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情变/凰权劫:王爷摆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傲悔咯噔一下,花落应该是记忆混乱了,潜意识中把他当做了锦若。

“我没事,落落,是你受伤了,才好。朕是凤天的皇帝,对不起,向你隐瞒了身份,你会怪朕吗?”

凤傲悔摸着花落的发丝,柔声说道。

“你是凤天的新皇?落落身份低贱,不能配得上你……”

“胡说,你是朕唯一心爱的女人。朕此生只爱你,不过落落,你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吗?”

凤傲悔违心的说着,他知道这样似乎不对,可是不知道怎么了,看到这样深情的花落,他怎么也不想放开了。

“不知道,原来是我受伤了啊,可是我记得你身体也不好,好像是咳嗽吧,真的没事吗?”

“没事,傻丫头。朕的病全好了,别担心了,你的伤是敌人所为,你是朕的锦衣卫长,今夜敌人会出现,朕会为你报仇的。”

“不要,我要自己动手,谢谢你了,陛下。”

“没事,落落。”

凤傲悔对花落颠倒黑白,告知她是凰慕雪伤了她,她可以先杀了凰慕雪的男人司庭辰,然后再一步步计划。

今晚的盛宴,他要看到他们自己人相互残杀,虽然花落让他有些着迷,但他不会迷了心智。

“你说,我一直当卧底,被那个锦公公发现了?”

“嗯,所以,你现在需要不暴露身份,伺机行动。”

“知道了。”花落点点头,她对于凤傲悔的话深信不疑,她知道那是她放在心窝的最爱的男人,她爱他,以他为天。

在驼山小屋呆了片刻后,凤傲悔和花落就相伴而回。

“落郡主,你可回来了,若儿去哪了?”

锦棉看到花落平安而归,面露喜色,忙上前询问。

“哼,若儿是谁,敢伤本郡主,找死!”

花落手一伸,变出一把花剑直接刺入锦棉的心脏。

“你……郡主……”

锦棉带着震惊,带着不解闭上了眼睛。

“主子,你疯了吗?怎么杀自己人?”

“找死!”

花落看到有人反抗她,毫不客气的一掌毙命。

她发现自己的怒火很大,莫名奇妙,她知道身后和隐藏的人是清幽阁的姐妹是她的手下,可是她不能允许有任何的闪失。

“你们还有谁想忤逆本郡主的决定?”

“主子,你变了……”

“主子,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七七八八的声音想起,花落也不废话,杀掉了所有对她不满的人,只留有几个低着头不做声的女子。

“你们几个很聪明,如果本郡主发现你们私下做了什么,你们的命就结束了,下去吧。”

“落郡主,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我们还是撤离的好,赶紧汇报主子,请她定夺。”

玉如易的手下在暗中面面相觑,互相点点头,消失在黑暗中。

“啪啪啪!”掌声想起,凤傲悔走进花落,温柔的用手帕擦掉了花落脸上溅到的鲜血。

“落落,你好霸气,朕太爱你了。”

“陛下,你对落落太好了,落落只要在陛下面前当个小女人就好。”

“嗯,今夜陪朕出席个宴会吧,你需要帮朕杀掉一个人……”

“好,没问题。”

花落温柔的看着凤傲悔,凤傲悔咯噔一下,他知道这样带着爱慕情绪的花落是不属于他的,他是偷来的幸福。

“什么?该死,无悔究竟在做什么?他不会真的喜欢上花落了吧?无悔,你是我的,我绝不会把你让出去……”

默默一手将手中的线报弄成了粉末,她没想到无悔竟然会救花落,而且还扮演着她的情人。

此刻的她突然有了莫名的恐惧感,无悔是张白纸,从来不会忤逆主子的任何决定,这次竟然为了救花落,牺牲掉他的半条命,他疯了吗?

如果是为了得到这个棋子,也太过了,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花落对无悔特别……

“可恶!先做正事,回来我再找你无悔!”

