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合欢散撒了/殿下诱妃:绝宠草包三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尉迟青崖点头,“恩,等我的好消息。”

说完,朝许大师点点头,走出去。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院落,尉迟诏跟许大师对视一眼,露出阴险的笑容。

尉迟青崖坐在房间里,脑子里始终浮现出端木柔说的话,总感觉心绪不宁。

沉思了片刻,自嘲一笑。

不过是几滴眼泪而已,到时候他让麦麦易个容不就行了?

端木柔那个女人,最好别出现在自己面前,否则,他一定会忍不住掐死她的。

下午,尉迟青崖在收拾东西,有个丫鬟进来,恭敬道:“世子爷,侧门有位公子,说是有重要的事跟你说。”

“男人?”尉迟青崖奇怪,怎么会有男人找他,“不去。”

丫鬟小声道:“那位公子说,你不去绝对会后悔的。”

尉迟青崖一脸烦躁,挥手,“行了,你下去吧。”

“是。”

尉迟青崖冷着脸,步履快速的往侧门走去。

到了侧门,门口停着一辆马车,马夫见他来,立刻迎上来,“世子爷,我家公子在前面酒馆等着您,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的,上马吧。”

尉迟青崖冷笑,“你家公子派头倒是足,让爷去见他。”

马夫一脸尴尬,“世子爷,您就跟小的走一趟吧,就一会儿的路程。”

尉迟青崖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马夫背脊发凉,本以为他不会去了,结果自己跳上了马车,冷冷的声音传来,“我倒要看看你家公子是何许人也。”

马夫抹了一把汗,赶紧驾着车,去了前面的客栈。

马车停下,马夫道:“世子爷,就在二楼最里面那间房。”

尉迟青崖跳下马,迈着长腿去了二楼,推开门见到里面的人,面色徒然冰冷,掉头就走。

“尉迟青崖!”端木柔叫住了他,关上门,抵在门后,“不管你现在是怎么看我的,我都要告诉你这件事。”

尉迟青崖薄唇斜勾,冷冷道:“端木柔,你特么又想搞什么花样?如果还是之前那些事,你可以让开了。”

端木柔看着他的眼睛,恳求道:“你听我说几句话就好。”

尉迟青崖冷嗤一声,坐在椅子上,“最好你说的话有意义。”

端木柔站在他面前,开口道:“在古籍上记载过,人鱼是没有眼泪的,只有人鱼公主有,但你知道得到人鱼泪的后果是什么吗?”

尉迟青崖抬眼看她。

端木柔深呼吸,艰难的说出来,“人鱼泪被称作鲛珠,凝聚着所有人鱼的灵气,一旦鲛珠落下,人鱼国就会毁灭的。”

尉迟青崖愣了愣,哈哈大笑,“端木柔,你是不是最近脑子有泡啊?你以为你说这些我就会相信?”

端木柔冷笑,“是,我说的你都不会相信,但我已经告诉了你真相,要怎么样都跟我没关系,后悔的是你不是我。”

“端木柔!”尉迟青崖拍了一下桌子,起身,愤怒的看着她,“你说的这些,简直是无稽之谈!”

端木柔见他执迷不悟,气得快哭了,“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你不要去找麦麦好不好?我求你了!”

尉迟青崖的脑门上的青筋直跳,愤怒的低喝,“你闭嘴!我受够你了,你是想让我娘去死吗?”

端木柔急着解释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尉迟青崖烦躁的低吼,“行了,我不想听你说一个字,你就是个疯子,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了好吗?”

端木柔抓着他的手,眼圈通红,“青崖,我不想让你后悔,更不想看你痛苦,不需要人鱼泪,你娘也不会有事的。”

尉迟青崖钳住她的下巴,眼底一片冰冷,“你这个女人真是蛇蝎心肠,想让我娘去死?我真是恨不得杀了你!”

端木柔的心刺痛着,眼角泛泪,“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我?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害你娘呢……”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眼底的泪水,心里特别烦闷。

尉迟青崖凑近她,掐着她下巴的手紧了紧,“端木柔,你知道麦麦跟我娘,对我有多么重要吗?一个是我心爱的女人,一个是我最爱的家人,你为什么就是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呢?”

端木柔眼泪滑落,心里抽痛,“那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吗?”

尉迟青崖明显一愣,心头好像被撞击了一下,冷笑,“做出这种事,还有脸说喜欢我?你让我觉得可笑!”

这话,想把利刃,将她的心,刺得鲜血淋漓。

原来,他从来没把自己当回事,难怪不相信她。

端木柔苦笑着,“尉迟青崖,你就没有一点喜欢我吗?”

