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番外之团团要逃婚/农跃贵门:村姑翻身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团团怎么也没想到,她偷偷经过爹娘屋子的时候,竟然听到爹娘在商议她的婚事,要将她嫁给吕修远。

晏青毓怎么也想不明白,舅舅是舅舅,怎么能当夫君呢?

她如今已经十四岁了,往来的小伙伴们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讨论过关于未来夫婿的事情,晏青毓自己也设想过。

一定要想爹爹对阿娘一样始终如一。

晏青毓被吓得立马去找吕修远商议,小脸皱巴巴的跟个包子一样,抱着吕修远的一条胳膊靠在他身上,然后说道:“阿娘一定是因为怀孕所以变傻了,阿娘曾经说过,一孕傻三年,所以这次又糊涂了,爹爹一向听阿娘的话,到时候真要我嫁给你怎么办?”

想到这里,更是苦恼的噘嘴道:“舅舅怎么能嫁呢?”

吕修远慢慢的抚摸起她头上毛茸茸的头发,可惜正在发愁的晏青毓没有发现某人脸上此刻大尾巴狼的模样。

“那团团怎么想的,跟舅舅说好么?”

吕修远温润的开口道。

团团戳着手指,然后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就是觉得嫁给舅舅怪怪的……”

吕修远继续引导道:“那团团想要嫁给什么样的人?”

团团立马回答道:“当然是和爹爹一样,对妻子很好很好,始终如一,然后还要很聪明……”

她板着手指头仔细的算着,然后嘟起小嘴道:“明明阿娘和阿爹都很聪明,可是为什么我觉得我自己总是脑子不够用,所以我一定要嫁给一个聪明人,阿娘说过根据遗传学来说,我已经不聪明了,要是再找一个笨蛋夫君,更生出笨蛋儿子的。”

吕修远眼眸中满是笑意,他觉得自己还是很符合要求的。

可惜团团接下来的话就打击他了,团团接着说道:“恩……年纪不能比我太大,否则我们回想阿娘说的那样有代沟的,我喜欢的东西他都不懂,他要做的事情我不明白,这样我们说话说不到一块去,日子肯定也不好……”

吕修远抽了抽嘴角,觉得小丫头片子想的还真多。

“舅舅,不如我逃走吧,阿娘找不到我,就会忘了商量咱们两婚事的事情……”

团团灵机一动的想到。

可是随即又苦恼道:“阿爹阿娘说外面有很多坏人,我要是被坏人抓起来,阿爹阿娘一定会很伤心的……”

她眼睛叽里咕噜的转了一圈,然后一拍手掌说道:“我想到了舅舅,你可不可以把我藏起来……”

吕修远故作为难的皱了皱眉,说道:“这样姐姐,姐夫会担心的。”

“不会不会,我就说我回黎州顾家散心去了。”

团团立马说道。

吕修远只好故作为难的点了点头,团团嘿嘿一笑,从小到大,便是顾钰舅舅也拒绝过她的无理要求,可是修远舅舅对她最好了,从来都有求必应。

傻丫头完全不知道,她的那些无理要求,对于吕修远来说,虽然不会明面上拒绝,可是会在实施上让她亲眼去看到这其中的困难和不对。

晏青毓从小到大都是各府邸的宝贝疙瘩,长辈们恨不得捧在手心上,没有长歪却长成如今软软糯糯的可爱模样,那都是因为她身边的人都太聪明,不知不觉的就把她带回正途。

团团就在吕府住了下来,吕修远自然不会让姐姐,姐夫担心,早就将晏青毓的下落说清楚了,顾莞尔好气又好笑,这鬼丫头,不知道是聪明还是蠢,这下子才是真的送羊入虎口了。

不过顾莞尔也不阻止,对于这丫头来说,嫁给吕修远,有吕修远护着,这一辈子都是被人疼宠。

可是若是嫁给其他家,那难免会沦为一枚政治棋子,虽说不能否认还有所谓真爱的存在,可是最大的可能,傻丫头会被人哄着为了夫家的利益跟家里离心。

顾莞尔是一个好娘亲,她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唯一的想法就是她以后的日子高兴快活,否则完全可以靠着和当今皇上皇后的情谊,便是让女儿嫁给太子都是使得的。

可是她知道女儿不适合那样斗来斗去的生活,他们能护着女儿,就喜欢女儿一直简单的快乐着。

吕修远回到府邸的时候,就看见少女趴在书桌上正在写什么,他好奇的走了过去,原来是给黎州顾家那边的信,拜托那边的各位长辈给她圆谎。

他忍不住勾唇一笑,小丫头想的倒是周到。

姐姐知道女儿不见了,定是要去黎州顾家那边打探消息,确认她是不是真的去了,才能放心的……

吕修远也不打扰他,找了一个位置处理起了事情,等他揉着太阳穴结束最后一件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一只小花猫睡得香甜。

晏青毓已经趴在书桌上睡熟了,吕修远走上前,好笑的刮了刮她的鼻子,将人抱回了团团的卧室,也不用人伺候,自己亲自给团团打理干净了脸。

这事情他从团团小时候就做熟悉了,伺候的人也没觉得不对,便是团团自己也是在睡梦中配合这吕修远擦手擦脚。

吕修远离开晏青毓的睡房之后,将团团写给黎州顾家的信也送了出去,当然随信送出的还有他自己的一封解释前因后果的信,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让他们配合。

团团翌日醒来的时候,哒哒的跑到吕修远身边,知道信送出去了,别提多高兴了。

哪里知道,自己已经深入圈套却还什么都不知道。

直到两人成婚之后,晏青毓才偶尔得知此事,反应过来吕修远就是一个大尾巴狼,简直太坏了……

那时候,吕修远总是仰塘在床榻上噙着笑意,看着团团说道:“来,娘子想怎么惩罚为夫就怎么惩罚……”

倒是将团团闹得一个面红耳赤。

看着眼前搂着精瘦胸膛的男人,他说的惩罚根本受累的是自己。

面对一个老司机,一只小白兔还能往哪里跑,吕修远比晏青毓更明白所谓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这个谚语的道理,晏青毓只能气呼呼,然后又循环往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