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二人的约定/压寨相公要崛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朝,各位前来上朝的官员分着官职和品阶依次排列下去,两条长龙分列大殿两边,一眼都望不到边。端木易进来做到龙椅上的时候,听着下边一阵山呼万岁,那声音便是在整个大厅中也回荡了十数遍才停歇,让他心中满是高兴。

相比前几年,国家内忧外患让自己很是郁闷,今年好了很多。突厥内乱,国内安定,而且还有不少以前的叛逆投诚。虽然说中间也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可是在满朝文武的通力合作之下,也是平稳地度过。

再加上前些天的西部突厥前来请求和亲,形势是一天天向好的方向发展,端木易也稍微有些志得意满。

当然了,这还不是他要彻底满足的时候。距离他内心的宏图,现在还远着呢。

朝会的第一项便是众臣汇报这一年自己差事下的情况。那些完成的好的,端木易自然不吝夸奖和赏赐,至于做的差的,也有告慰的。但是那几个连年将自己的之下搞的一团糟的,端木易也用了手段,实实在在鞭笞了不少官员。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端木易越来越有当皇帝的风范了。

一场让不少人胆战心惊的汇报完毕之后,此时便到了议论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前来请求和亲的突厥使团。

这阿布斯失力也是个深谙欣国文化的,虽然一嘴的官话说的实在不咋的,但是应有的礼节是一点也没有落下。

在鸿胪寺的帮助下,阿布斯失力也主导着写了一份花团锦簇的贺词。此刻见轮到自己,便带着贺词和礼单走上前去,对着端木易一拜,说道:“西部突厥统叶护可汗属下阿布斯失力,代我家可汗恭祝欣国皇帝陛下龙体恭安,欣国千秋鼎盛。”

说完以后一躬身,将贺词和礼单呈过头顶。

这是做足了姿态,除了那别扭的欣国话,礼节是一点毛病都没有。众臣也习惯了这突厥人的话,倒是对他的贺词和礼单相当感兴趣。于是乎眼睛全都盯在那空悬的两份文书上边。

端木易嘴角含笑,说一声免礼,确实支使随身内侍下去将贺词和礼单取来。毕竟这是番国送的,端木易也觉得比较特殊,便让内侍将两份文书挨个念了一遍。

这不念不知道,一念吓一跳。没想到统叶护可汗为了此次和亲,居然下了如此大的本钱。

“大宛名马百匹,美玉百斤,银制大鼎一尊。”仅仅是这三样,其价值就超过了上百万贯。听完这三样有些大臣都惊呆了,什么时候突厥人有这么大的手笔了。不过另一方面也证实了统叶护可汗的诚意。

很多人都点着头,含笑听着接下来的东西。

接下来内侍只念了一句话,但是正是这句话,让大殿内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丝疯狂。

“汗血宝马一匹。”六个字,上到端木易,下到两旁的内侍,此刻都处于呆滞状态。那可是汗血宝马啊,草原上民族最珍贵的宝物。古往今来,基本上很少有听说过西域将这种宝马进献到中原来。没想到端木易居然就这样得到了一匹。

看着有些呆滞的群臣,阿布斯失力有些得意地说道:“我家可汗听闻欣国皇帝陛下乃是马上的皇帝,想来必然对好马也有特别的钟爱。因此搜罗了我西部突厥数百万顷土地,终于在一处野马聚居地发现了这匹宝马。还望欣国皇帝陛下不要嫌弃。”

嫌弃?嫌弃个鬼。

这是汗血宝马啊,不是一般普通的马,便是之前那所谓的上百匹大宛名马加起来,也不如这一匹好不好。

端木易收起自己内心的震撼,和颜悦色地说道:“统叶护可汗的诚意我已经收到,此番回去,请转达我对统叶护可汗的感谢。仅此一件礼物,便让我十分满足了。遑论美玉良马。至于和亲的事情,想来鸿胪寺的官员已经告诉过你。不过今天我还是要再郑重跟你说一遍,我欣国同意将宗室公主嫁到西部突厥,相关的事宜已经在准备。到时候知会你家可汗,我等便将公主送过去。”