“我是瞎了眼才喜欢你这种恶妇!”几乎是没有一点犹豫。

尉迟青崖厌恶的甩开她。

端木柔摔在地上,泪眼朦胧,瞬间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

对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做的再多,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端木柔自嘲一笑,“是我自作多情了,是我活该,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尉迟青崖心里堵得慌,深呼吸。

端木柔站起来,凌乱的发丝遮住半边脸,笑着,心痛着,任由眼泪滑落,“既然没爱过,就忘了吧,当做从来没认识过,也从来没说过那些话。”

听到这话,他的心莫名的难受,恨不得堵住他的嘴,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闭嘴,闭嘴!”尉迟青崖低喝一声,一脚将脚边的凳子踢飞出去。

啪啦!

撞碎了对面的一个展架,东西摔碎了一地。

谁都没看见,一个小瓷瓶被摔得粉碎,里面白色的粉末蔓延在空中,细小的看不见。

尉迟青崖抓着她的肩膀,情绪很激动,“端木柔,怎么可能当做没认识过?那些话,你知道带给我多少不安吗?你怎么心安理得说这话?”

端木柔被他吼得耳膜刺痛,痛哭,“那你想怎么样?我都要你忘记了,能不能忘掉,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你这个混蛋!”

尉迟青崖双眼通红,低头吻住她大闹的嘴唇,把她拉在怀里,收紧手臂,啃咬着,恨不得把她给咬死。

“唔唔……混蛋……”端木柔惊恐的捶打着他的肩膀。

尉迟青崖仿佛看不到她的害怕,闭上眼睛,火热滑进她的檀口,笨拙的啃咬着,两只手在她后背磨砂着。

端木柔一双水眸,瞪得很大,脑子还在当机中,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这是第二次亲密接触了,比第一次来得迅猛,不知道他是在发怒还是怎么。

她的身体被禁锢的死死,没有反抗之力。

尉迟青崖的手在她浑身点火,一只手捏住她的软绵,来回变换形状。

“恩……”端木柔嘤咛一声,双腿发软,不知道为什么,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浑身开始滚烫起来。

不是正常的反应。

究竟是怎么回事?

尉迟青崖忘情的吻着她,嘴唇开始往下移。

端木柔的脑袋开始晕乎乎的,手不由自主的想攀住冰凉,她实在太热了。

两人由生涩、被动,变得主动,各自寻找着冰凉。

尉迟青崖打横将她抱起来,将她放到床上的时候,一直如连体婴儿,没有分开过。

纱幔掉落,一件件的衣服被甩出来,柔媚的浅吟传出来,没一会儿的时间,半透明的纱幔,透出两人旖旎的姿势。

吟哦声、撞击声和嘎吱声,交织一片,一室的春光。

不知过了过久,终于云歇雨息,所有的声音静止。

端木柔看着躺在旁边睡着的尉迟青崖,眼泪滑落,心里十分复杂,咬了咬唇,抱着被子要起身。

浑身被碾压的疼痛,让她倒吸一口凉气,适应之后,慢慢起身,下床穿好衣服。

在去拿剑的时候,瞥到地上碎裂的瓷瓶,终于知道她们为什么会情不自禁。

这是酒馆的房间放的合欢散,没想到阴差阳错的……

端木柔的嘴角晕开一抹苦笑,转身就走,大概是舍不得,走到门口顿了一下。

尉迟青崖,从此我们就各不相见了吧。

端木柔捂着嘴,忍住全身的疼痛,跑出了酒馆。

尉迟青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戌时。

他环视了房间一圈,意识回笼,脸色一白,吓得从床上跳下来,被冷风吹得颤抖几下,赶紧拉过被子裹住身体。

一朵鲜艳的红梅,暴露在视线中。

尉迟青崖瞪大眼睛,“靠!”

他怎么会把端木柔给……

真是该死啊!

尉迟青崖极其烦躁的拍拍脑袋,裹着被子在房间踱步了好多圈,凳子都踢碎了好几根。

转了一圈,突然看见那个瓷瓶及剩余一点的白色粉末,气得跳脚。

心里真特么不是滋味!

他竟然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怎么对得起麦麦!

“啊!可恶!”尉迟青崖坐在床上,大叫一声,郁闷之极。

端木柔沿着小巷子,跑了很久,眼泪都快流干了,身体实在痛得受不了,靠在一旁的柱子上歇气。

“混蛋,混蛋!”端木柔擦着嘴,抬起的手臂,露出刺目的红色印记,气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端木柔捂着脸,蹲在地上哭了好一会儿,瞥向旁边马棚,手腕一动,剑气横飞,缰绳断裂,飞身坐在马背上,往黑夜里,飞驰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