖心里对端木柔的厌恶又深了几分。

许大师叹了一口气,遗憾道:“这人鱼根本就是传说中的生物,没有人见过她们,更别说人鱼公主了,想要得到人鱼泪,天方夜谭啊。”

“传说中的?”尉迟诏原本喜悦的脸,一瞬间失落下来,眼底透着绝望,“那我夫人怎么办?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尉迟诏握着林氏的手,把额头放在上面,很沉痛。

许大师眉心紧拧,“王爷,这王妃的病怕是不能拖着了,否则……”

尉迟青崖拳头紧了紧,紧张道:“否则怎么样?”

许大师只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这其中的意思,大家都明白。

尉迟青崖沉默半晌,咬了咬牙道:“需要多少人鱼泪?我去想办法弄一点。”

许大师的表情很惊讶,“这需要人鱼公主当面来施法,才能将王妃治好,就别无他法了。”

尉迟青崖眉宇紧拧,麦麦的身份,绝对不可以暴露出来,但不让她过来的话,娘的病根本没法治。

到底如何是好?

尉迟诏见他犹豫,悲痛道:“夫人,你别担心,上刀山下火海,只要有一点希望,我都要去找人鱼公主,治好你的病。”

林氏瞪着眼睛,想要开口,却只能轻轻的动弹几下。

尉迟青崖见她这样,很是难受,过去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轻声道:“娘,你放心,过几日你的身体就会好的,相信我。”

林氏瞪大的眼珠布满血丝,心里十分激动,眼泪不停的流。

尉迟青崖心疼的给她擦眼泪,“娘,我会尽快回来的,有爹照顾你,你要好好的。”

尉迟青崖起身道:“爹,明日一早我就去找人鱼公主,你照顾好娘。”

尉迟诏很惊讶了一下,“青崖,你说的是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