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人生乐趣/邪王宠溺杀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紫宸淡淡笑了笑,他说:“如果你想看月亮,你可以找我,我带你飞上去。”

他说完,没等白霜雪拒绝的话说出来,他一伸长臂抱着她的腰就飞到了围墙上,他抱着她站在围墙上摇摇欲坠,白霜雪担心自己的小命不保,她脸色发白说道:“我感觉有些害怕,我们还是下去吧。”

红紫宸没有理会她恐高,更没有将她发白的脸色看进眼里,他说:“这样不够高吗?”

“够高,很高了。”白霜雪立即接话说话,只是现在她感觉危险增加了很多,她没有被红艺涵拿去炼药炼死,就要从这个高高的围墙上掉下去摔死了。

她紧紧抓着红紫宸的衣服,她说:“二皇子难道不想上房顶?”

白霜雪看了一眼房顶,那里至少不会摔下去,也不会太窄了无法容下两个人。

红紫宸终于采纳了他的建议,他抱着她飞身上了屋顶,她终是舒了一口气。

她放下心来看向红紫宸,她看到了他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狡黠的目光,她心里一怒,脱口而出:“你是故意的?”

红紫宸笑道:“什么故意的?你说话的神情、语气和我的母妃一模一样。”

白霜雪喃喃问道:“你的母妃是什么样子?”

“脾气火爆,性格直爽。”红紫宸说道。

白霜雪听罢,在心里暗暗下决心,她一定要改掉这些特点,这样她就可以早点离开二皇子府,她不想将自己的青春耗费在这里。

“还有呢?”白霜雪温柔地问道。

红紫宸微微一怔,他看着白霜雪半晌,他说:“还有一些需要慢慢地观察,看你的性格是不是和我母妃一模一样。”

“是吗?”白霜雪垂下眼帘,他说的一切,她都会改变。

她会让红紫宸不会再认为她和他的母妃一样的性格。

“二皇子,人家有些累了,想去房里休息一下下。”白霜雪扑进红紫宸的怀里娇声说道。

红紫宸身体一僵,他说:“好。”

白霜雪独自偷偷地乐着,红紫宸的母妃作为江湖儿女,性情一定豪爽不拘小节,她不会是大家闺秀,只要白霜雪言行举止像一个大家闺秀,过不了多久,红紫宸就会放她离开二皇子府。

红紫宸把白霜雪送进了房间,白霜雪对着他微微一欠身,规规矩矩地福了一礼,她说:“二皇子请慢走。”

红紫宸又看了她一眼,他脚步一转走到了桌子前,他坐了下来,他笑道:“我还要喝些茶。”

“喝茶?”白霜雪小声的惊呼,“这么晚了喝茶,对你二皇子身体不益。”

“是吗?为什么你的态度会突然转变呢?”红紫宸问道。

“我?”白霜雪说话间,款款移动着莲步,她轻轻笑道:“这只是我的本性,二皇子不喜欢吗?”

红紫宸看到她抿着嘴轻轻地笑着,他怎么看觉得怎么别扭。

他站了起来,想喝茶的心情也消失到了九宵云外去了。

他说:“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他向房间外走去,白霜雪兴奋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当红紫宸转身的时候,白霜雪正站在桌子前,她似看着桌上的茶壶在苦思着什么事情一般。

第二天,白霜雪正在吃饭,红紫宸坐在她的面前,她原来正在吃得畅快无比,当她看到红紫宸的时候,她的血盆大口立即变成了樱桃小口,她每次挑了三颗米饭向嘴里送去。

红紫宸坐了一会,起身离开。

当红紫宸再次来的时候,白霜雪正在桌前画着一幅画,那是一幅工笔牡丹画,她画得极为认真,每一笔都刻画得很细致。

红紫宸再次看得索然无味,他转身离开。

下午的时候,白霜雪没有看到红紫宸,她过了一个快乐的下午。

当晚上红紫宸来的时候,她正做着女红,她一针一线地绣着鸳鸯戏水,红紫宸仅仅在门口站了一会,便走了。

他刚走,白霜雪就放下了手中的绣品,她只觉头晕眼花,脖子疼,屁屁疼,这样坐着绣东西真是天底下最不人道的活。

白霜雪伸了一个懒腰,她想到街上去看看,她来到了徐管家面前,她说明了来意,徐管家为难地说:“白小姐,虽然你是二皇子府里贵客,可是府里的侍卫只能陪同府里的家眷,如果你要出去,只能你自己出去,侍卫不能随行。”

白霜雪极有修养地淡淡地笑了笑:“那好吧,二皇子府里也有规矩,我也得遵守。”

她说完就转身离去,她心里正巴不得没有跟着她,她可以玩快乐一些。

可她是大家闺秀,她不能不到管家的面前做做样子,要个什么侍卫保护一下她的安危,虽然她认为没有任何必要,也不一定能够保护得了她。

她高兴地走出了二皇子府,她边走边看,一路她看了不少地方,她买了不少东西,她兴冲冲地向二皇子府回去的时候。

她的去路被几个男人给拦住了,一个长得身体壮硕的男人狰狞地笑道:“这位小妞很有钱,借几个我们花花?”

