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花心渣渣/邪王宠溺杀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它好了吗?”红艺涵问道。

“伤口完全好了,才几天的时间,真是令人惊奇,难道这只畜生有什么特别之处?”大夫叹道。

“我不喜欢别人称它为畜生,它叫小雪。”红艺涵沉着脸说道。

“是,三皇子,是我失言,小雪伤口愈合能力很强,才几天的时间,它的伤口就完全好了。”大夫小心翼翼地说道。

“好了,去吧。”红艺涵说完,一伸手就把白霜雪抱了起来,白霜雪拼命挣扎,她不想和红艺涵呆在一起,她还想跟着小红一起。

她眼巴巴望着小红,小红余心不忍,她劝道:“小雪,跟着三皇子,可比跟着我要好多了。”

小红说完,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白霜雪的头。

白霜雪看了一眼小红,她不想让小红为难,她垂下眼帘,小红再见。

红艺涵一直抱着白霜雪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他把她放到了床上,他说:“以后就跟着我一起。”

白霜雪想,他不是最讨厌长毛的动物吗?为什么现在居然改了性情,要开始养猫了?

红艺涵脱掉外套,他抱着白霜雪向浴池走去,白霜雪看着眼前氤氲的雾气,她从红艺涵手里一下跳了下去,她转到了浴池的角落边,她不想看红艺涵的裸体,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如果浴池里出现一只老鼠,她会比较有兴趣。

红艺涵脱完了衣服,走进浴池里,他对着爬在浴池角落里的白霜雪唤道:“小雪,进来洗一洗。”

白霜雪看着自己洁白似雪的长毛,她一点也不想碰水。

她只是向浴池里看了一眼,她就被一股力量给吸了下去,她一头扎进了水里,她吓得大叫,她不知道猫会不会游泳,她会不会被淹死在这里面,谁来救救我?

她被一只手给托了起来,她看到红艺涵的桃花眼睛,正看着她,她心里一颤,变成了猫,被他这样盯着,心里也会莫名涌出一些情绪。

“你不喜欢洗澡,这样可不行。”红艺涵边说边用水浇在她的身上,“你还露出你的爪子,你想抓我?我在想是不是要把利爪剪了。”

白霜雪立即缩回了爪子,他这个可恶的男人,连只猫也想欺负?

红艺涵抱着白霜雪从浴池里走出来,白霜雪立即闭上了眼睛,他这样一丝不挂地走出来,他知不知羞啊?

他用毛巾将她身体的水汽擦干,就被他塞进了被子里,她钻出头就被他抱进了怀里。

她想说,你不是讨厌猫吗?为什么要抱着?

“小雪,我总觉得她这样醒不过来,让我心里空空的似是缺了一块。”红艺涵喃喃说道。

白霜雪在心里答道:那也是你造成的这一切后果。

“为什么她看不懂,我对她的好?”红艺涵继续说道。

“真对她好,就不会想娶另一个女人,就不会为了另一个女人而忧心,更不会为了另一个女人来骗她。”白霜雪鄙夷道。

“她一直很傻……”红艺涵笑道。

白霜雪心想,我怎么傻了?我在你身上付出那么多感情,你不想要就算了,你为什么要一再伤害我?

“她不懂我做的那些事情,我从来没有想过和她说这一切。”红艺涵说道。

是吗?我到很想听听,你有什么苦衷?白霜雪冷笑道。

“她是府里的婢女,引起我的注意是那天,她在雪天的梅花树下翩翩起舞,她随着雪花的飘落舞动着,她像落入凡间的精灵,那么美,看着她,我忘记了时间的存在。当她看到我就逃走了。”红艺涵说道。

白霜雪在脑海里搜索了很久,都没有这段记忆,难道红艺涵在说梅春希?

“后来,我在府里找到她,她正在洗着堆积如山的衣服,我一眼就认出她来了。她慌乱、手足无措、红着脸站在我的面前,我喜欢看她各种表情,她内心所想都显示到了她的脸上。”红艺涵继续说道。

白霜雪想起梅春希是宫女,难道最后被红艺涵从宫里调到了他的府里?