听到端木易的话,阿布斯失力也终于放心了。他知道中原有句金口玉言的话就是形容皇帝的,想来今天端木易当着这么多大臣的面说出这番话,就代表着事情已经确定下来。因此也相当开心地对端木易一拜,不停表示着感谢。

一场和亲就在这么皆大欢喜的情形中有了结果。至于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处理,那就是下臣们该忙乎的事情了,也不急于一时。

而在普天同庆的时候,李子勋府上却没有这样欢喜。

自从得到和亲确定的消息之后,李子勋的心里就有种难言之意抑于心头。

虽然李子勋知道这一时期的和亲,意在以欣国和突厥的姻亲关系来换取欣国一时的安宁,以便欣国能够争取时间休养生息,增强国力。

但是李子勋知道和亲的效果必然不会得到很大的作用。

就像前世的汉匈和亲一样。从汉高祖九年至汉武帝元光二年(前133年),是属于西汉和亲政策的第一个阶段。这一时期的和亲,意在以汉匈姻亲关系和相当数目的财物来换取匈奴停止对汉边境的掠夺,以便争取时间休养生息,增强国力。

然而,汉初的和亲政策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匈奴的南下入侵并没有停止。文帝三年(前177年)夏,匈奴入居河南地,侵上郡,杀掠人民。文帝十四年(前166年),匈奴14万人入朝那肖关,杀北地都尉,掳掠人民畜产甚多,其前锋部队甚至进至雍、甘泉附近,并烧毁回中宫。从公元前166?前162年间,匈奴日骄,每年入侵汉边境,杀戮人民畜产甚多,云中、辽东最甚,至代郡万余人。景帝时期,随着西汉国力的逐步强盛,匈奴经常小规模入侵,但无大规模的南下行动。

国与国之间,永远不能寄希望于个人能够停息他们的争端。

看着一脸愁思的李子勋,慕容浩然有些担忧的拉着他的手问道:“还在为和亲的事情担心?”

李子勋点了点头,然后笑道:“莫要担心,我也只不过是一时想不通而已,等过段时间就好啦。”

听得李子勋这么说,慕容浩然也是叹了口气,但还是很担心地问道:“我现在都有点后悔将你带入仕途中来。以前的你是那样意气风发,不管是在医术还是生意上,你都是运筹帷幄。可是自从我们进京之后,你的空闲时间越来越少,还总是为一些事情操劳。”

李子勋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莫要着急。此一时彼一时。既然我现在已经走入了仕途,那么就该为这些事情而操劳。也说不上好与坏。以前的我虽然活的潇洒,但也有着很多需要担忧的地方。而现在虽然辛苦些,但也是为了以后的生活!”

“可是你的身边不是还有我吗!”慕容浩然郑重的看着李子勋,好像要将整个自己都交给他。

李子勋也很是感动,摸了摸慕容浩然的脸,笑道:“谢谢你,浩然!”

“谢我什么?”慕容浩然疑惑的问。

“谢谢你这么爱我,愿意倾其所有的帮助和呵护着我!”虽然李子勋对于慕容浩然的态度一直是无所谓一样,但是自从二人确定关系之后,慕容浩然对自己的无微不至,李子勋还是很感动的,一个人的一辈子能有一个如此待你的人,那你这生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慕容浩然摇了摇头,“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自从遇到你之后,我慕容浩然的生命这才感觉到了一丝不同。谢谢你,子勋。谢谢你给了我生命中那些不同的色彩!”

李子勋笑道:“我们两个也不要再互相谢谢了,总之,我们两个人以后的生命中都会有着对方的存在,而且是不能丢失的那个!”

慕容浩然“嗯”了一声,然后亲亲的吻了下李子勋的额头,好像是印下了二人的约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