白霜雪心里明白,他们说的借就是有借无还,就是想明抢。

白霜雪慢慢后退,她没想给钱他们,如果给了钱他们,他们还会想劫色,这些人的心不一定能满足得了。

白霜雪转身向巷子里跑去,几个男人看到她逃跑,恨声骂了一句,跟在了她的身后不停的追着。

“快追。”

“别跑。”

白霜雪听罢,在心里说,不跑等着你们抢吗?那不傻啊。

她一直向前跑,她扭头就看到了几个男人快要追上她了,她再向前看去,她看到她跑进了一个死胡同。

她站在那里,几个男人跑得气喘吁吁。

“他娘的,累死我了。”

“把钱交出来。”

白霜雪把袖子撸高,她笑道:“你们几个是皮痒了吧,敢抢老娘的钱?”

“哟,敢说这么硬气的话,过会可别哭爹喊娘地向老子求饶。”一个男人骂道。

“老娘正好手痒。”白霜雪上前就一拳打在男人的左眼睛上,男人只觉眼睛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他一手捂着眼睛,一边叫道:“打,狠狠地打。”

几个男人如虎豹一般向白霜雪扑了过去,她左边一拳,右边一脚,将几个男人给打翻在地,她松了一下手腕,手腕发出咯吱的声音,她问:“还想要我交钱出来吗?”

几个男人从地下迅速爬了起来,他们又向白霜雪扑了过去,白霜雪左边一耳光,右边一掌,几个男人的脸顿时肿了起来。

白霜雪正打得畅快,她欣赏着躺在地上惨叫连连的男人,她抬眼就看到了红紫宸正兴趣昂然地看着她。

“身手不错。”红紫宸笑道。

白霜雪身体一僵,他什么时候来的,她居然没有发现。

“就几个小毛贼。”白霜雪淡淡地说道。

“看来,这几天你在府里伪装得很辛苦。”红紫宸笑道。

白霜雪笑了笑说:“我正想和二皇子说这事,我要走了,我对于二皇子的那些事情没有兴趣。对我来说,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比你的性命还要重要吗?”红紫宸问。

白霜雪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他什么意思,难道他准备把她交给红艺涵?

“没有自由的生活,如同一具行尸走肉,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希望二皇子理解。”白霜雪说道。

红紫宸看了一眼地上的男人,他说:“还不滚?”

几个男人相互掺扶着迅速离开了巷子,红紫宸笑道:“如果我不想让你走,我要留你一辈子呢?”

“为什么?”白霜雪问道。

大皇子想要她去大皇子府是为了她手里的三件宝物,红艺涵想要抓她,是为了给梅春希治病,要拿她做药引子。

她猜不透红紫宸的心思。

“我想你可能听过一个传言,拥有你的人可以得天下。”红紫宸淡淡地说道。

“二皇子,这种市井传言怎么能信?如果拥有我的人能得天下,那我不成了一个巨大的宝藏吗?”白霜雪笑道,她根本不相信这些话,她认为全是骗小孩的话。

“你看红艺涵就是最好的证明,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他当上了太子,现在他失去了你,他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我听说父皇与内阁的元老正在商议换一个人当太子。”红紫宸说道。

“我根本不相信这些。”白霜雪说道。

“你是天之骄女,胸前有一只展翅欲飞的金凤凰……”红紫宸说道。

白霜雪脸一红,她嚷道:“你偷看我洗澡?”

“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红紫宸说道,“金家是我母妃的娘家,当你解了金家的魔咒后,我就知道了你是天之骄女,对于你我誓在必得。”

“二皇子,为了你所谓的权利欲就要牺牲我的自由?为了你能登上某个位置,就要葬送我的一生吗?”白霜雪生气地说道。

红紫宸上前紧紧握着她的手说:“我以后会对你好,难道你也不愿意留在我的身边吗?”

“你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让我没有了人生的乐趣,这让我生不如死。”白霜雪嚷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