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选择幸福/邪王宠溺杀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感觉头晕眼花,四肢无力,你帮我看看我是怎么了?”魔城走了过来,胳膊搭在她的肩头,全身的力量都依靠在她的身上,她忍不住后退一步,努力支撑着他身体的重量。

他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她,她回望一眼,他刚舞完剑,面色红润,心跳强健有力,脉搏有如战鼓的鼓点,正有节奏地跳动着。

“还有哪儿不舒服?”白霜雪问道,他哪点像病人的样子?还有,他这样紧紧贴着她,让她感觉脸红心跳,全身燥热不已,这种姿势太过暧昧了。

“全身都不舒服,心最不舒服,如果你能同意嫁给我,留在这里,我想就会很快好起来。”魔城笑了笑,他低头凑到她的耳边轻轻说道,“你忘了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白霜雪听罢,脸一红,夜十宁说过,他对她使用了幻术,她现在不知道当时的幻境是什么情形。

自己是躺在床上?衣服不知在是不在,还有,他是不是在那里径直看着她,她有没有什么过份的举动?

他做出来的幻境,是给她吃了一种迷幻药丸还是使用了某种法术,让她脑海里呈现某种场景?她很想问问,可又无法问出口,这种事情,太过私秘,又让人感觉不好意思。

“那不是真的。”白霜雪红着脸,低声说道。

魔城微微一怔,他笑道:“我们可以让它成为真的,是不是夜十宁告诉你这件事?”

白霜雪点了点头。

“嫁给我,如何?”他笑道。

她摇了摇头,“我没想好。”

“为什么要想呢?这样的事情不是水到渠成吗?感情到了,就可以自然而然的发生,如何还要思考?太过理性的感情,能是感情吗?难道你对我没有一丝感情?”魔城问道。

她想起那时他为了救她,魂飞魄散,魂魄凝结于凝魂石上,她夜夜守着他,盼着他早点醒过来,终于盼到他醒过来后,他走的时候连头也没有回,走得干脆决裂,让她伤透了心。

直到夜十宁告诉她与他并无任何瓜葛,只是他给她做的幻境,她心里才慢慢淡忘了他,直到她的心里只剩一个模糊的身影,连他的眉眼也看不清楚了。

可这次,为了救他性命,不得已,又来到了他的身旁,他的热情、爱恋让她无法招架,她很担心自己会再次沦陷于他的情网之中。

魔城见她沉默不语,他笑道:“没想好,就慢慢想,我想你一定会接纳我的。”

“我先回房了。”白霜雪说道。

“好。”

白霜雪拿了花晴回到了房间,她取了花晴的茎干做成药丸,药丸里加入人参、鹿茸、天山雪莲等材料,她想如果能让人长出新的肢体,那也是一件造福于人类的事情。

她把做好的药丸放进瓶子里收好,她抬头看到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女子正站在门前看着她。

“你是救城哥哥的大夫,白霜雪?我叫黑月沁,是城哥哥的未婚妻。”黑月沁说着,走了进来,“你刚才在做什么?制药吗?你的药丸都是自己制作的吗?”

黑月沁长相秀美,身材窈窕,像从画中走出来古代美女,柳叶眉下有一双目光犀利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下是娇嫩的樱唇。

如果她的目光更柔和一些,可能会给人更柔美的感觉。

白霜雪想起北魔界的男子或是女子,因为地域的限制,生活所迫,心性更加坚韧一些,行事更果决一些,没有南魔界女子的柔美。

“我刚才是在做药丸。”白霜雪答道,她以为魔城没有未婚妻,可又一想,他是皇子,皇子自然会有皇族为他选的未婚妻,她忍不住在心里苦笑着,自己居然还在担心无法脱身之事,居然还在想着如何处理眼前感情的纠葛,原来一切只是自己多想了。

“谢谢你救了城哥哥,我想跟着你学医,你可是答应?”黑月沁朗声问道。

白霜雪摇头拒绝道:“对不起,黑小姐,学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首先要弄懂药理知识、临床知识,然后再经过实践,才可以学成,我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教黑小姐医术。”

“白大夫是如何学医?”黑月沁问道。

“自学,看书自学,没有任何人教我。”白霜雪说道。

“既然白大夫可以自学,那我也一定可以,白大夫告辞。”黑月沁说完转身离去。

白霜雪怔怔地看着黑月沁离去的背影,她闻着空气中弥漫的淡淡清香,笑道:“不知不觉,又树了一个敌人。”

她何曾想与别人竞争,她只想过一种平淡的生活,可命运却推着她向前走,让她不得不陷入一些纷争之中,让人走不出,摆不掉。

她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干净,魔城便匆匆地走了进来,他走到她的面前,紧紧握着她的手问:“黑月沁有没有为难你?”

白霜雪摇了摇头。

“她说什么了?”他焦急地问道。

“她说是你的未婚妻,她还要跟着我学医,我拒绝了她。”白霜雪说道。

“她和我的婚约,是我父皇为了我安排的一门亲事,我并不喜欢她,等过一段时间,我会向父皇请求,解除与她之间的婚约,我只想娶你,我只想与你在一起。”魔城说道。

“大皇子,这样做,会不会伤害了黑小姐?”白霜雪问道,她不想嫁给魔城,等魔城身体里的毒素全都清理完了,她就要去极寒之地,去为兰希明配斧子柄,可她又不想直接拒绝魔城,她不想伤了他的自尊心。

“如果让我在伤害黑月沁和我自己一辈子幸福之间选择,我宁愿自私一点,我只想过得幸福一些,我想与你在一起。”魔城说道。

“她会答应吗?”白霜雪喃喃自语,北魔界的百姓以彪悍出名,男女皆是如此,是自己的一定会争取,不是自己的也不会放弃。

她只是魔城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她不想作他们之间感情的第三人。

“难道我不能选择自己的幸福?”魔城反问道,她看着他目光里的坚定,笑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是时下流行的安排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