默默咒骂了一句,消失在黑暗中,今夜她得到消息,凤后张雀即将生产,她要进行破坏。

竹攸,希望你不负所望……

默默七拐八拐的来到了凰宫,刚站稳脚,眼前出现一个身影,她还没看清是谁,就被攻击。

对方招招夺命,她有点招架不住,“啪!”一枚玉状的暗器打中她的腹部,默默踉跄倒地,吐了一口鲜血。

“默护法的功力也不过如此嘛,本郡主不会要你的命,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走吧。”

默默抬起头看清了眼前的人,竟是暗阁最神秘的玉半仙玉如意,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以这种场合与她见面,原本还想趁此一探究竟的。

“玉半仙?呵呵,果然名不虚传,总是这样神出鬼没。”默默愤恨的看着玉如易,说道。

“怎么,默护法是想和本半仙比试吗?”玉如意俯下身,挑衅的将脸靠近她。

“不敢不敢,本护法这不喝了点小酒么,迷迷糊糊就来这了,还有很多事等着本护法呢,默默告辞!”

识时务者为俊杰,默默自知自己不是玉如易的对手,如果这么耗下去,对她自己根本没有好处,目前还是走为上策。

“落郡主,这几日你去哪里了?”

“启禀辰贵君,落落这几日心情欠佳,让各位担心了。”

“郡主,若儿怎么没跟你回来,他去哪了?”

“若儿?”

“你不是郡主,说你到底是谁?!”

锦棉恼羞成怒,这几日派来的探子都无功而返,他就觉得事情不妙,没想到再次看到郡主竟然是个冒牌货,简直可恶!

“我不是郡主?真是搞笑,锦公公你要造反!”

花落记得所有人,唯独把锦若忘了,不是她故意,这也是凤傲悔的人鱼咒术的奥秘,深爱之人怎么可以让她记起来,如果记起,咒术就会片刻解除。

“噗~若儿,孩儿……”

锦棉说完最后一句话,带着不甘和痛苦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落郡主,你疯了!”

司庭辰看着眼前这个面露狠厉的女孩,仿佛重新认识她一样。

雪儿这个最贴心的妹妹,怎么变成这般模样,直觉告诉他,绝对发生了什么事。

“落落,有没有伤到?”

凤傲悔从外慢慢的走进来,刚才的一幕,他看的清清楚楚,呵呵,凰慕雪,最痛的伤害不是杀了你最在乎的人,而是让你最在乎的人反将你一军,游戏这才开始。

“没有,谢谢陛下关心。”

“叫朕无悔!”

“无悔。”

“这才乖。”

凤傲悔在花落的唇上轻轻一吻,带着无限宠溺。

这个花落还真是个尤物。

“凤傲悔?你怎么在这里?你对落郡主做了什么?她怎么变成了这样?”

“辰贵君,做男人做成你这样也没有谁了,听说你被称为凰国的舞公子,啧啧啧,娘娘腔,你还要参加这种舞艺大会,真是让朕刮目相看呢。”

凤傲悔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把矛头指向司庭辰。

“你骂谁?找死。”

司庭辰勃然大怒,凌厉的舞风就朝凤傲悔扑来。

他从雪儿那修得舞艺秘籍,是一种将舞艺与杀人完美结合的武功,在美轮美奂下杀人于无形。

“嘭!”

司庭辰还没有接近凤傲悔,就被花落一掌飞出数米,直接毙命。

看着死不瞑目的司庭辰,花落突然心里刺痛了一下。

她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还会可怜这个辰贵君?

“怎么了,宝贝?”

“无悔,我们离开这吧,我不太舒服。”

花落没有多说,直接拉着凤傲悔的手就往门口走。

“无悔,落郡主你们都在啊。”

看着凤傲悔,看到花落与无悔十指相扣,默默瞬间露出狠厉,然后又笑脸相迎的走向无悔。

“默姐姐,事情办的怎么样?”

“失败了。”

“失败?怎么凰慕雪那里防为这么厉害,这个时辰她应该自顾不暇的。”

“碰到玉如易了,她很厉害,我不是她的对手。无悔,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随我来。”先让她

默默自然的拉起无悔的另一胳膊,花落面露不悦,又看向无悔,发现他竟然没有任何介意,神情有些黯然。

花落的表情被默默一并看在眼里,她嘴角一钩,一脸坏笑。

无悔你是我的,本来我不想这么做,别怪我,我不能失去你!

“无悔,花落尝尝这解忧水。”默默盯着两人把水喝下。

看着一脸睡意的花落,默默亲切的对着无悔说道,“无悔,花落也累了,你送他去休息吧。你也知道有些事还是不便让外人知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