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我不爱你/邪王宠溺杀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心平气和地做着分配给她的工作,她没有怨天尤人。她的心如水晶般晶莹透亮,不被凡尘俗务所束缚,她是有真正贵气的女人。

“可我不爱你……”白霜雪低声说道。

她的话一出,云天羽的心似被击中,千百万年前,她拒绝他的时候,就是说的这样的话,那时他对她倾尽了所有的心力,只因他爱她。

她一句“可我不爱你”就把云天羽打入十八层地狱,云天羽经过了几百万年才将受伤的心修补好,他才能听到“白霜雪”三个字不会发狂,他才能让心慢慢平静。

云天羽冷着脸向她走了过去,她吓得步步后退,她颤声问道:“三皇子,你要做什么?”

云天羽只是陷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她不爱他,是吗?可她却喜欢他,失去记忆前,她紧紧抱着他,她不想让他离开她,她哭着求他。

他用力把她推倒在床上,欺身而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冷冷地说道:“我想要做什么?你马上就知道。”

他的吻如狂风,如暴雨,如山洪,如天崩地裂,他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她只觉自己如同坠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她如海上漂零的小船,被他的飓风吹得起起伏伏,她根本无力反抗,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她只觉全身被分了八十八块,她看着全身的青紫,他正躺在她的身旁,仰面看着屋顶,他脸上没有任何的愧疚。

她拉了衣服,胡乱套上,站在了地上。

他连眼神都没有给她一个,他只是面无表情,盯着屋顶,他心里在想什么,她不想去猜,她只知道他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下,夺了她的清白。

虽然他是皇子,可他也不能如此任意妄为,她想打他,可她打不过他。

她想骂他,可却无法让时光逆转,刚才她还觉得自己是一个清纯的女子,可这一秒,却做了一个可恶的第三者,做了他和宁儿之间的第三者。

她走出了房间,坐在院子里,她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从屋里走了出来,直到越来越远,她的泪水终于滑落了下来。

为什么她要遇到这种事情?为什么他要欺负她?她说了不愿意,她说了他们之间不可能,她说的一切都不算数。

因为他负责了她的吃喝用度,所以他可以欺负她?因为他满足了她要进宫的要求,所以他要得到相应的补偿?因为他是皇子,所以他可以随意欺负他府里的婢女?

白霜雪哭了好久,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眼泪这么多,她用手背擦了好久,都擦不完。

她从屋子里拖了桌子放到围墙上,她要出宫,她不再要他给她提供便利了。

她等心情平静了,她再想办法进宫。

她发现用一个桌子无法爬出宫墙,宫墙太高了,她又搬了椅子垫上去。

她试了一下,伸出胳膊刚好可以够得着。

她双手攀在围墙上,用力搭上了一条腿上去,她想起自己还套着一条裙子,爬墙自然是不太方便。

可现在再回房换衣服,又太耽搁时间,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她不想再呆在这个房间,只要是呆在这里,她脑海里就浮现出刚才的一幕,她不喜欢。

她爬上了宫墙,她看到下面漆黑一片,她不知道下面是草地,还是河流,她坐在宫墙上冻得瑟瑟发抖。

她看到空中飞落下一个白衣少年,他一伸手便把她给送到了地面,他笑道:“你住在这里?”

“是。”白霜雪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她只想出宫。

“为什么要到围墙上去?”少年问道。

“看月亮,那样可以离月亮更近一些。”白霜雪说道。

“你哭过?”少年问道。

白霜雪立即垂下眼帘:“爬得太高了,吓哭了。”

“哈哈,有趣。你又不是小孩。”少年笑道。

“谢谢。”白霜雪说完,转身进了屋子,三皇子是坏人,这少年也不是好人,她都哭了,他还笑她。

她向窗户外看了一眼,少年已经离开了,她又把桌子给拖了回来,椅子也摆到了原处。

她等着云天羽来,她要离开这里,她还要离开三皇子府。

一连几天,云天羽都没有出现,她心情慢慢平静了下来,她看到云天羽走过来的时候,她听到了自己心跳如鼓,她紧张得手轻轻颤抖,她将手笼在袖子里,她看着云天羽径直坐在了她的面前。

“你想回去吗?”云天羽问道。这几天云天羽一直在想着他们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他会在她的面前再次失控,是因为想到了她曾经的伤害?还是想到了她无情的拒绝。

他没有想明白,他只知道他想见她,想得无法入眠。

在想念中痛苦煎熬着,他决定把她接回来,让她一直呆在他的身边,他可以天天看着她,不用如此辛苦。虽然他的心里并不准备给她名份,他也不准备让她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他如此对她,只是她曾经欠他的,所以如今要还。

“是。”白霜雪说道,她的手正捧着茶杯,手轻轻地颤抖着,他心里一动,伸手便握住了她的手。

她吓得手一缩,便脱离了他的手,他看着她脸上的不情愿,他心里的怒火顿时腾腾地升了起来。

他不该清除她的记忆,让她一直爱着他,让她一直受到感情的折磨,而不是他现在这样,因为感情备受折磨。

“你怕我?”云天羽隐忍着怒火问道。

“不……不怕。”白霜雪喃喃地说道,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男欢女爱只是书里写的,现实让人极为痛苦。

“不怕吗?”云天羽反问,她的小白牙为什么没有露出来?她的笑容为什么没有展现?她的眼睛为什么没有闪闪发光?

“是。”白霜雪吓得全身发抖,她害怕他再次生气,她害怕再次像上次那样被他禁锢着,遭受着一些痛苦。

“三皇子不是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吗?”白霜雪说道,像他们皇子,不是得到了一次,就会厌烦吗?

“我想要什么?”云天羽冷笑道,他到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她却如此笃定。

“想要一个女人。不是已经得到了吗?”白霜雪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