“我和她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那时我带着她去爬山,带着她去游玩,我看到了她的眼睛里终于有了我的身影。有天,我得到消息,父皇得知我迷恋府里的婢女,认为我不务正业,他要派人杀了她。”红艺涵说。

“我要送她走,可,天大地大,她一个弱女子能上哪儿去?我找了一位婆婆,为她换了一个身体,她只有七岁,她还可以活很久,她可以重新开始。”红艺涵说完,白霜雪就震惊了,他在说她的事情,为什么她都不记得了。

“那个小女孩是一家乡绅的孩子,刚刚死去,她正好可以进去延续生命。可这样也留下了弊端,她的记忆混杂了很多东西。她只记得皇族对不起她,她只记得我对不起她。”红艺涵说道,“她从府里逃走了。”

“不是你说的那样。”白霜雪怒道,她发现自己只能发出猫叫的声音。

红艺涵淡淡笑了笑:“你也相信我的话?好了,睡吧。”

白霜雪被他搂在怀里,差点没被勒死,她用猫爪拍着他的脸,松开一些,你想谋杀猫吗?

红艺涵捏着她的猫爪子,他笑道:“这小脚也长得极可爱,早知道给她换只猫的身体。”

“我要出去,我要回自己的身体。”白霜雪嚷道。

早上,白霜雪还在睡觉,红艺涵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肚子上轻轻地揉着,她生气地一爪子拍了过去:大早上也不知消停,让不让人睡觉?

“小雪,你还不起床吗?你准备睡一天到晚?晚上好去抓老鼠吗?”红艺涵说道。

白霜雪听到“老鼠”二字,顿时来了精神,她瞪着眼睛在屋子里看了一圈,她清醒后顿时回神,她是人啊,她现在越来越像猫了。

红艺涵抱着她坐在饭桌前,桌子上摆满了美味的菜肴,她肚子好饿,她跳上了桌子,拖一盘牛肉到自己的面前,也只有这盘牛肉还能入眼。

红艺涵看着她一直将一盘牛肉吃完,心满意足地跳回到了他的怀里。

红艺涵摸着她说:“小雪,吃完饭就睡,对身体不好,出去玩玩吧。”

说完就把她放到地上,有手推着她的小屁屁,她怒瞪他一眼,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她走出房间就跳到了树上,她喜欢爬在树上看下面的人,她还喜欢在树上晒太阳。

红艺涵走出房间,他看到挂在树上的一团白色的白霜雪,如果不是她垂着四条腿,爬在树干上,他都看不出来那是她。

“小雪,随我进宫。”红艺涵说道。

你自己去吧,我要晒太阳。白霜雪身子一动也不动地爬在树上,现在太阳暖洋洋照在身上极为舒服。

“小雪,下来,再不下来,我要摇树了。”红艺涵威胁道。

白霜雪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她看准了红艺涵的怀里,谁知道红艺涵那个可恶的男人,居然把手给放了下来,她心里一惊,四爪并用,抓住了他的衣服,总算是保住了猫命,可她也把红艺涵的衣服给抓破了。

红艺涵拎着她的脖子说:“小雪,以后要赔我衣服。”

说完,一手拎着她的脖子,将她提进了屋子里。她心里气愤难奈,如果不是他放下手,她就落在他怀里,可他却故意不接住她。

红艺涵换好了衣服,拎着白霜雪就出门了。

白霜雪看到一辆闪着金光的马车,她又回头看到了红艺涵身着那件耀眼的红袍,先前那件白色的长衫很好看,衬得他面容无比清秀,有一种清灵的感觉,为什么要换上这么骚包的颜色?

白霜雪撇了一下嘴,她不明白他是怎么在想。

明明身着淡雅颜色的衣服像是一个温暖如春的男人,可换了红色,却让他全身带着一股邪气。

他抱着洁白如雪的猫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宫里,如妃娘娘看到他笑道:“三皇子,从哪儿弄来如此可爱的猫?”

“捡来的。”红艺涵淡淡说道。

“三皇子,可否到我宫里稍坐片刻,喝些茶,让我看看这只猫。”如妃笑着邀请道。

“如妃娘娘,今天太不巧了,德妃娘娘要见我。”红艺涵说完向前走去,如妃娘娘拦住了他的去路笑道:“德妃娘娘要见你,你便去。我要见你,你就可以拒绝?”

红艺涵走到如妃娘娘面前,一手就握住了她的手,笑道:“都是美人的邀请,我如何会拒绝?我们可以一同饮茶,看猫。”

如妃脸一红,她跟在了红艺涵的身后,手却被一直紧紧握着。

白霜雪沉着脸从他怀里跳了下去,她自己走,让这个渣子抱着,她心里觉得无比气闷。

“如妃娘娘,你看,我的小雪都吃醋了。”红艺涵笑道。

如妃紧跟着他的身后娇笑不已:“像三皇子这相貌,任谁看了都是喜欢得紧。”

红艺涵上前就抱起了白霜雪,他轻轻敲了一下她的头说:“还敢生气?”

白霜雪用绿色的猫眼睛斜睥了他一眼,他这花心的渣子,走到哪,就在哪儿留情。

他的乱桃花真够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