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城破在即/道士狂妃:鬼王求放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于浩杰正看着远方,心中焦急。

墨凌风虽然只带走了千余铁骑,但是墨凌风不在的日子,自己代任将军,仍然是名不正言不顺,甚至士兵们心中都有些顾忌自己,而且现在真的急需一阵强心剂,执法队的超强战力和得胜归来的队伍就是最好的药剂。

张正刚刚被替换下来,与身边的人一起,贪婪的休息着,然后等待下一轮的上场。

同袍气喘吁吁抱怨道:“这匈奴也太变态了,这都一个多时辰了,进攻怎么还是这么的猛烈?”

张正同样的气喘,揉着有些发抖的手,笑着说道:“还好吧,咱们人比他们多这么多,怎么可能会被他们给车轮战了。”

“你真行啊,才入伍这几天,今天就杀了三个匈奴。”一旁的人羡慕的说道。

杀人不易,有的人可能一场仗,甚至一大场战役下来,都摸不到人,杀人最多的是先锋,但是他们也是死的最快的。

“还好,运气,运气。”张正乐呵呵的笑了笑。

“说真的,这匈奴实在是凶,我之前还很奇怪,为什么之前会被匈奴给连屠三城,现在知道了,他们真是一打五的实力,说不好,咱们也悬了。”同袍摇摇头,无奈的叹息。

张正摇摇头,说道:“噤声!不要说这种丧气话,都是人,有什么可害怕的。”

“哎,赶紧休息,我猜会有一场大仗的。”

周围的人都没了声息,抓紧着时间闭目休息。

攻城已经进行了两个时辰,匈奴没有占到一点便宜,但是他们还是像蚂蚁一般向着城墙攀爬。

远处一声号角吹响,极有节奏,像是传递着什么命令。

官兵们正疑惑不解中,下面的匈奴为他们解答了这个问题。

匈奴们红着眼睛疯狂的向上冲,他们推着数十个搭好的箭楼向着城墙进发,这箭楼样的建筑,上面有个极大的平台,站着一群群的匈奴,每个平台挤着数百名士兵。

原本适应了这个节奏的官兵,突然发现之前的匈奴像是过家家,现在满城墙全是梯子,匈奴的攀爬速度也加快了许多,远处还正在移动着箭塔。

官兵们开始应接不暇,就算城墙挤满了人,向着梯子挥动着长枪,呐喊着向着匈奴挥刀,都赶不上匈奴爬上来的速度。

“重弩!对着平台的架子攒射!火油拦截他们!”于浩杰眼睛都红了,若是这些平台上的匈奴都给上来,那么自己计划要到明天才有的巷战,今天就要提前开始了。

他不再杀敌,而是回到了人群之后,他要细细的考虑一下,不然再等几盏茶的功夫,那群匈奴就要到了。

城里城外都在疯狂,现在都在硬扛着,若是谁先扛不住,那么就是被屠杀的下场,别看现在杀敌不容易,等到崩溃溃逃的时候,一刀一个,生命像是砍瓜似的脆弱。

赫连勃勃也在一个平台之上,他穿戴与普通士兵一般,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抿着嘴唇看着城中,像是在看囊中之物。

“快扔火油,他们马上就要推过来了!”

“你们怎么这么没用,往那些关节上射,给他射散!”

士兵们虽然还在疯狂的杀敌,但是看着远处的平台就是一阵惊恐,这平台加起来也就是几千人,但是震慑力却远胜千军万马。

平台一点点的移动过来,虽然火油燃烧点燃了许多匈奴,但是有更多的人拿着土壤将火油覆盖,然后继续往前推,而平台也太过坚固,重弩除了杀了些人之外,毫无建树。

已经可以看到那群匈奴脸上的胡须,嗅到匈奴身上的汗臭味。

双方已经开始对射,不时有人跌落下来,或是城墙上的人,或是高台上。

远处休息的士兵们也没了心情,紧握着刀柄,死死地看着高台。

“哈哈!都给我死!”一个迫不及待的匈奴还未等箭塔靠近,就跳了过去。然后跌落在城墙下。

“混账!他以为他是羚羊么?还有这么远。”赫连勃勃嘴中不停地咒骂,但是脸上却只有兴奋。

城门悄悄开了一个口子,涌出了一队士兵,疯狂的杀入匈奴阵中,向着高台进发。

城上一阵欢呼,他们看着这群人不断地移动,艰难却又无畏,像是落入热水的冰块,不断地融化,却又坚定地下落。

又是一队!

整整十八只千人小队向着四面八方的高台上进发。

城墙上一阵欢呼,高台上的匈奴开始战栗,这么高的台子,若是掉下去,自己绝对不会比掉下去的苹果更坚硬。

匈奴在这场战役中,也只剩下两万多点的人,只有数千的人依然围梯子旁边,剩下的都去拦截那些胆敢出来的士兵们。

虽然勇气可嘉,但是不得不说,匈奴的战力还是可怕,特别是成群结队之下,像是群狼一般,灵活而又富有攻击力。

他们结成一个个的战阵,小队阻拦士兵的速度,大队伍一个个的将这群猎物吃下。

不但有队伍被分割,然后慢慢吞咽。

但是已经有十个高台被拆,上面的人惨叫着落下来,成为一个个肉饼。

但是剩余八个已经到了与城墙一步之遥的地方,不时有杀红了眼的士兵跳上去,带着满身的火油扑倒在高台之上,希冀能够将高台引燃。

可是他们绝望了,高台竟然是用湿木头所建,火油完全起不到作用,用兽皮一盖,就只剩下了油。

京城一切无事,从前线传来的全是好消息,但是真的是否是真的,也只有上面的人知道了。

若是真的要告诉他们这些情况,大概他们也许更加倾向于不知道这件事情,无知才是幸福。

但是宫里的人就不显得这么安逸了。

因为这个时代的速度,消息的传递显的迟滞了不少。

皇上面无表情,至少下面禀报的人并不知道皇上的心情,惴惴不安的低头不敢去和皇上对视。

“辛苦你了,下去休养一下。”皇上语气也听不出什么感情,淡淡地说道。

“是。”这人如释重负,躬身退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