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命令/道士狂妃:鬼王求放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屋内,心情见好的皇帝破天荒的吃了点粥,这让御膳房的太监们欢欣鼓舞了好半天,毕竟若是皇帝吃不下饭,是否是自己做的难吃?总要被诘难的。

皇帝拿起手帕擦擦嘴,皱眉的问道:“那个逆子还在外面跪着?还有,郑王来求情了么?”

等着收拾碗筷的太监楞了一下,然后惶恐起来,他隐隐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铁棍,将要撬动一切。自己说的话,怕是要掀起一个不小的风暴。

这让他惶恐起来,逐字斟酌,不敢说错一个字,他低下头,慢慢的说了起来:“回皇上的话,邺王一天一夜不眠不休在殿外跪着,怕是身体要受不了了,小人没见到,也没听说郑王前来。”

两边都不得罪,如此最好,再点一下邺王的可怜,若是皇帝听进去了,那么自己将话传出去,怕是邺王必然承自己的情。

太监正得意洋洋,突然听到一声暴喝:“岂有此理!我皇家之人怎能如此重视儿女之情!”吓得他腿一软,原本就软的膝盖下意识的就着了地。

太监跪在地上,吓得满头大汗,不过他筋不知道哪根搭错了,心里觉着邺王真乃性情之人,敢爱敢恨,若是自己站在他旁边?

心头越想越热,不由得开口道:“邺王不正是像圣上您的性子,至情至圣,小人本不该妄语,可是小人斗胆说一句,邺王大概是不愿争位,兄弟相残,才会如此至情。”

话刚脱口,就想扇自己一个嘴巴子,自己一个奴才,竟然妄谈天家之事,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

太监正惴惴不安之中,皇帝阴沉的脸突然转晴,像是想清楚了事情,连声叹道:“看来是错怪风儿这个孩子了,可是怎么这么不争气呢?”虽然脸上最是惋惜,可是口气却是乐开了怀。

皇帝最担心的两件事便是无后,子嗣争位。虽然自己就是厮杀之中从龙种变成天子,可是谁有会想要儿子们自相残杀。

然后看向太监,阴沉着脸,沉声说道:“龙子却是你可以随意猜测的?”

太监一听,知道自己赌对了,连忙变成惶恐的脸色,将手掌用力甩向自己的脸,清亮一声脆响,太监的脸登时就肿了起来,不过他没有停,继续打了起来,“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奴才一时惶恐,将心里话说出来了,奴才有罪。”

皇帝绷不住神色,脸色平缓了下来,皱着眉道:“行了,我刚好,你赶紧滚,不要在这里添晦气。”

“是!”太监继续绷着脸,不过不绷着也没关系,脸如猪头一般,就算是笑别人也只当是哭了。“等等,你叫什么名字?”太监刚转身,皇帝又给叫住了。

太监脸上再也绷不住,竟然能让皇帝问名字,相必自己就要发达了,转身跪下,“回皇上的话,奴才家里嫌奴才命贱,没有给起名字,来了宫中给赐了名,唤做林三”

皇帝皱眉:“你这奴才性子,整天跪着。”

太监忙道:“不辛苦,若是辛苦,还数邺王辛苦。”

皇帝冷笑一声:“你这奴才性子,滚吧!顺便将邺王唤过来。”

太监诚惶诚恐,磕了三个头,就告退了。

墨凌风木着腿慢慢挪了进来,带着一脸疲惫,见到皇帝就要跪下。

皇帝看着墨凌风这个虚弱的样子,心中一痛,柔声说道:“不要跪了,那里有椅子,抬过来坐着里。”

墨凌风缓缓张开了嘴,一天一夜未喝水的嘴早已黏连在一起,这一张嘴带开一片死皮,嘴唇也淌出血液,声音带着嘶哑:“孩儿跪习惯了。”然后又跪了下来,实在不是犟脾气,而是自己知道,跪了一夜的腿根本不容许搬不过来那把椅子。

皇帝皱了皱眉,对着空气道:“帮他搬一下。”然后转头对着墨凌风说道:“这时候还死要面子?”

墨凌风缓缓的坐了下来,眉头不时的皱着,显然每个动作都钻心的疼,坐了下来才缓缓出了一口气。

皇帝更加心疼,怅声说道:“何苦呢?贵为王爷,你又是为何为了一个女子如此折磨自己。”

墨凌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耳中又回荡着那个太监语焉不详的话:“王爷,父子之情,无争胜之心。”

墨凌风缓缓开口:“父皇,孩儿并不是为了顾小雅,而是不愿有人欺骗父皇。”

皇帝带着一丝怒意,怜悯敛入眼中,沉声说道:“哦?你觉得本皇如此浅薄,竟然被蒙蔽?”

墨凌风缓缓摇头,然后带着一丝哀意:“父皇,您的见识智慧像天般深邃,但是就怕有人妄图暂时遮天。孩儿只是不愿父皇将来后悔,所以孩儿现在来当罪人,只是不愿日后有人说父皇的坏话。”

皇帝大为感动,这才是自己的儿子。不过,还是要考验一番,皇帝嘴角勾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皇帝微笑起来:“那依你之见?”

“该彻查,将所有人抓起来!孩儿请旨,负责全权调查此事。”

皇帝笑的更加诡异:“风儿,你看,本皇已经犯下错误,将顾小雅抓了起来,是不是应该补救一下?”

墨凌风觉得有些不妙,可是说不上来哪点出了错误,只觉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可是看着皇帝的笑容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孩儿听父皇指示。”

“去把顾小雅杀了,就当是你私人作为,然后本皇追封她为公主,挽回朕的局面。”

墨凌风僵在地上,想到问题的关键了,原来除了自己,没人会珍惜顾小雅的性命。

墨凌风机械般的抬头,死死地盯着皇帝,缓缓说道:“父皇所言为真?”

皇帝仰天长笑,然后带着微笑,学着墨凌风一字一顿的语气:“朕一言九鼎。”

墨凌风低下了头,低声说道:“遵陛下旨意。”然后眼中黑气蔓延,将眼白遮住,整个人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皇帝身边的黑衣人突然一个不稳,从黑暗中跌出来,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墨凌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